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专题

在回民独立师的战斗日子里

2017-01-06 16:12

西北回民地区,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在这一带开辟和建立抗日根据地,对广泛宣传和扩大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更加有力地领导全国抗日运动,打击和消灭国民党反动派,驱逐日寇,都有十分重要的政治意义。为此,红十五军团根据形势发展的需要和回民地区工作特点,报经红军总部批准,于19365月下旬,在三边宁条梁正式成立了回民独立师。这是我军历史上第一支回族武装力量。 

回民独立师成立后,我担任师长,欧阳武同志(回族,上海人,32岁,原系红一军团政治部科长)任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李铁民同志(汉族,山西猗氏人,贫农,23岁)任参谋长。 

回民独立师成立时,根据当时情况,军团司令部拨给我们一个60余人的连和一个骑兵排(均属非建制的连排),加上司令部、政治部工作人员,才100余人,100余支枪和50余匹战马。 

从此,回民独立师在党的领导下,活动在大小罗山、韦州、同心、王家团庄、高崖、关桥一带。528日,回民独立师随七十三师、七十五师、七十八师在军团首长徐海东、程子华的率领下,从宁条梁出发,袭击了小板桥,围攻了安边城,攻克了定边,大踏步向宁夏进军。 

攻打定边的战斗结束后,部队集合在城南3里路的沙丘上,正在清点人数时,军团指示:部队立即出发,到红柳沟集结。红柳沟位于定边西南50来里路的地方,是两面靠山一条川的村子。部队来到这里,以师为单位召开大会。军团长徐海东和政治委员程子华分别到各师作了动员报告,反复阐明了西征红军打到宁夏去首先要夺取花马池(盐池县)和预旺县的重大意义。要求各部队要把党的“回民工作指示”,作为自己的行动准则,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和《三大禁条,四项注意》,尊重回民的生活习惯。大会结束后,各部队又进行了认真讨论,并纷纷表了决心。  

翌日,部队分兵两路从红柳沟出发。七十五师和回民独立师一部分为一路,经大水坑、惠安堡等地绕韦州,直插预旺境内,进抵王家团庄、半个城一带。七十三师和回民独立师另一部为一路,经麻山、青龙山、毛儿庄等地,直奔韦州以南的下马关、红城水一线,并包围了下马关。 

西征红军进军宁夏的路途,大部分为山地和沙石滩,人烟稀少,加上正值酷暑季节,天气十分炎热。我们的干部、战士绝大部分穿着自己打的草鞋,每人负重7天的粮食和配备的武器弹药,每天行军80120里的路程,是非常艰苦的。 

一口水的故事 

这一带水源奇缺,部队从红柳沟出发时,因为没有水壶,所带有限的水早已喝光。由于暑天在沙石滩行军,体内水分消耗过大,绝大部分同志嘴唇裂了口子,连唾沫也很难吐出来。有的同志因长时间缺水,在行军时多次昏了过去,极个别同志因缺水丧了生命,临终时,还喊着“水!” “水!”当时,水就是生命。可是在这茫茫无际的山地和沙石滩上哪儿去找水呢? 

就在这个时刻,部队翻过了一座小山,山下有个小庄子(记不清名字),干部、战士们的情绪马上高涨起来,向庄子走去。这个庄子不大,有20来户人家。当部队进到庄子时,发现庄里既无一人,又无水源。带领战士找水的军团民运科长李树荣,突然发现庄子东头有一位老大爷。李树荣跑过去,老大爷吓得打哆嗦,说他是穷人,要求饶他一命。李树荣同志给他宣传了党的民族政策,说红军是穷苦老百姓的队伍,叫他别害怕。老大爷的恐惧心理才渐渐消失。他说:“听说红军要来,我们也不知道红军是个啥队伍,还认为和马鸿逵的队伍一样,都吓得上山了。”当李树荣同志问到哪儿有水井时,老大爷站起来说:“走!我带你们去找水。” 

“有多远?”李树荣问。 

“不远,十来里路,”老大爷说。 

李树荣说:“是河水,还是井水?” 

“泉水,不到一尺深,只能打一担水,”老大爷说,“我们庄子上的人就靠这股水过日子。” 

李树荣又问:“那我们把水打光,庄子上怎么办?” 

老大爷回答说:“庄子上的人都上了山,这几天兴许水还多点,快去吧,队伍还等着喝水呢!” 

