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专题

蒋介石在中山公园

2017-06-16 15:06

解放前蒋介石到底来宁夏几次?什么时间来宁?当时背景怎样?蒋介石来宁搞了些啥名堂?言者各异,论述不一。有说两次,有说三次,还有说四次。根据官方及坊间等资料记载,特别是近年来党史研究的进展,以及黄多荣先生《中山公园志》等研究资料的出版,至少有三次可查。

本文首次来宁不是1935年,而是1934年。这年的三月蒋介石在集中兵力进行第一次大围剿。当时马鸿逵、马鸿宾部也从合水、环县、宁县、正宁、同心一带分八路进犯陕甘宁苏区,结果刘志丹部彻底粉碎了他们的军事阴谋。蒋介石不甘心这一失败,四处进行活动,据国民党中央情报社当时报导,1934年10月17日,蒋介石以“视察农村实业”为名,率张学良及宋美龄等乘福特机到兰州,并召宴军事长官。两日后,即1934年10月19日下午2时半乘该机飞达宁夏。同行者有宋美龄、张学良、马麟父子(马步芳及其父)等。马鸿逵、马鸿宾亲自到宁夏省城东教场简易军用飞机迎接,并在停机坪合影留念。参加合影者还有胡宗南等,接着马鸿逵设宴进行了招待。蒋氏一行于当日下午巡视宁夏全城后飞返西安。当时上海《申报》说:“蒋委员长由宁夏飞返西安,在宁夏停留一小时,视察归来感想极佳”。

那么蒋介石视察后极佳的感想是啥呢?不外乎是马鸿逵等辈顽固的反共气焰和寒酸的宁夏城景况。马鸿逵为了跟上蒋介石反共的步伐,向蒋介石表他的忠心,在蒋介石走后的1935年春天,即着手大力整修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内修建宁夏高级宾馆——明耻楼,而此楼完工后却成了马鸿逵的逍遥宫。为此并发表舆论“本省遥居塞外,为西北门户,甚为重要,我蒋委员长不时来宁巡视,惟一切建筑设备,简陋异常,均不足以食起居,故于二十五年春季,在省垣中山公园。鸠工建筑“光园”一处,……俾作委座行辕之用”。在中山公园内的东南处为蒋介石专建怀远楼一幢,并从北京月红花场购回三船名贵花卉,专为之建土温室一座,又从西安购进了常青树。在公园东园路种上了 两行钻天杨行道树。同时,于蒋介石结拜之兄马云亭的纪念碑四旁各种了一株钻天杨,翻修了吉鸿昌时期主建的中山纪念堂——人民会场。整修了公园的文昌阁,购进了数十种小型野生观赏植动物。 

另外,马鸿逵既要对蒋介石表忠心,又要标榜他自己。1936年春将中卫新墩的牡丹移栽于怀远楼院内,同时将石空地区一清朝古墓毁去,将木料建了府城西的大庙,墓碑移入中山公园东园门内的怀远楼北侧,在牌楼上增建“豁然开朗”四字匾额。又将原清朝时期立于府城西大街的田寡妇贞节牌坊移入中山公园南院门内,命其省秘书长叶森书“万物育焉”四字的匾额悬于牌楼之上,落款为马鸿逵前题,“万物育焉”四个字,虽然是句古话,却常常被人们误读为“万物育马”。这其中,有的人是认错了字(马字繁体为馬,与焉字形近),但有些人却是有意这样读的。因为他们认为“万物育马”比“万物育焉”更能形象地说明当时马氏统治的实际。在宁夏,万物中有什么不为马鸿逵的利益服务呢?

蒋介石第二次来宁。马鸿逵还未完全做好上述工作,中国工农红军已突破蒋介石千重万围的堵截,于1935年10月19日到达陕北吴旗镇,胜利结束了举世文明的二万五千里长征。此间国民党政府十分恐惧,于11月1日赶忙在西安成立8共司令部,蒋介石自兼总司令,以发动对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围剿,妄想彻底消灭红军。

马鸿逵为了迎接蒋介石,于1936年2月修建了宁夏新满城军用飞机场,但因跑到太短不能使用,又急命工兵将新城西边大沙滩中的沙丘铲去,坑洼填平,很快建成了宁夏唯一的土跑道正式军用飞机场(现在的民航机场)。此事经查《十年来宁夏行政述要》的确有民国二十五年(1636年)在新城西开避飞机场的记载。又据民国二十五年十月二十三日《申报》言,蒋介石今天由南京飞抵西安观察,并指示“剿匪”计划。据陈有福等言:不几天又窜到了宁夏府城。

据中山公园一老人生前言:“我是1936年春来宁的,而蒋介石是1936年底来宁德,正是晚菊盛开,我布置的怀远楼花卉,老蒋从中山公园走后不到壹月就听说在西安给逮起来了”。

