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专题

解放宁夏时的对敌联络工作

2018-05-07 15:37

在解放战争时期,我任十九 兵团政治部联络部长,负责对敌 联络工作。关于解放宁夏时的对 敌联络工作,因年长日久,我仅简 要回忆以下几点: 

解放宁夏前夕的对敌联络工作 

1949 年 5 月解放西安后,就着手于解放宁夏的对敌联络工 作,我物色了宁夏马鸿逵部驻西 安办事处的少将交通处长孟宝 山。孟说:“争取马鸿宾起义的可 能性大,马鸿逵则无此可能。”我 们研究后,认为孟可为解放宁夏 做点工作。于是,我向他交代了 我党我军有关的政策和任务,发 给路费,让他速回银川,以合法身 份去秘密工作。孟返银川后,做 了不少工作。 

8 月 26 日解放兰州后,我通 过原国民党甘肃省正宁县县长马 守礼及马汝邻,找到与马鸿宾、马 鸿逵有关系的郭南浦、吴鸿业、马 锡武、王挺翰等人。郭南浦是甘、 宁伊斯兰教界素有声望的上层进 步人士,尽管时年82岁的高龄,但 是,仍表示愿为和平解放宁夏奔 走。郭对宁夏二马的分析与孟相 同。我们认为,宁夏马部不是铁 板一块,二马之间矛盾由来已久, 便于我军分化瓦解;如能争取马 鸿宾、马惇靖父子率八十一军起 义,不仅能动摇马鸿逵部的军心, 而且也孤立和削弱马鸿逵部的军 事力量。我将上述情况和分析向 兵团首长做了汇报,建议派遣郭 等人向宁夏二马转达我十九兵团 和平解放宁夏之诚意。兵团首长 同意后,我即向郭南浦、马守礼、 马季康、吴鸿业等人说:“兰州战 役歼灭了青海马步芳的主力部 队,宁夏国民党党部队已陷入孤 立无援的困境。因此,在我大军 压境下,通过政治攻势,有可能争 取他们起义或投诚。所以,请你 们先去宁夏劝降,沟通双方的意 见。”郭等人表示愿为此奔走。我 还派了兵团联络部的林义生、吴 天维、鲁乃耕、钱及中4同志同车 随往。行前,我对马守礼说:“你 此次之行,如宁夏方面能立即表 示和意则更好;如不愿和谈,但兵 临城下,大势所趋,他们总会被迫 求和的。不论何时,只要他们有 诚意和谈,你们便一面以郭南浦 名义给兰州彭副总司令去电报, 一面到前线和我军联系。”9月初, 他们离兰州经固原、中宁,于9月 14日夜到达银川。 

在争取国民党八十一军起义 的过程中,郭南浦老先生冒着生 命危险,驱车穿越火线,在银川为 我军做了不少工作,表现出色。 宁夏解放后,兵团首长联名赠给 他一面两米高的鲜红锦旗,上书 “和平老人”4个大字。 

孟宝山因在宁夏马鸿逵部工 作多年,曾通过其亲属及熟人关系,做了马全良等人的工作;当郭 到银川后,他又积极协助郭工 作。在成立宁夏省政府时,孟首 任省交通处长。 

关于国民党八十一军起义的问题 

1949 年 9 月中旬,我兵团数 万大军分3路逼近中卫,并于中宁 县枣林子速决全歼国民党八十一 军约两个团。此时,马守礼从银 川返中宁向我报告:马鸿宾有率 八十一军起义之意。因此,我们 决定首先做争取八十一军起义的 工作。 

在我兵临城下和政治攻势 下,八十一军的前少将师长马培 清与我六十四军联络部长牛连壁 同志商洽了协议条款。尔后,八 十一军军长马惇靖于9月19日到 中宁县与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签 订了《和平解决协定》。 

9 月 19 日协定生效之日,凡 在职在位的八十一军官兵,均按 起义人员对待;在此日之前被我 生俘的八十一军官兵,仍按俘虏 对待。 

对八十一军的整编工作,我 先派联络部的张钧同志去八十一 军了解情况。兵团首长很重视改 造该军的工作,任命我为该军政 治委员、党委书记。待宁夏解放 后,兵团又派我带一批干部到八 十一军开展诉苦运动,以进行阶 级教育,改善官兵关系和军民关 系,提高部队的政治素质;并轮训 原该军军官,学习我党我军的有 关政策,消除军阀恶习,逐步按照 解放军的条令、条例及各项规章 制度,来改造这支旧部队。12 月 19 日,奉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 军事委员会命令,将八十一军正 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北独 立第二军,马惇靖为军长,我为政 治委员、军党委书记。 

关于国民党宁夏兵团残部投诚问题 

9月14日郭南浦、马守礼、马 季康、吴鸿业4人乘车冒着生命危 险连夜进入银川。马鸿逵已逃往 重庆,其次子马敦静主掌宁夏党 政军大权。马敦静不仅拒绝和 谈,软禁郭南浦等人,妄图封锁我 军和平解放宁夏的信息,而且积 极备战,令其兵团主力一二八军 在金灵地区负隅顽抗。因此,我 兵团在八十一军起义大局已定的 情况下,决定以优势兵力歼灭一 二八军,迫使宁夏兵团向我求和。 

9 月 21 日,在我歼灭和击溃 一二八军的情况下,贺兰军军长 马全良派其参谋长郑毅民来中宁 与我军联系求和。23 日,宁夏当 局派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及宁夏 保安司令部参谋长马光天、省政 府秘书长马廷秀来中宁求和。兵 团杨得志司令员在接见他们时, 严肃地批评一二八军在金灵地区 顽抗的错误。之后,双方签订了 《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协议》。 

协议共五条,其主要点是:国 民党宁夏兵团3个军按十九兵团 指定地点集中,听候处理,而不是 按八十一军和平起义方式改编为 中国人民解放军。 

该协议书原准备在次日(24 日)由新华社向国内全文公布,以 敦促尚在国内顽抗之残敌效法。 但是,当我们在23日下午得知在 签订协议前,国民党宁夏兵团所 属之贺兰军与十一军已自行溃散 的情况后,我兵团首长立即决定: 因宁夏兵团所属3个军在签订协 议前即已溃不成军,致使他们无 力执行原协议中的条款,故决定 让新华社停发协议全文。 

进银川后,我根据兵团首长 指示,向银川的宁夏兵团师长以 上军官宣布:宁夏兵团业已溃 散,我军无法集中处理了,责令 现有人员将所有库存物资,登记 造册,向我军移交。我还批评一 二八军在马敦静逃离银川,乃至 由马全良领衔发出的“申哿”求 和通电后,仍继续在金灵地区顽 抗的错误。 

我军对待国民党宁夏兵团残 部官兵,凡按军管会规定,进行投 诚登记者,均发给“参加宁夏和平解放应认为有功”的“回籍证明书”及其他有关证件,资遣回乡,自谋生计,既往不咎,以示对投诚 个人的宽大处理。    

                                                  (摘自《峥嵘岁月——民主革命时期党史资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