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天地

牛皮斗笠

2020-07-27 14:51

从前红军过草地,吃过草根和树皮。

茫茫草原风雨寒,十冬腊月无棉衣。

革命先辈多艰苦,我们怎么能忘记 ?

怎么能忘记 ! 怎么能忘记 !

光荣传统永远记心里。

每当我听到年轻的战士们唱起这支悲壮苍凉的歌,就情不自禁地心潮起伏,百感交集,听着听着,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红军连队,同战友们一起行进在风雪交如、泥泞崎岖的长征路上。每逢此刻,那块陈旧的经过无数次风吹雨打而变成暗褐色的牛皮斗笠(用干牛皮制成的遮雨用具),总是在我眼前浮现……

突围苦战到甘孜 身背斗笠过草地

1935 年 1 月,我红二、六军团在湘鄂川黔苏区突破敌军130多个团的包围,转战湖南、贵州、云南广大地区,摆脱了数十万敌军的围追堵截,于 1936 年 6 月渡过金沙江,到达西康省的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了。在甘孜休整了 7、8 天,组成红二方面军,继续北上。

那时我是军团保卫部的侦察员。一天,保卫部罗部长告诉我们:毛主席亲自率领的一方面军已经与陕北红军会合,并在东征中取得了胜利,我们部队要继续北上,跟毛主席和中央红军会师。他还告诉我们,马上就要过草地了,要我们做好充分准备,带足半月至 20 天的干粮。

我们二方面军的部队从边区突围出来,经过半年多苦战,物资没有得到补充,衣服都很破烂单薄。为了帮助我们抵挡草地的严寒,四方面军的同志发扬阶级友爱精神,给我们捐出了不少被装物资。分发物资时,我们侦察小组 3 个人,分到一件毛布(藏民用羊毛制成的一种布)衣服和一块牛皮斗笠。

3 个人只发了两件东西,实在不好分配。经过再三推让,刘花生同志穿上了那件毛布衣服;富龙同志因为从云南带来一块雨布,坚持啥也不要;我只好要了那块牛皮斗笠。

当时我们才十七八岁,体力单薄,又经过长途行军作战,都很疲劳,谁也不愿多带东西。除了武器弹药以外,我们 3 人一共只带了 60 多斤炒面(把青稞炒熟后磨成的面)。那块陈旧、笨重的牛皮斗笠我本不想带它,但想到过草地时恐怕会有暴雨,只好勉强把它背在身上。

茫茫草原风雨寒 牛皮斗笠伴我眠

部队向草地进发了。

头两天,路上间或还可以看到一些村庄,过了东谷,映入视野的只是一望无边的原始森林和穹庐似的天空了。这时已接近了草地的边沿。

草地气候变化无常。上午还是万里无云的晴空,到下午,骤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暴雨夹杂着冰雹倾盆泻下;白天还是烈日当顶,又闷又热,一到夜晚,气温突然下降,寒风刺骨,冻得人直打哆嗦。

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尽是翻浆的泥地,到处泥泞难行,即使走上一两天也找不到一小块干燥的地方。有时一不小心,便将人的腿脚陷入泥沼,愈陷愈深,难以自拔。

我们就在这样的草地上艰难地行进着。多亏那块牛皮斗笠,每遇暴雨,我把它顶在头上,它替我抵挡了冰雹的捶击;夜间露宿,我将它铺在身下,它帮我防御了潮湿的侵袭。十几天的草地生活,使我愈来愈感到它的重要,愈来愈对它产生了感情。

断粮杀马为自救 含泪忍悲埋战友

进入草地的前十来天,每到宿营地,我们就忙着做饭,用干柴点燃牛粪,用瓷缸烧些开水,用酥油拌上炒面,稍微掺些野菜,毎天都能吃饱。过了谢错河后,口粮就渐渐地不足了。这时上级虽一再号召节约口粮,互相调剂,但因掉队的人越来越多,后卫部队每遇到掉队人员,便分给他们一些粮食,这样,后卫部队也绝粮了。

为了战胜饥饿,部队将马匹都宰光了。我们收容队也将驮帐篷的战马宰了,把肉分给了部队。附近的野菜被前面部队吃光了,后卫部队和掉队人员只有到数里以外去拔野菜。

饥饿、寒冷、疾病的重重折磨夺去了无数同志的生命,不少战友倒下去了。我们收容队的同志,每遇到倒下去的人,总是怀着沉重的心情不放心地去看,如果还有生机,就设法把他救活;如果确实牺牲了,就掩埋好他们的尸体,含泪忍悲,继续赶队。

官兵情深长征路 师长和我一样苦

终于,我们也绝粮了。

为了战胜饥饿,我们只好每天到 7、8 里外寻找野菜充饥,这样又坚持着走了两天。第 3 天就觉得头晕目眩,四肢无力,实在有些走不动了。约莫到黄昏时分,一看路标,才走了 60 里路。

前面是一条小河,我向河上望去,忽然看见张师长的警卫员向和,他正在河边烧水。这时我满怀希望,以为是师长带同志给我们后边部队送粮来了,于是非常兴奋地奔上前去。谁知向和告诉我:师长已有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他将坐骑也让给部队杀着吃了。

张振奎师长原来是我的老上级,40 来岁,湖南浏阳人,对同志极其和蔼。这时我发现他正站在路旁,身上也披着一块牛皮斗笠,穿着草鞋。他的身躯瘦削了,面容也有些枯槁了。他正在等待掉队的同志,鼓励他们赶上队伍。

师长看见了我们,关心地问道:“你们怎么到后边了 ?”我告诉他,因为执行任务留在后边。他听了以后点点头,又问我们:“你们也没粮了吧 ! 肚子饿不饿 ?”当时我们虽然饿得不行,但想到师长也和我们一样,心里非常感动,便强打着精神回答:“我们不饿。”师长听后笑了笑,鼓励我们说:“现在大家都没粮吃,都很困难,但是困难阻碍不了我们共产党的队伍。再熬过两天,到了阿坝就有饭吃了。”

我们虽然十分饥饿,可是经师长这样一鼓励,却感觉精神比原来好多了。

绝粮三日获生机 水煮牛皮且充饥

离开师长后,我们又去找野菜,在路上碰见有些掉队的同志在那里吵吵嚷嚷,不知为什么。我们走近一看,原来他们正在吃煮熟的皮鞋和皮带。看到他们吃得很香,不禁刺激了我的食欲,越发觉得饥肠辘辘。

这时我灵机一动,忽然想到我的牛皮斗笠。经过我们 3 人商量,便将斗笠先割下一半,用刺刀拉成小条,架起柴火,放在脸盆里煮了起来。

俗话说:“牛头不烂,多加柴炭。”整整煮了大半天,牛皮终于变软了,能吃了。我们 3 人便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吃了两天野菜,胃里又酸又涩,喉咙干得要命,现在换换口味,吃起牛皮来,倒觉得油香扑鼻,分外好吃。

真没有想到,牛皮斗笠成了最好的口粮!我们 3 人依靠那块牛皮斗笠充饥,终于坚持着走到了阿坝。

(刘德元系江西永新县人,曾任甘肃银川军分区政委、张掖军分区政委、甘肃省军区政治部主任等职,为笔者邵予奋的老首长。邵予奋系中共宁夏区党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巡视员,宁夏中共党史学会原会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