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天地

白山黑水的美丽邂逅

2017-12-29 17:03

人世间,很多事都是情由景生,事由缘起。一次在东北长春参观世界雕塑公园的机会,偶遇非洲马孔德木雕作品的捐赠者——李松山、韩蓉夫妇,得知韩蓉女士就是宁夏籍著名将军韩练成的女儿,因此竟触发我探寻“隐形将军”韩练成身世的浓厚兴趣。 

2010 31 日,笔者参加政协组织的赴东北学习考察活动,根据接待方安排,上午十点多去长春市人民大街南端的长春世界雕塑公园参观。公园占地面积有92 公顷,始建于2000 年,是集东西方和世界雕塑艺术观赏与自然山水为一体的大型主题雕塑公园。公园内摆放来自世界212 个国家和地区的395 位雕塑家创作的439 件雕塑作品。在雕塑艺术馆参观非洲马孔德作品时,意外地碰到作品捐赠者——李松山、韩蓉夫妇。当时尚不知他俩是继2003 年之后,又一次来捐赠马孔德木雕精品的。在双方简短交流中,得知他们都是外交官,长期派驻遥远的非洲。从80 年代赴坦桑尼亚后,工作之余,潜心研究和收藏马孔德艺术作品,已成为著名的非洲艺术学者和收藏家。在坦桑尼亚创建了马孔德艺术私人博物馆及马孔德艺术家协会。 

2003 年,李松山、韩蓉夫妇将精心收藏的500 余件马孔德雕塑作品无偿捐赠给长春雕塑艺术馆展示收藏后,又先后捐献马孔德雕塑为主的近1.2 万件非洲雕刻作品和绘画藏品。他们夫妇捐赠的作品,完整地记录了近50 年非洲东部的现代艺术进程,是数百位非洲高水平艺术家的精心之作。 

我印象中的李松山先生,温文尔雅地挎着一架照相机。韩蓉女士端庄大方,脸上挂着微笑。随着李先生问我们是哪儿来的,当回答是宁夏银川时,韩女士眼睛一亮,又问我们知道韩练成这个人吗?我从容地回答,他是解放战争中立有大功的宁夏籍“隐形将军”“真想不到在这里见着家乡人了。”韩女士笑着轻声地对我们说。于是我们知道这位温柔优雅的女士就是韩将军的大女儿,谈话也亲近了许多。临别我们提出合影要求,夫妇俩愉快地答应了。这就有了如下一张合影照片。 

现在想起来还是挺有趣的,知道韩练成这个人物,得益于我前不久看过一部电视剧《隐形将军》,再者呢,我是搞政协文史工作的,对宁夏的历史名人也有一点了解,所以与韩蓉夫妇搭上了话。能在长春遇见韩练成将军的后人,也是一种缘分。韩蓉女士能把我们视为家乡人,也是一种荣幸。我们一行也为他们夫妇在非洲雕刻艺术研究和收藏中做出的贡献由衷的钦佩。当时我还在想,如果把捐赠放到银川,该有多好啊!后来知道,李松山先生老家就在吉林,韩女士作为媳妇,自然是夫唱妇随,这个捐赠也就自然而然,再合适不过了。我心里虽有些遗憾,但有这么一位颇具报国情怀的宁夏人的姑爷,脸上也是蛮有光彩的。 

在宁夏,韩练成将军健在时,知道他的人其实并不很多。198427 日韩将军病逝后的追悼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全体常委都送花圈给一位不常见报的“爱国将领”,人们才感到韩将军确实不一般。也就是说,由于韩将军的离世,他的真实身份才得以逐步解密,被人们逐渐认知。 

幸亏有了韩兢,这样一位有心人,为了追寻父亲传奇而隐秘的历史足迹,1985 年,从陕西省金融系统调回宁夏,以自治区图书馆工作人员的身份,依靠全国公共图书馆馆际互借的方式,开始了韩练成解密的遥遥心路。1992年,韩兢调往广东,任珠海市委台办调研员。1998 月,韩兢的专文《韩练成小传》发表在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中共党史资料》第67 辑上。该文得到时任中共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郑惠的好评:“韩兢同志,儿子给老子写的、在中央级党史文献刊物发表的传记中,你的这一篇是唯一的!”这一年,韩兢随团赴台考察。见到了许多旧友新朋,也建立了许多查找、核实资料的渠道。重要的一点是,从台湾方面获知,蒋纬国说过:“韩练成是潜伏在‘老总统’身边时间最长、最危险的共谍。”这就从敌对阵营、从海峡彼岸获得了对韩练成将军的历史评价。 

