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党史专题

解放宁夏

2021-12-03 15:44

银川市委党史研究室  李瑞霞 

1949年3月,毛泽东在七届二中全会上指出:“今后解决这一百多万国民党军队的方式,不外天津、北平、绥远三种……北平方式、绥远方式在今后的战争中是必然要出现的,同时也是于我军、于人民有利的,即可以避免伤亡和破坏;各野战军领导同志都应注意和学会这样一种斗争方式。”所谓天津方式,是以战争的方式歼灭敌人,而北平方式,是迫使敌人接受人民解放军的改编,即和平方式,绥远方式则是有意识地保存一部分敌军,待条件成熟后再解决。8月26日兰州解放后,十九兵团十万大军分三路挺进宁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就是根据上述决策促成了宁夏的和平解放。

一、宁夏“二马”相争

(一)“二马”概况:宾弱逵强

宁夏的马家军,主要有两支部队:一是宁夏兵团,司令是马鸿逵;一是八十一军,军长为马鸿宾的儿子马惇靖。二马中马鸿逵的力量更强,马鸿宾是马鸿逵的堂兄,二人关系一向紧张,所谓“一槽二马,相争不懈”。20世纪20年代,马鸿宾主政宁夏时,曾不准驻扎在绥西的马鸿逵部进驻宁夏。20世纪30年代,马鸿逵主政宁夏时,马鸿宾的八十一军则被限制在中宁、中卫两县,部队大部分驻扎在固原、海原、靖远一带。

(二)“二马”态度

1.马鸿宾:就地起义

抗战期间,马鸿宾曾表示拥护我党“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并在绥西一线同傅作义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解放战争初期,他的一个团长被我军俘虏,彭德怀接见并给马鸿宾写了一封信。这个团长将信带回宁夏后,马鸿宾非但未加刁难,反而奖给他一匹马。

9月17日,马鸿宾搭乘飞机去绥远,向组织董其武部队起义的傅作义、邓宝珊求教,并想率部来绥远,与董部共同起义。经傅、邓劝说,马鸿宾打消了顾虑,并请傅、邓转告周恩来,八十一军将就地起义。

2.马鸿逵:负隅顽抗

8月26日兰州解放后。马鸿逵一方面在宁夏采取“打光、烧光、放水”的办法,打算顽抗到底;另一方面,他看到西北大势已去,于9月1日逃离银川,将兵权交给其子马敦静。马敦静不仅拒绝和谈,软禁郭南浦等人,而且积极备战,令其兵团主力一二八军在金灵地区负隅顽抗。

9月上旬,马鸿逵的长子、骑兵师长马敦厚携眷逃走,离开宁夏。9月19日,马惇靖临阵脱逃。至此,马鸿逵三父子全部出逃,这就为和平解放宁夏奠定了基础。

二、中共中央:分别对待

根据二马的不同情况,毛泽东在9月19日给薄一波复傅作义电时明确指出:“我们可以将马鸿逵部与马鸿宾部分别对待,但问题的解决必须在前线而不能在北平。”9月23日,《毛泽东关于彻底解决马鸿逵部等问题致彭德怀电》中指出:你们应尽可能解决马鸿逵部,越彻底越好,酌量保存马鸿宾部,照我军制度改编。

为了贯彻中共中央关于解决宁夏问题的方针,促成马鸿逵、马鸿宾部早日接受中国共产党制定的《国内和平协定》方案,中国共产党通过各种渠道,利用各种关系,与马鸿逵、马鸿宾部接触,尽一切努力,争取宁夏和平解放。

(一)对马鸿宾:大部和平,小部改编

9月4日,《毛泽东关于解决宁夏问题的指示致彭德怀等电》中指出:请考虑利用马鸿宾,派人向马鸿宾做些工作,争取大部和平缴械,一部改编的局面。

9月19日,《中共中央军委关于宁夏马鸿宾要求和平解决致彭德怀、张宗逊电》中指出:顷接傅作义申筱十八日电称:宁夏马鸿宾于今午到包与我详谈之后,表示对毛主席衷心仰慕。

