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专题

解放初期妇女解放运动

2019-04-25 10:23

解放前,银川市妇女和全国妇女一样,不仅深受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三座大山的压迫,而且长期受封建宗法制度和旧礼教的束缚。解放后,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妇女解放工作,不断完善妇女权益的法律保障,把广大妇女从苦难的深渊中拯救出来。妇女不仅在接受教育、劳动就业、参与社会生活诸方面拥有和男子同等的权利,而且可以参政议政,有充分的发言权,从而使妇女的社会地位有了极大提高,以崭新的姿态投身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并赢得了“半边天”的美誉。

贯彻《婚姻法》 废除封建婚姻制度

解放初,旧政权虽然被打倒,但残存的封建婚姻制度还仍然束缚广大妇女,如包办、买卖婚姻、站年汉、早婚、童养媳、重婚、纳妾等现象还普遍存在。婚姻自主权的丧失是女性人身权利的丧失,所以妇女解放,要从婚姻自主开始。1950年5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颁布实施。这是新中国成立后公布的第一部国家大法,它的颁布实施具有划时代的重大意义,标志着我国的婚姻家庭制度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历史阶段,宣告实行了2000多年的以“包办强迫、男尊女卑、漠视妇女利益”为主要内容的封建主义婚姻家庭制度被废除,新的“男女婚姻自由、一夫一妻、男女权利平等、保护妇女和子女合法利益”的社会主义婚姻家庭制度被确立。可以说,《婚姻法》是中国妇女解放道路上的一个里程碑。

由于银川地处西北边塞,政治、经济文化相对落后,而封建思想和封建婚姻制度在部分群众中依然根深蒂固。因此,《婚姻法》颁布后,在婚姻问题上,一些不应发生的事件不断发生。一区六街马某娶了两个老婆,全家都虐待大老婆,不把她当人看,经政府相关部门调解离了婚。离婚后马与小老婆还经常欺压大老婆。三区居民杜某与老婆感情不和,妻子提出离婚。离婚后,杜心怀不满,进行报复,发生持刀杀伤六人的流血事件。另外还有刚离婚的妻子、岳父、岳母,向前来阻止的群众或干部行凶等情况发生。同时,有相当一部分基层干部存在着夫权、父权等封建残余思想,不愿意接受婚姻自由和男女平等的原则,片面地理解婚姻法是“妇女法”“离婚法”,认为婚姻自由会造成天下大乱。他们对待《婚姻法》的态度是消极的、被动的,对于各种违反《婚姻法》和干涉婚姻自由、虐待与迫害妇女的现象采取官僚主义和不负责任的态度,不告不理,告也不理,或者以感情代替法律。有的甚至给争取婚姻自由的人乱加罪名,乱定离婚、乱提结婚条件,开会斗争、滥施刑罚的事情常有发生,有的单位把谈恋爱的女同志撤职甚至开除公职等。这些做法大大助长了违反婚姻法和破坏妇女事件的发生,严重影响了生产和社会秩序。

