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专题

七十年前的塞上逐鹿

2019-10-24 10:55


编者按:本文所述的解放宁夏是指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于 1949 年 9 月进行宁夏战役,解放封建军阀马鸿逵任省主席的原国民党宁夏省(辖 16 个县、市、旗,包括今属内蒙古自治区管辖的阿拉善旗、额济纳旗和磴口县)的战斗历程。不包括时属陕甘宁边区的盐池县,也不包括时属甘肃省、1958 年成立宁夏回族自治区时划到宁夏的原固原地区所属各县。这几个县是第一野战军第二兵团、第十九兵团部队于 7 月 29 日至 8月 11 日在陇东千里追击战中解放的,比今宁夏川区各县、市的解放要早一个多月。

1949 年 8 月 26 日兰州解放后,在西北战场战略决战中先后参加了扶眉战役、陇东千里追击战和兰州战役,取得了赫赫战功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九兵团,经过 5 天的短暂休整和战前准备,又于 9 月 2 日挺进宁夏,打响了解放宁夏的第一枪。宁夏战役历时 21 天,在我军强大政治攻势和军事打击下,马鸿宾第八十一军战场起义,马鸿逵部主力宁夏兵团全军覆灭,从而彻底摧毁了马氏家族在宁夏的封建反动统治,解放了宁夏回汉各族人民,取得了历史性的辉煌胜利。

毛泽东指示对宁马要打拉并用,区别对待

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为解放宁夏制定了军事打击和政治争取相结合,对马鸿宾部和马鸿逵部区别对待的基本方针和政策。为争取和平解放宁夏,中共中央和毛泽东早就通过傅作义、邓宝珊等来做“二马”的工作。西安解放后,十九兵团联络部长甄华曾派原马鸿逵部少将电讯处长孟宝山赴宁夏同“二马”接触。兰州解放后,第一野战军领导也请与马鸿逵素有交往的兰州市军管会副主任韩练成给马鸿逵写信,劝其悬崖勒马、接受和平解放;在进军宁夏前夕,又组织了在甘肃、宁夏有名望的回族老人郭南浦为团长的和平代表团前往宁夏做争取工作。但这些工作均为马鸿逵父子所拒绝。当十九兵团向宁夏进军后,毛泽东数次致电彭德怀、贺龙、习仲勋等,要求“用打拉两种方法争取迅速解决宁夏问题”。9 月 23 日,毛泽东又复电彭德怀:“你们应尽可能解决马鸿逵部,越彻底越好。酌量保存马鸿宾部,照我军制度改编。”第一野战军和十九兵团领导正确地执行了毛泽东的上述指示精神,从而保证了宁夏战役的胜利。

马鸿逵父子设置三道防线,负隅顽抗

宁夏敌军主力有马鸿逵宁夏兵团所属第一二八军、第十ー军、贺兰军及马鸿宾第八十一军,共 4 个军 12 个师,还有一个骑兵师(辖两个旅),总兵力约 7 万余人。随着在扶眉战役和兰州战役中胡宗南和马步芳主力相继被歼,马鸿逵自知大势已去,匆匆将其眷属和搜刮来的金银财宝往香港转移,作流亡海外的准备。但由于其主力尚未遭歼灭性打击,又知进攻宁夏的只有一个兵团,兵力不相上下,故不甘心失败,还想负隅顽抗。他根据蒋介石的电令,前往重庆参加军事会议,匆匆返宁后,制订“打光、烧光、放水”的反动对策。其子宁夏兵团司令马敦静在吴忠堡召开有各军军长参加的军事会议,重新调整各军建制,设置三道防线,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北进。

解放中宁,突破宁马第一道防线

1949 年 9 月 2 日,十九兵团十万大军在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李志民率领下,分左中右三路向宁夏挺进。左路第六十三军ー八八师于 9 月5 日分三路沿黄河两岸北进,至 12 日逼进景泰,突破敌人阵地,宁敌新编第一旅少将旅长张饮武率部千余人投诚。该师乘胜北渡黄河,17 日兵临中卫城下。

同日,中路兵团部率第六十三军(欠一八八师)、第六十五军,由兰州、定西梯次行进。第一八七师先头部队五六一团解放靖远县城,歼敌一部。11 日,第六十三军进占打拉池后,第一八七师冒狂风暴雨越过香山,取捷径向中卫追击,第五六一团于 16 日突然出现在黄河南岸,断敌退路,敌第八八一团千余人被迫放下武器。

右路第六十四军配属兵团榴弹炮团和战车队,并指挥西北军区独立第一、二师,从 9 月 10日起,由固原、海原、七营等地出发,沿西(安)银(川)公路开进。行进中,独立第一、二师在预旺、下马关被敌第一二八军偷袭,遭到较大损失。12日,第六十四军一九○师解放同心县:14日,第一九一师直取中宁县以北重镇鸣沙洲,守敌贺兰军闻风而逃。中午,第一九○师解放中宁县城。至此,宁马第一道防线被我军突破。