(二)对马鸿逵:军事为主,政治为辅

8月6日,《毛泽东关于兼取政治方式解决西北地区致彭德怀并贺龙、习仲勋电》中指出:“马鸿逵是傅作义的把兄弟,马派马如龙等人至绥远接洽,有请求和平解决之意,傅作义说马极愿求和,只恐求之不得。请你们对宁夏问题考虑一下,是否可以经过傅作义去改编马鸿逵部,我们认为在马步芳解决后,必须使用杨得志兵团深入宁夏,给马鸿逵部以歼灭的打击,迫使残部退缩后套,然后经过傅作义用政治方式解决。”

8月8日,《彭德怀关于解放兰州后向宁夏进军致贺龙、习仲勋电》中指出:解放兰州后,十九兵团休息半月至二十天,全部准备向宁夏进军(约九月底),对宁马部内线工作,请加紧进行,对宁马本人亦可考虑以解决榆林左协中方式进行。

8月9日,《贺龙、习仲勋关于同意八月六日指示致毛泽东并彭德怀电》中指出:西北我军已占优势,但地区辽阔,民族复杂,我少数民族干部确实很少,采取以政治方式辅助的方针,解决问题,则更为稳妥。

9月20日,《中共中央军委关于用打拉两种办法迅速解决宁夏问题致彭德怀等电》中指出:十九日电悉。你们处置甚对,傅作义明日可返平,当与面谈拒马入绥。你们则靠自己力量,用打拉两种方法争取迅速解决宁夏问题。

三、前线:以战促和

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指示,针对马鸿逵的防御部署,决心首先突破第一道防线,截击中宁马鸿逵贺兰军,争取中卫马鸿宾八十一军起义。得手后,再集中力量歼灭金积、灵武、银川的敌人。十九兵团在八十一军起义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决定以优势兵力歼灭一二八军,迫使宁夏兵团求和。

9月2日,十九兵团10万大军在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民的指挥下,分左中右三路,挥师东进,挺进宁夏。

(一)和谈

1.马绍常等人的前期联络工作

1945年12月25日,中共中央西北局和陕甘宁晋绥联防司令部派马鸿逵旧交马绍常,持贺龙、高岗致马鸿逵的信件和毛泽东《论联合政府》《高树勋起义通电》等文件,从延安出发赴银川,做争取马鸿逵的工作。马绍常向马鸿逵转达中国共产党反对内战、争取和平民主的主张与愿望,希望马鸿逵能以人民的利益为重,放弃打内战的立场。马鸿逵表示愿意与中国共产党建立联系,保持接触,决不主动进攻陕甘宁边区,但并没有放弃打内战的立场。为了联络方便,马鸿逵还把联系用的密码本,让马绍常带回陕甘宁边区。这次商谈取得了一定成效。此后一段时间,马鸿逵的反共活动有所收敛。1946年6月,为了进一步争取马鸿逵中立,中共三边地委又以马绍常个人名义致信马鸿逵,希望双方继续保持边界安宁。

1946年3月15日,中共三边地委制定《三边地委对宁夏工作的决定》,确定宁夏统战工作的任务是“争取马鸿逵及中上阶层的一切民主力量,与我党长期合作,共同建设民主的新宁夏。”

为了在马鸿逵、马鸿宾部队中争取一切可能反对内战的人,三边地委统战部通过与夏麟阁和一二八军副军长何晓霆建立关系。何晓霆多次向三边地委提供马鸿逵部军事情报,并表示在适当的时机鼓动部队起义。当时,已有时任八十一军司令部参谋的李振邦同志收集情报,瓦解敌军,鼓动士兵逃跑。

2.“少将处长”孟宝山

5月20日西安解放后,十九兵团政治部联络部部长甄华,开始物色适合做马鸿逵、马鸿宾工作的人选,他找到了马鸿逵部驻西安办事处的少将交通处长孟宝山。孟宝山说:“争取马鸿宾起义的可能性大,马鸿逵则无此可能。”但他表示愿意为解放宁夏做点事。经请示,上级同意让甄华向孟宝山交代具体的政策和任务,带着民主人士赵丕廉写给马鸿逵的信件,以合法身份到银川活动。孟宝山到银川后,马敦静给他安排了住处,并派人监视。