随着一大批档案资料的解密,以及中共党史资料的征集出版,韩练成的个人功绩和形象基本呈现出来。一些回忆文章,由于作者当时所处层次不够(周恩来要求与他单线联系),没有确认韩练成的真实身份。唯有1987 年《陈粟大军征战记》中,康矛召文《莱芜战役拾遗——追忆韩练成将军》,已经接近史实了。接着1988 年宁夏日报连载《执着的追求,坚定的信念——介绍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而奋斗的传奇将军韩练成》一文。是在省级党报上第一次公开发表的接近韩练成真实历史的文字。2006 月,由国家安全政治部主办、西柏坡纪念馆承办的国家安全教育馆,第一次从隐蔽战线内部公开了解放战争时期的情报工作,其中韩练成板块以题为《信仰的力量》3500。多字的生动解说,以毛泽东对韩练成所讲“蒋委员长身边有你们这些人,我这个小小的指挥部,不仅指挥解放军,也调动得了国民党的百万大军呢!”为依据,称他是有着隐形翅膀的人,是飞向光明的天使,极具理想情怀的伟大共产党人。 

1995 年,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了《韩练成诗词选》,由张爱萍老将军题写书名。1998 6月又出了《韩练成诗词选》第二版。封面图案改用了贺晋年老将军画的《竹》。2006 ,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了《韩练成画传》。 

2008 月,韩兢的纪实文学《隐形将军》正式出版。2010 月,根据韩兢《隐形将军》一书改编的三十集同名电视连续剧在全国热播。剧中的“连城”“韩奎”就是以韩练成为原型创作的。自此,“韩练成之谜”彻底解密。 

2013 月,韩兢撰写的《韩练成传奇》传记型作品出版。这是对韩练成将军一生的再深化再提炼制之作,具有更高的视角和更深厚的内涵。 

作为一个银川人,最关心的是韩练成将军一生之中,与我们这座城市有什么渊源?在梳理了韩将军的人生历程后,我们有如下发现: 

一、韩练成从小在固原念私塾、放羊、帮工、当学徒,由民变兵却是从银川(当时叫宁夏城)开始的。1925 月,韩练成借名韩圭璋,经过简单考试,被西北陆军第七师军官教导队录取,从此成了马鸿逵(西北陆军第七师后被编为国民联军第四军)部队的一员,这是他人生的重要一步。 

二、新中国成立后的1965 年冬,韩练成以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的职务主动离休,迁居于宁夏银川。再三表示这是回到故乡离职休养。韩练成在银川住在专为他建造的,位于中山公园银湖东岸边的一栋房里。他的日常起居,除了看书、习字、打拳,也经常垂钓,俨然是一位功成身退、颐养天年的老人。 

三、在银川,韩练成过了几年闲适的日子,但也遇到了大悲痛、大麻烦、大波折。其一是1969 126日,相伴风雨岁月数十年的夫人汪萍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病逝于银川。从此孤身一人,感情遭受重大打击;其二是遇上1966年全国开展的“文化大革命”,到处在批“四旧”、揪“走资派”,“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他疑惑不解,心绪不宁;其三是1969 10 18 日,林彪发布的“一号命令”,把他从银川疏散至陕西潼关。几乎是在丧乱中又一次离别故乡。 

四、1989 12 日,儿子韩兢在母亲汪萍逝世二十周年纪念日,遵循父亲生前遗愿,从北京八宝山接出韩练成的骨灰和母亲的骨灰合在一起,独自一人骑着自行车从银川新市区一直骑到灵武新华桥(灵武现属银川市代管),把韩练成和汪萍的骨灰撒入滚滚北去的黄河(九曲黄河在这里拐了个弯)。这是韩将军从银川大地随风飘逝的最后踪迹,也是隐形将军最终的归属。 

银川虽然不是韩练成将军报国建功的主战场,却是他踏入社会步入军界的奠基石;银川虽不是韩将军展现大智大勇、波澜壮阔人生的舞台,却是他功成名就、退养颐年的桃花源;银川不可能像北京那样是韩练成将军最高荣誉的领奖台,却是他“倦鸟归林”最终的息影地! 