又据当年亲赴新城西飞机场迎接蒋介石一行来宁的陈某所言:“那时我是由马鸿逵特务团提拔的少将副旅长就在1936年老历10月下旬的一天,天气晴和,马鸿逵这天命省府四大厅,总部八大处的官佐上午到现在的民航机场迎接蒋介石,交通工具自备,我是骑马去的。我们穿着整齐的军装,在机场不时向天空瞭望,就在十一点钟,先是听到飞机的轰鸣声,不一会在西南上空出现了一架飞机,由小变大,由远而近,掠过我们头顶,来了一个180度的后转弯,从北向南徐徐降落在机场上。马鸿逵用三辆小汽车的家底迎到了飞抵宁夏的蒋介石。夫人宋美龄及张学良等一行。在马鸿逵的陪同下,从飞机场经现在的银新南路过西门进入省城。蒋介石一怕群众,二怕共产党。沿途根本不顾夹道欢迎的群众,连车速都不减,也不敢居住偏僻的怀远楼,而直达马鸿逵的一号公馆。当时的马公馆经1929年马仲英放火烧后未来得及翻修,马鸿逵只好将他与四老婆刘慕侠同住的东面小楼腾给蒋氏夫妇住,让张学良住西边小楼,部分随从人员住怀远楼,形成蒋住怀远楼的误传。晚上,马鸿逵亲自给蒋介石站岗放哨。” 

蒋介石来宁当天下午没安排活动。第二天,马鸿逵召集军队上校以上军官及部分省城中,少校以上官佐,在总部礼堂(现在区京剧团住址)听了蒋介石以剿共为中心议题的训话,他大嚷“攘外必须先安内”的反共论词,要马负担起剿共的重要任务,并说“张学良是西北剿共的代总司令,是代替我行使总司令职权的,你们要服从他的指挥,服从张学良就是服从我蒋介石”。然而,于1936年2月后接受了共产党人的“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打回老家去”并于同年七月与共产党达成“互不交战”默契的张学良将军,为了争取蒋介石抗日,这次会上作了应付性发言。最后马鸿逵作了绝对服从蒋总司令“攘外先安内”的发言。据王伯祥先生讲:“蒋介石接见我们当天的晚上,张学良身穿青布面袍,足穿青布棉鞋,在马鸿逵家中接见了马部中东北籍的官佐”,并作了“打回老家去”的重要讲话。

这次蒋介石、张学良游览了中山公园,两人在公园云厅纪念碑旁合影留念,于第三天上午十时许飞离宁夏,直达南京。

蒋介石第三次来宁夏不是1943年,也不是1942年的8月,而是1942年的9月1日。

那时抗日战争进入紧张激烈的阶段,中国的半壁河山已沦陷于日冠的铁蹄之下,全国人民强烈要求团结一致枪口对外共同抗日。而蒋介石为了拉拢马鸿逵为自己忠实效力,这时却任命“马鸿逵担负起监视陕甘宁边区的任务,寻找自身的退路”再次窜到了宁夏。

蒋介石的意图马鸿逵早已心神领会,故借蒋此次宁夏之行尽表忠心。就在那年9月1日早上,马鸿逵通过他的总部突然通知四大厅八大处的头目坐大轿车到新城西边飞机场,并实行全城戒严,下午三时迎到了从酒泉飞抵宁夏视察的蒋介石及其随行陈布雷、谷正伦、傅作义和宋美龄等人。马鸿逵把专门为这次接待蒋氏一行而购置的七辆小汽车开到机场,在马鸿逵、刘慕侠夫妇陪同下,蒋介石驱车直达南门外谢家寨宁夏省招待处下榻于此。

马鸿逵一再叮嘱部下调妥蒋介石饮食,深夜亲自为蒋放哨。据当时的知情者梁碧梧女士生前言:马鸿逵这次专为蒋介石夫妇举行了两次欢迎大会。第一次是来宁的次日上午在省府大礼堂举行大会欢迎,参加大会的有党政军头目及教育、工商、妇女各界的上层人士和地方绅士共约千人,梁女士也参加了大会。大会开始蒋介石首先讲话,其主要内容是希望大家共度国难,精诚团结,抗日救国,国人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同时表扬了马鸿逵在宁夏的“政绩”。马鸿逵在讲话中表示:“决不辜负领袖的重托,今后竭尽全力效忠党国”。

会后马鸿逵及其四姨太刘慕侠等人陪同蒋氏夫妇参观了北塔,视察了毛纺厂、地震局等。

下午蒋介石在中山公园怀远楼召开了八战区高级军事会议,名为布置抗日,实为策划反共。会后,蒋介石同马鸿逵、马鸿宾、傅作义等于怀远楼前合影留念。

当天的下午,省城的各界妇女又召开了联欢会,欢迎宋美龄访宁。参加大会的有妇女会主任委员马汝邺(马鸿逵的庶母)、刘慕侠、妇运会总干事瞿亚明(马的二儿媳)。除此外还有四大厅八大处官员的夫人。会上宋美龄表彰了妇运会,并奖给该会五万元法币作活动经费。会后宋美龄和开会的人员在省府门前合影留念。晚上宁夏妇运会主任委员马汝邺在中山公园工字楼设宴招待了宋美龄及其随行。

另外蒋介石这次来宁还同宋美龄在中山公园工字楼合影留念。 

9月3日蒋介石一行上午离宁上飞机时才告诉马鸿逵他去太原,此事1942年10月3日宁夏的《贺兰报》也作了部分报导。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