因此,要使《婚姻法》深入人心,成为人民群众自觉遵守的行为准则,除了大量的宣传教育外,还需要通过经常的、系统的思想斗争和法律手段才能实现。中央人民政府十分重视婚姻法的贯彻实施,先后多次下发文件,1951年9月,政务院发布了《关于检查〈婚姻法〉执行情况的指示》;1951年10月11日,最高人民法院、国家司法部发出《认真检查司法干部思想作风及对干涉婚姻自由、杀害妇女的犯罪行为开展群众性的司法斗争》,内务部发出《加强区乡(村)干部对〈婚姻法〉的学习,重视婚姻登记制度的指示》,全国妇联等五团体发出《为进一步协助政府贯彻〈婚姻法〉的意见》,1952年11月26日发出《关于贯彻〈婚姻法〉的指示》,1953年2月18日发出《关于贯彻〈婚姻法〉运动月工作的补充指示》。银川市从1950年5月至1953年初,积极贯彻上级的指示精神,采取多种形式广泛学习宣传贯彻《婚姻法》。一是组建宣传队,形成宣传网络。三年来全市共组织宣传员584名,读报组268个,通过召开会议、上夜校、院子会、座谈会、举办有关婚姻方面的书画展等各种方式深入到学校、机关、家庭院落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央人民政府法制委员会有关〈婚姻法〉实行的若干问题与解答》。市妇联与市法院联合开展了婚姻法与婚姻问题实例宣传。市广播站每日在17:55分至18:10分的农民节目以及省广播电台18:10至18:40音乐台转播《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中央人民政府法制委员会有关〈婚姻法〉实行的若干问题与解答》。同时将婚姻实例编成快板、话剧到家庭院落演出。二是干部亲自上门进行说服教育。如三区谢家的女儿自愿与一干部订婚,其父为了财礼阻止,女儿整天哭哭啼啼,经代表赵秀英多次上门做工作,一对自由恋爱的青年终成眷属。三是实行婚姻案件妇联陪审制度。全市六个区全部建立了基层妇女小组,郊区成立了乡妇联,城区成立了街妇联,选出妇女代表412人。妇联指定专人负责婚姻案件的调解处理工作,一般案件协助调查调解,提供处理意见,重大案件实行妇联派代表参加陪审的制度。四是加强调解工作。各区、乡(街)成立调解委员会,市人民法院与区、乡(街)政府加强对调解委员会的领导与帮助。坚持 “双方当事人自愿,不得强迫调解。在离婚、复婚等重要问题上,即使调解成立,也要到法院办理手续” 调解婚姻纠纷的原则。通过有效的调解,处理了许多婚姻纠纷问题,也纠正了一些群众不正确的认识和错误思想。据统计,三年来,经各级调解委员会调解和好的婚姻当事人208对,介绍到法院处理的45对。五是建立婚姻登记制度。在各区成立了婚姻登记处,由妇联、民政干部等配合,专办婚姻登记并处理婚姻纠纷案件。六是举办《婚姻法》培训班,轮流培训干部。学习班以说服教育和思想批判的方式划清封建婚姻制度和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的界限,帮助学员领会《婚姻法》的条款精神,掌握贯彻《婚姻法》的方针政策及工作方法。克服了贯彻《婚姻法》只发动妇女,不发动男人;只发动青年,不发动老人;只发动穷苦者,不发动富裕者的片面的错误做法,减少了草率处理婚姻案件的现象。银川市于1953年3月6日至4月18日在本市汉民集居区、街中开展了一场新民主主义婚姻制度的宣传教育工作。市委还召开贯彻《婚姻法》运动大会。大会指出,贯彻《婚姻法》是一个长期的、艰苦的反封建残余思想的斗争,也是一场重大的社会改革运动,它和历次大规模的群众运动有同样重大意义。大会要求全市各级领导做到:广泛宣传婚姻法,务必做到家喻户晓,深入人心;定期检查《婚姻法》在银川市的执行情况;大力表扬婚姻自由、家庭和睦、生产积极、政治进步的模范人物和区乡;严肃处理破坏婚姻自由和侵犯妇女权利的案件,解决各种婚姻积案和家庭纠纷,切实保证《婚姻法》在全市的贯彻执行。

经过历时三年多《婚姻法》的宣传和贯彻实施,废除了旧的婚姻制度,建立了社会主义新的婚姻制度,婚姻自主、自由恋爱、男女平权、夫妻平等的社会风尚逐渐形成。更多的青年男女走上了自由婚姻之路,包办买卖婚姻减少,许多寡妇摆脱了封建束缚,敢于改嫁,重新建立家庭。童养媳、郎媳(招女婿)等也随之减少。为妾者主动到法院立案,要求实行一夫一妻制。据统计,1950年,全市受理婚姻案件共2075件;1951年,全年受理婚姻案件184件;1952年半年,受理婚姻案件174件。其中离婚案件占80%以上。这些又多系女方提出,原因大多数是因为解放前由父母包办,感情不和。当时,银川市流传着这样一首歌谣:“葫芦开花比黄金,毛主席赛过亲爹娘;五零颁布婚姻法,受压迫的妇女得解放;能种地来能纺线,婚姻大事自己做主张;不图金钱和财力,只爱劳动好榜样;互助互爱搞生产,幸福生活乐无疆。”

积极参加社会改革 发挥妇女“半边天”作用 

解放前,银川市回汉妇女深受封建婚姻制度束缚,倍受凌辱与虐待,挣扎在社会底层。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领导下,各族妇女砸碎身上的封建枷锁,获得了政治地位、经济权利,社会和家庭地位明显提高。她们积极响应党的号召,踊跃参加各项社会活动。