到了泉水边,因为几天无人打水,水清澈透底。李树荣用茶缸子一缸一缸的分配好,最后连泥水也舀光了,每个班可以勉强分到一缸子水,一个班十来个人,一人可以喝一口,人数多的班,连一口水也摊不上,何况还要照顾病号。在这种情况下,干部让战士,老战士让新战士,新战士让红小鬼,一缸子水传来传去,谁也不肯喝一口。最后领导下命令,有的同志才勉强地喝一小口。他们的共同意愿是:把水让给首长,让给病号。 

一口水的真实故事,在部队中,在当地回民群众中广为流传。以后部队到了红城水,国际友人埃德加·斯诺,对红军进军宁夏途中“一口水”的精神和高尚风格,给予了高度评价。 

接受任务 

部队到达下马关、红城水以后,军团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军团长徐海东、政委程子华都讲了话,并给各部队布置了任务:七十三师二二五团担任包围韦州和附近一些村镇;二二三团担任封锁赵家庙通向下马关的各条道路;其他部队负责割断敌人的电话线,架设我军电话线,并派出哨兵和侦察员,摸清下马关城内敌情。在此基础上,广泛深入地展开群众工作,宣传我党的民族政策和抗日救国主张,以唤起回汉人民觉醒。 

我们回民独立师的任务,主要是宣传、教育群众,配合主力部队完成作战任务。一天,我们接到了军团的通知,彭德怀司令员让我们回民独立师的领导到预旺去。我们听到特别高兴,当天我们就骑马直奔预旺。预旺位于下马关正南方向,大约80里路程,虽是个小镇子,可这里是当时西征红军的指挥中心。我和欧阳武政委、李铁民参谋长、师政治部保卫员吴新平,跨过黑山峡,来到预旺总部,彭德怀司令员早就在等候我们了。他像一位普通的红军战士,穿着朴素,笑容满面。他和我们一一握手,请我们坐下,亲自给我们倒水,还说着:“你们辛苦了!”我们齐声回答:“不辛苦,首长辛苦!”接着,彭德怀司令员问了部队情况后,说:“这一带情况很复杂,有马鸿逵的军队,也有地主恶霸的武装民团,还有出没无常的土匪。多年来,由于封建思想和宗教教规的束缚,这里文化很落后,群众生活极端困苦,思想也不开化,对我党我军缺乏正确认识。根据这些情况,你们回民独立师的任务是:第一,要向群众广泛宣传党的抗日救国主张,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启发其觉悟;第二,在群众觉悟的基础上,动员、组织回汉青年参加红军队伍,壮大我们的力量,帮助建立和巩固地方苏维埃政权;第三,剿匪反霸,为民除奸;第四,培养民族干部,以适应我们在回民地区开展工作;第五,筹粮筹款,支援前线,救济贫民。”彭德怀司令员给我们布置完任务,舒展着浓黑的剑眉,深情地望着我们说:“任务很艰巨呀!你们是回民,这是个有利条件。”他讲完话后,把我们送出门,拍着我的肩膀说:“请代我向回民独立师全体红军战士问候!”“谢谢首长的关怀!”我敬了个礼,骑马告别了。 

发动群众 

根据战争需要,我们回民独立师分两地工作,欧阳武政委带少部分人在下马关继续做群众工作,我和李铁民参谋长奉命带部队随七十五师进抵王家团庄。王家团庄是预旺县所辖第七区所在地,位于下马关西南150160里的路边上,这里交通比较方便,全庄有近2000人,属回民聚居区。庄子分南北两个堡子,相隔有3里路,两堡遥遥相望,街道上有零星店铺,每逢集日,方圆几十里路的农民都来这里赶集,街上非常热闹。但是,当红军来到王家团庄时,却冷冷落落,关门闭户,不见一人。这种情况我们每到一地都曾遇到,因为这些偏僻山区红军从未来过,加上反动派的反宣传,群众产生恐惧心理,东躲西藏,不敢露面。鉴于这种情况,为了迅速打开工作局面,我们根据回民独立师从成立后连续行军作战,没有系统地学习过党的民族工作政策和一部分汉族干部战士对回民的生活习惯、风俗人情缺乏基本了解的具体情况,首先组织干部战士认真学习了总政治部《关于回民工作指示》等有关文件,武装思想。 

那时,我们除了与回民群众接触外,还利用集日进行宣传,大街小巷都贴了标语口号:“红军热爱回民”“回民拥护红军” “红军、回民一家人”。在回民群众发动起来的情况下,不少回民主动给红军反映大恶霸王彦秀称霸北堡的情况。恶霸劣绅王彦秀,得知红军要来,他一面在群众中大肆散布污蔑红军“共产共妻” “杀回灭回” “共产党来了要让回民吃猪肉”等,致使不明真相的回民有的吓跑了,有的躲起来了;另一面,他又采用“坚壁清野”手段,把庄子里凡有口粮的群众和街上大小商贩统统收关在北堡子内,企图以断粮之计,置红军于死地。 