大军压境,马惇靖率八十ー军战场起义

十九兵团三路大军,至 16 日已从黄河南北两岸进入河套地区。右路与中路兵陈黄河右岸,与中卫隔河相望,左路从黄河左岸逼近中卫,敌第八十一军处于解放大军的夹击之下。为迫使第八十一军速下起义决心,9 月 17 日,第一八八师进占中卫沙玻头附近的黄家庙、迎水桥之后,即摆开进攻中卫的架势;第六十四军同时命令榴弹炮团以炮火突袭黄河左岸的碉堡和公路上来往的汽车;第一八八师利用八十一军撤退时来不及拆除的电话线与宁敌通话,劝告第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马鸿宾之子)认清形势,弃暗投明,下定决心起义。18 日,马惇靖派其少将师长马培清为代表前往中宁县城,同六十四军联络部长牛连璧商谈,草拟和平起义协定条文。19 日,马惇靖乘车到中宁县城六十四军军部,同该军军长曾思玉在《和平解决协定》上签字。敌第八十一军起义,使宁马第二道防线被彻底摧毁。

金灵之战,马鸿逵宁夏兵团主力全军覆灭

宁夏兵团司令马敦静企图在金积、灵武一带,凭借牛首山与青铜峡天险,以及银南川区水网密布、行动不便等自然条件阻击我军。17 日下午 7时,担任首攻牛首山任务的第六十四军一九一师五七三团三营沿崎岖山路向牛首山进发,以突袭战术,占领了牛首山制高点小西天,傍晩击溃东寺守敌,控制了另一制高点。19 日,第一九一师攻占青铜峡口,并跟踪追击逃敌,打垮了金积以南顽抗之敌。金积守敌急忙将千年古渠(汉渠)决口多处,企图阻止解放军前进。结果使金积以南 20 余里地区黄水泛滥,淹没稻田 1.4 万余亩,冲毁民房 600 多间,给人民群众造成灾难。敌人的决堤虽给解放军行动造成很大困难,但无法阻止解放军前进。战士们踩着没膝的黄水和泥泞的道路奋勇扑向敌人,给敌以致命打击。

为断金积逃敌退路,第一九〇师向金积疾进。第一九一、一九二师向吴忠堡进发。21 日 6 时,第一九一师集中优势兵力、火器,以勇猛动作突破吴忠堡东南门和清水沟防线,与迂回到吴忠堡东北之独立第一、二师和第五七一团相互配合,大量歼敌于吴忠堡外围,11 时占领吴忠堡。接着,第一九一师又进攻灵武,于 19 时突入城内,守敌第二五六师及溃退至此的5000余人缴械投降,并截获 800 多名企图逃跑的敌人。部分企图从灵武、仁存渡向黄河西逃的第一二八军残部,因无船过河,冒险泅渡,很多人葬身鱼腹。至此,全歼敌宁夏兵团主力第一二八军的金积、灵武战斗结束。这是解放宁夏的关键一仗。

十九兵团与宁夏军政代表签订和平协议,宁夏全境解放

金灵之战的胜利,使宁马防线全面崩溃,加之马鸿逵与其子、宁夏兵团司令马敦静先后于 9月 1 日和 19 日逃往重庆,极大地动摇了军心。宁马高级将领在主帅出逃、群龙无首,走投无路的情势之下,不得不派代表与十九兵团谈判,于23 日下午 2 时签订《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协议》。

协议签字前后,由于宁夏兵团残部相继溃散,不成建制,无法履行协议,故而十九兵团撤销了原拟于 9 月 24 日由新华社公布该协议全文的决定。当时银川城内散兵游勇四处抢劫,社会秩序极度混乱。根据马鸿宾急电和社会各界请求,第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当日即派第一九一师五七二团两个营连夜冒雨从灵武梧桐树渡口横渡黄河,在永宁仁存渡口登岸乘车,于 24 时进占银川。

宁夏战役从 9 月 2 日开始,至 23 日结束,历时 21 天,毙伤敌 989 人,俘敌 1.8 万余人,争取起义 1.2 万人,投诚 2599 人,合计 3.3 万余人。我军伤亡 716 人。

9 月 26 日,第十九兵团举行隆重的入城式,银川市各族各界两万多人载歌载舞,夹道欢迎,庆祝塞上古城的解放,欢呼宁夏的新生。

9 月 24 日,宁朔县和永宁县解放;28 日解放平罗县,接着又解放了惠农、陶乐、磴口 3 县;23 日、27 日,阿拉善旗和额济纳旗先后通电起义,和平解放。至此,宁夏全境 16 个县、市、旗全部解放。马氏家族对宁夏数十年的封建统治宣告结束。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宁夏人民的翻身解放和新中国的诞生是无数革命先烈英勇战斗、舍生忘死,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们永远不能忘记为解放宁夏壮烈牺牲的革命先烈和爱国志士们。我们要满怀对革命先烈无比深厚的感恩之情,学习、继承和发扬他们的革命传统和奋斗精神,传承红色基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承前启后,继往开来,团结奋进,砥砺前行,走好新时代的长征路,为建设美丽新宁夏,共圆伟大中国梦,奋发有为,做出新的贡献。

                          (作者系中共宁夏区党委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巡视员,宁夏中共党史学会原会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