配合政府肃清匪特,镇压反革命,开展劳军、拥军活动。银川市三区七街组织妇女纷纷给刚入城的解放军十九兵团官兵让住房,拆洗被褥2500条,做枕头500个,缝棉衣12000套。在镇反运动中广大妇女帮助政府检举、逮捕、监视反革命分子,出现了许多大义灭亲的事迹。如永宁县五区妇女牛兰香等4人,抓住了作恶多端的一贯道头子刘希林,六区妇女马阿名(回族)抓住了由兰州回来的马匪大特务、便衣队长勉生奎,都及时送到了乡政府或公安部门。

积极参加爱国主义运动。在“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运动中,由于党和政府的大力宣传,妇女们活跃在街头巷尾,针对反革命分子散布的恐美、崇美的欺骗宣传,向群众进行仇视、蔑视和鄙视美帝国主义的宣传教育。不少妇女动员丈夫、子女、兄弟踊跃参军参战,支援前线。据统计,全市有12143名妇女在世界和平理事会宣言书上签字,并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活动。有91名妇女共捐献人民币443500元(旧币,以下相同)。1952年春节,妇女们通过写慰问信、做慰问袋和针线包等方式对烈军属进行慰问,并捐人民币8.5万元。

成立城市妇女生产建设大队,开展社会主义劳动竞赛。市妇联动员600余名城市妇女报名参加,组成7个生产建设分队,从事建筑、养鸡养鸭、开荒种地,还组织妇女进行分散的多种多样小型生产。如:三区七街在春耕生产中,共挖支干渠75条,最长的约2500米,最短的约1000米。在青黄不接之时,仅五区统计,妇女打石子筛沙子收入人民币5600万元,捞蒲毛收入人民币520万元,五区、六区打麻绳收入人民币1289万元(两个月的统计)。为更好地搞好生产,三区七街还办起了农忙托儿所,妇女们可以把全部精力放在生产中。对部分无法生活的贫苦妇女,由各街妇联组织了14个洗衣小组。如:四区梁大娘,一区刘大娘(均为街妇联主任)等不辞劳苦给组员找活干,仅两月收入1874万元,帮她们解决了困难。在开展爱国卫生运动月中,全市掀起了搞卫生高潮,各街妇女在街妇联的领导下,不论是个人家庭卫生还是环境卫生,都做得认真彻底。据统计,共打扫房子25284间,拆洗被褥8.3万床,打绳子3050余万根,捉老鼠1.7万只,修街96条,填污水坑562个,清除垃圾16627车,拔杂草168万斤;郊区修厕所355所,修井157眼。

积极投身土改、“三反”“五反”运动。据土改中统计,郊区参加农会的女会员2136人,占农会会员总数的20.6%;参加民兵的妇女104人,占总数的13%,涌现出妇女积极分子233人。在1952年“三反”“五反”运动中,妇女积极揭发、检举各种犯罪分子,组织“规劝组”,参加“打虎队”同资产阶级的“五毒”进行坚决斗争。仅银川市就有400余名妇女经常参加战斗。在这些运动中,广大妇女职工、城市工商业者的家属和女工商业者及广大妇女群众都受到了一次深刻的爱国守法教育。

参加人民代表的选举工作。选举人民代表是全国人民的,也是妇女的一件大事,这是中国妇女在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当她们拿上选民证走进选举会场时高兴地唱道:“拿上选民证,走进选民场。选出好代表,帮咱把家当。”银川市1953年参加选举的妇女选民占女选民数的95%,被选为代表的有17人,占代表总数的16%。