根据以上情况,我和李铁民参谋长分析认为,我们要尽快扩大红军影响,最大限度地发动群众,必须在群众中彻底揭露马鸿逵及其贪官污吏、土豪劣绅的丑恶面目和反动本性,使广大回民群众真正认识到“红军是穷人的队伍,穷人的队伍爱穷人”。另一方面,要狠狠地打击和消灭地方反动势力,长人民志气,为攻打北堡子打下坚实的群众基础。 

王家团庄之战 

王家团庄北堡子的围墙用黄土筑成,又高又厚。恶霸劣绅王彦秀多年盘踞在这里,勾结地方反动武装和马鸿逵反动势力,无恶不作,民愤极大。 

根据群众报告和我们侦察所悉,堡内有国民党三十五师巴拉副官带领的约30个兵和枪支,地方民团数十名壮丁和一些当地政府官员。他们根本不是红军的对手,可以说红军要夺下这个小小的土围子,简直不费吹灰之力。考虑堡子内数百名群众的安全,我和李铁民参谋长、七十五师二五○团三营的领导研究,决定先派人与王彦秀谈判,争取和平解决。于是我们派出代表去谈判,没想到王彦秀竟拒绝谈判,把我们的代表拒之堡外,令人气愤。当天,我又亲自带人去谈判,堡子大门关闭,连续几次都不让进堡,只是在墙上对话。我说:“让王彦秀出来,我要和他谈话!”站在墙头上的人傲慢地说:“他没工夫,有话给我说,我告诉他!”我说:“告诉王彦秀,让他和平开堡,献出粮食,救济贫民。”我带着警告的口气又说:“不然我们就要开枪、开炮了。” 

我们回到师部一直等到天黑,不见北堡子回话。原来王彦秀得到了一个假情报,说红军有枪没有子弹,因此敢于对抗。第二天,我们就命令部队和二五○团三营包围了北堡子。突然,堡子墙上钻出一个人来,此人大约40岁,膘肥体壮,手里提着一枝枪,双腿叉开,横眉直眼,杀气腾腾地狂叫:“你们收兵吧!你们有枪没有子弹,别吓唬人!”他说着就举枪向我们瞄准,情况十分紧急,观战的群众也急得直叫。正在这个紧急关头,忽然“砰”的一声枪响,墙头上那个举枪的人倒下去了。我回头一看,原来是被三营一排长打倒的。观战群众拍手叫好,夸奖红军好枪法。 

后来我们才知道被击毙在墙头上那个人,是王家团庄老恶霸劣绅王学富的儿子王彦海。他被击毙后,堡子里乱了阵脚,哭喊叫骂乱成一窝蜂。此时,我们一方面派几名战士从堡子北侧墙根挖洞,一方面下达了攻击命令。瞬间,一颗颗仇恨的炮弹和密集的子弹从堡子上空飞过(怕伤群众)。王彦秀听到猛烈的枪炮声,惊恐万状,知道上了假情报的当,再不敢与红军继续对抗,即令一壮丁打着小白旗在城头上喊叫投降。我们立即停止了射击。这样,只用了个把钟头就结束了战斗。 

队伍开进堡子后,活捉了七区区长苏芳宾,地方民团团总王学城,老恶霸劣绅王学富及民团壮丁数十人,缴获各种枪约40支,战马约40匹,解放回民群众600余人。在被俘人员中,发现王彦秀和三十五师巴拉副官不见了。我们立即搜查,在王彦秀家里发现了一具尸体,一看正是巴拉副官。经了解死者在混乱中吞金镏子自杀了。王彦秀化装为农民混到群众中逃出了堡子,据说逃往甘肃平凉了。 

南堡子谈判 

北堡打下后,紧接着就是要解决南堡子。由小地主兼经商的王彦清控制的南堡子,实力比不上王彦秀,但他会不会主动开堡缴枪,欢迎红军呢?经大家分析,认为他不会放下武器,因而我们决定武力夺取。情况向首长汇报后,军团政委程子华指示说:“你(指我)带几个人到南堡子去谈判,给他们讲明我党我军的政治主张,尽可能做说服工作,争取和平解决。他们如果能主动开堡缴枪,我们还是以礼相待,如果谈不成再说。” 

根据程子华政委的指示,我带了警卫员和4个战士,全副武装,还牵了两只羊作为见面礼品,由曾经在南堡子当过长工的马正江带路去谈判。我们到了南堡子,不见一人,大门关闭。马正江站在大门口叫了两声,堡子墙头上冒出来一个人,马正江说:“你马上去告诉王彦清,红军回民独立师马师长拜访他来了,他是‘多斯的’(回民之意)。”不大工夫,墙头上露出几个人头,什么也没说又不见了。马正江连喊了几声,堡子里没一个人回话。 