记得有一本介绍韩练成的著作,用了“高谋一着潜渊府,淡泊半生掩吴钩”的诗句,来概括韩练成将军的传奇一生。其前半句出自韩练成《莱芜战后赠陈毅同志》一诗。全诗是这样说的: 

下民之子好心肠, 

解把战场做道场。 

前代史无今战例, 

后人谁说此新章。 

高谋一着潜渊府, 

决胜连年验远方。 

我欲贺君君祝我, 

还将胜利庆中央。 

而后半句诗“淡泊半生掩吴钩”则是该书作者对韩将军后半生的高度概括。从一位军队高级将领这样一个角度看是很贴切的。而我在仔细阅读了韩练成将军的全部信息后,突发奇想,觉得从韩练成赠陈毅的著名诗作中,已经看到了革命胜利后的韩将军人生走向,就是“还将胜利庆中央”。 

新中国成立后,韩练成除有短暂的从军从政经历外(曾担任兰州军事管制委员会副主任、西北军区副参谋长,兰州军区第一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科学和条令部副部长。军事科学院战史研究部部长、甘肃省副省长),基本处于离休状态。他的善刀而藏,实际上秉承了他的高度人生智慧。周恩来曾说过:“韩练成是一个没有办理过正式入党手续的共产党员。”而韩练成听到此说后,也自谦地说:“我不过是一把钝刀,没有周副主席这样的高手,是割不下肉来的。”是的,韩练成这把刀要说在真刀真枪的解放战争中,可能算不得锋利的刀子,但在敌人——国民党政权心脏,那就是无可匹敌的利刃了。但战争结束了,和平建设时期,这种隐形将军的存在,就会遇到很多的是非问题。比如潘汉年就被判了刑,但韩练成始终不相信潘是特务。所以“掩刀而藏”是需要知进退、明得失的高度智慧的。韩练成将军不简单,他真正做到了深思熟虑、从容不迫。因此新中国成立后一系列“左”的政治运动,他躲过了。就连“文化大革命”这样的大动乱,用他的话说“一次冲击都没受过,一根汗毛都没伤着。”韩练成将军聊以自慰的一句话是:“我过去是‘进取天下公利’,今天要‘退隐一生虚名’了。”从这里,我觉得评价韩将军的大智慧,仅用“淡泊半生掩吴钩”好像还欠了点什么。应该说,他的退隐已上升至一种人生境界。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高谋一着潜渊府”,对上“善刀而藏明心迹”似乎更合适些。 

如此才有可能更准确地解读韩练成将军,解读他为什么放弃高官厚禄的优裕生活,冒着掉脑袋的风险,而投奔到革命的阵营充当最高“间谍”;为什么建国后1955 年军队授衔中,有了宁要党员身份,不要上将军衔的美谈;为什么在粉碎“四人帮”结束“文革”后,很多老同志都陆续恢复工作,尽管中央领导一再征求他的意见,要他出山,而韩将军尚能保持定力,婉言谢绝,执意“不必再来凑热闹,硬占一个现职的位置”。这种睿智与豁达不是一般人可与之比肩的。 

其高风亮节,在他的子女身上也能看出来。大女儿韩蓉“文革”前就考入北外,后来走出国门,从事驻非洲的外交使领馆工作。二女儿韩英高中毕业,在北京房山矿区学校教书。小女儿韩斗在甘肃天水毛纺厂当挡车工。唯一的儿子韩兢在银川机床厂当学徒。他们都没有因父亲的地位,或从军或从政,青云直上,而是与平民百姓一样,走着自立、自强的人生道路。 

正因为家风使然,他的子女们个个好样的,人人有出息。韩蓉与丈夫李松山的非洲马孔德雕刻艺术品的研究与收藏,已使长春世界雕塑公园增光添彩、蜚声海外。鉴于他们夫妇为雕塑事业的突出贡献,被长春市授予“荣誉市民”称号。韩兢虽没有子承父业,却在研究、整理和揭秘父亲传奇一生中做出了贡献。他的揭秘成果为学界和社会高度认可,为中共党史和宁夏地方志史提供了宝贵的素材。韩将军如地下有知,定会含笑九泉。 

一次白山黑水之间的邂逅,居然引发我这个银川人对韩练成将军深深的惦记。“为军人者,可以像恐龙猛虎一般惨烈拼杀,死就死个惊天动地!为谍者,却必须像蛇那样,隐忍终生,死也死的无声无息。”韩练成将军对他的一生做了这样的总结,令人扼腕并肃然起敬。他的向往光明、追求真理,是他站到革命阵营里跟中国共产党走的原动力及精神支柱。正如1949 年1 月,朱德称赞他“为党、为革命立了大功”一样,人民不会忘记这位传奇将军的历史功绩。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