积极参加农业合作化运动。土地改革以后,农业生产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但当时还只是分散的个体经济,很难抵御自然灾害的侵袭。只有组织起来,走互助合作的道路,才能得到更大的发展。宁夏地区1955年下半年99%的农户都加入了农业合作社。宁夏妇女70%至80%都是农村妇女,她们在党的领导下,经过土改和其他各项政治运动,政治觉悟大大提高了。因此,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妇女们也是坚决响应党的号召,积极参加,有些妇女还起了先锋带头作用。1952年,仅惠农、银川两区统计,由妇女组成的4899个临时性季节变工组中就有56896名妇女参加,155个长期变工队中就有2599名妇女参加,1390个男女混合组中,亦有妇女5704人。广大妇女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不但发挥了半边天作用,而且在实践中也提高了她们的政治觉悟。许多妇女都认识到:只有走社会主义合作化的道路,妇女才能得到彻底解放。在1952年开展的生产运动中,妇女起了很大作用,他们除了承担家务劳动外,还参加除草、收割、挖渠、积肥、送粪等劳动,在劳动中涌现出了很多模范人物。为了发展生产,使人力、物力发挥其应有的作用,党提出 “自愿结合、互助互利、民主管理”三大原则,把农民组织起来进行生产。互助组成立后,绝大部分妇女都踊跃参加,并在生产中起了积极带头作用,大批妇女战斗在生产第一线。

开展文化卫生教育 使妇幼身心健康发展

解放前,由于几千年来封建礼教的束缚和压迫,广大劳动人民根本享受不到什么文化教育,劳动妇女那就更谈不上念书学习文化了。解放后,随着劳动人民在政治上、经济上的大翻身,文化、卫生教育事业也有了很大发展。

掀起妇女学习文化的热潮。许多妇女深感自己过去受压迫的痛苦和没有文化的艰难,积极响应党和政府的号召,学习文化摘掉文盲帽子。然而由于旧思想的影响,妇女这种正当的学文化的迫切心情得不到父母公婆和丈夫的支持,相反还要受到各种非法手段的阻碍。党和政府号召各级基层组织、政府机关、学校大力宣传扫盲工作的重要性,动员妇女到夜校、扫盲班、速成识字班学习。在党和政府的宣传教育和组织领导下,除了正规学校的妇女学员大大增加外,夜校、扫盲班、速成识字班的学员也不断增加。银川市妇联与有关部门协同于1952年底组织夜校26个,速成识字班11个,参加学习的妇女有1536人。绝大多数妇女有极大的学文化热情,经过短时间的学习,一般学员都能识300个左右的字,不少人已识1000个左右的字,过去的睁眼瞎也变得会看报纸、能写简单的信和记一些账。银川市在1953年还办起了第一期基层干部培训班,培训干部104名,妇女占80%,同时还经常开展学习文化竞赛,广开就业门路。

随着生产的发展和妇女积极热情地参加学习文化,妇女的文化面貌开始改观。夜校、冬学、识字班都可以见到成群结队的妇女。1954年上半年,银川市参加业余学习的11245人中,妇女就有9960人,占86%。妇女学文化,显示了妇女群众向科学文化进军的伟大力量,也显示着妇女即将在文化科学方面得到彻底翻身。

重视妇幼保健工作。妇幼卫生工作是有关妇女、儿童生命安全、身心健康的一项重要工作,也是几千年来妇女最感痛苦,而又最关心的一件事。解放前,国民党反动派统治时期,由于不重视人民的福利事业,鄙视妇女,人民群众的疾病发病率、婴儿的死亡率是骇人听闻的。据1950年在银川市的调查,婴儿死亡率达56.7%,用旧法接生死亡和因生孩子得病死亡的妇女占56.5%。广大妇女都把生孩子当做过“鬼门关”,准备“小死”一场。解放后,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从1950年起,首先在银川建立了妇幼保健站,逐步贯彻新法接生。但由于过去封建迷信思想的影响,许多妇女对新法接生顾虑重重,说什么睡下生娃血淹了心,不能活,认为孩子是“送子娘娘送的”,“儿女是天命,命里无儿莫求”,“婴儿死亡是命里注定”,生产时仍采取卷席子,铺沙子,胎盘不下来向烟囱倒手,以及跳神画符等极不科学的做法。为了改变这种迷信、落后的认识,各级政府都大力开展新法接生的宣传工作,加紧培训妇幼卫生工作人员,通过举办展览会,召开代表会,组织母亲会等形式给广大群众讲科学道理。通过这些工作,使新法接生逐步深入人心,并被群众接受。

随着新法接生的普遍开展,妇幼卫生机构、人员也日益扩充。广大妇女从内心里感激党和毛主席,她们高兴地唱道:新社会实在好,妇女地位提高了;村村都有接生员,经期卫生开展了;产前检查极普遍,新法接生就是好;娃娃不得四六风,大人不得月里病;翻身全靠共产党,幸福不忘毛泽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