我想,王彦清十有八九不愿意和我们谈判。既然这样,我们就打,我刚要带人马走,忽然听到大门里稀里哗啦的声音,我问马正江这是什么声音,他说不知道。我又说:“不管什么声音,我们要有所警惕。”于是,我们也都把枪握在手里。说话间,大门徐徐打开了,只见一个男人领着一群人出来了。马正江小声告诉我说:“前面那个人就是王彦清。”原来是王彦清带领全家和堡子内群众出门迎接我们,十分热情。他见了我第一句话就说:“色俩目(问好的意思)。”接着我们一块走进堡子,这时我才明白,刚才那种稀里哗啦的声音,是搬动堆在大门上的芦草和沙包的声响。  

到王彦清家里,我们开门见山地讲明了来意,又耐心地给他讲解了我党我军的政治主张,要求他能与红军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王彦清听了再三表示说:“我拥护共产党和红军的主张,我愿意把自己的全部财产拿出来支援红军。” 

我说:“红军《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讲得很清楚,我们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红军是打日本救穷人的队伍,不是来没收你的东西的,你的财产照旧归你自己。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做抵抗红军而无谓牺牲的人。”“哪里!哪里!”王彦清感激地说,“本人诚心诚意支援红军,愿为红军打日本救中国贡献力量。”王彦清说完,当即把一部分粮食、布匹、十几匹马、十几支枪交了出来。我们按照买卖公平的纪律付了钱。对此,王彦清非常感动。 

太阳偏西了,这时正是“底格尔”的时间(回民礼拜),为使他们完全相信我们是回民,我们几个人和王彦清全家(还有一个阿訇)一起做了“乃麻子”(礼拜),他们非常高兴。我们临走时,王彦清还特别送了我们两匹马。事后,王彦清见人就说:“这些红军是真正的穆斯林。” 

为了使王彦清真心实意地拥护和支持红军,和平开堡,献出全部粮食和布匹,救济贫民,我们又请王彦英给王彦清做了进一步的说服工作。王彦英也是个小地主,是王彦清的哥哥,听说这个人曾经在吉鸿昌部下当过旅长,后因失败回家经商,有近80亩地,他见多识广,思想开明,有政治头脑,在当地回民中威望也比较高。我先后和他谈过几次话,他性格直爽,说话坦率。他说:“我在吉鸿昌部当过副旅长,还见过共产党。我对马鸿逵抓丁抽夫(三丁抽二)的政策和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很不满,马鸿逵要收买我,给我团长官衔,我不干。”经王彦英三番五次地启发说服,第三天,王彦清亲自带领十几个人,拉了一百双布鞋和一部分粮食,送到红军驻地,受到了红军和回民群众的欢迎。从此,我们以开明绅士对待王彦英和王彦清。1220日豫海县回民自治政府成立时,按照党的政策把他们安排为回民自治政府委员,这在我党我军历史上,安排地主、党外人士为苏维埃政府委员还是第一次。 

怀念战友 

这是一个令人永远难忘的血的教训。 

19367月的一天,天气特别好,干部战士有的在院子里擦拭武器,有的洗衣服,有的休息。欧阳武政委和李铁民参谋长从军团部回来,对我说:“我和老李奉命带一个排到锁家岔一带去剿匪。” 

他们带一个排从下马关出发,直奔锁家岔。在追击一股土匪时,由于诸方面的原因,部队分散了,而且拉距很远,欧阳武政委身边只有李铁民参谋长、马连长、1个警卫员和4个战士(这4个战士均为解放下马关所俘白军士兵)。727日,他们由锁家岔追击土匪到拓家红湾,在此全歼了残匪,此时天色已晚。因部队跋山涉水,追击土匪,疲劳过度,欧阳武政委和李铁民参谋长商量,决定在拓家湾稍稍休息,找点吃喝。他们来到老乡李连仁家中,由于过度疲倦,倒头就睡。谁知他随身的那4个被俘白军反动本性未改,趁欧阳武政委他们睡熟之际,竟下毒手把他们杀害,并抢去警卫员的手枪逃跑了。欧阳武政委受伤后还顽强地坐起来,指着凶手说:“你们这些家伙真没良心!”说完就倒下去了。欧阳武政委和李铁民参谋长等4位同志的不幸牺牲,是我们回民独立师的一个重大损失。  

       ——录自《红旗漫卷·红军长征西征在宁夏》,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党史研究室、宁夏军区政治部编,宁夏人民出版社,19898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