马敦静因其父在广州,对和谈采取拖延的态度,但一些军政官员、地方士绅对和平解决宁夏问题都很关心,孟宝山决定利用关系先开展这些人的工作。他利用银川士绅强斌等人,接近马敦静的人,刺探马敦静的消息;联络宁夏省参议会议长徐宗孺等地方知名人士,酝酿和平运动;联络宁夏省水利局长于光和、宁夏省参议会秘书长赵晋熙等人,做马全良、马光宗等分化工作,促其觉悟起义,瓦解宁夏兵团;又通过马全良的心腹、宁夏中宁县长张朝栋,做马全良的工作;联络旧日官员,做下层人士的工作。此刻,宁夏军政各界,希望和平空气甚浓。

孟宝山的银川之行,虽然未能说服马鸿逵父子接受和平方针,但通过一些朋友,在争取马鸿逵部军政要员和地方人士方面,起到了一定的效果。9月中旬,在孟宝山的积极努力下,宁夏社会各界知名人士和地方士绅经过秘密酝酿,在银川羊肉街口(今解放东街与中山南北街交汇处)路西枸杞公司,秘密成立“宁夏省和平委员会”。该委员会为和平解放宁夏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

3.“宁夏和平代表团”

9月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由兰州开始向宁夏进军,因无法得知孟宝山在银川的情况,彭德怀决定再派使者,由甄华落实。甄华在兰州组成宗教人士郭南浦为团长的“宁夏和平代表团”。代表团从兰州出发,于9月13日到达同心,途中遇到孟宝山。郭、孟等人一起在同心面见十九兵团六十四军军长曾思玉和副政委傅崇碧。孟宝山汇报了他在银川同马鸿逵父子多次交谈的情况,曾、傅决定让他随代表团先到中宁,再与宁夏当局联系。9月13日下午5时,代表团到达中宁县城。孟宝山立即与马敦静直接通话,通报郭南浦已率和平代表团来宁,并转告军长曾思玉要求宁夏当局派代表到中宁商谈的意见,但马敦静对派代表到中宁商谈一事不予表态。14日傍晚,和平代表团到达银川,宁夏省秘书长马廷秀接待。代表团要求立即会见马鸿宾和马敦静2人。马廷秀托词马敦静有病,马鸿宾已休息,让代表团暂时等待,并派人秘密监视代表团。15日下午,因国民党政府国防部长徐永昌来宁,马敦静限令代表团3小时内离开银川,但遭到郭南浦等代表团成员的严厉拒绝。16日,郭南浦、孟宝山等人冲破重重阻力,在银川见到马鸿宾,向其转达中国共产党和平解决宁夏的意愿。经双方商讨,马鸿宾当即电告其子、国民党第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研究起义”。同时,派车将郭南浦、孟宝山等代表团成员连夜送往自己的防区——中宁石空堡。

(二)战争

1.马鸿宾八十一军

马鸿宾的手里只有八十一军,因此与我军作战比较消极。他虽有起义的意愿,但仍然顾虑重重。为敦促八十一军尽快起义,我军打谈并重、双管齐下,彻底打掉了他的幻想。

9月中旬,十九兵团分三路逼近中卫,并于中宁县枣林子迅速歼灭八十一军两个团。接着,十九兵团数万大军会师中宁一线,与马鸿宾八十一军隔河相对。

2. 马敦静宁夏兵团

国民党八十一军起义后,宁夏兵团司令马敦静将其所属3个军11个师的兵力重新部署,决定与解放军在金积、灵武一带决战。针对敌情变化,十九兵团决定集中优势兵力首先歼灭敌一二八军于金灵地区。19日19时,人民解放军六十四军兵分两路,从牛首山直逼金积,金灵之战正式打响。

窗体顶端

9月20日,解放军六十四军从东、西、南三面逼近金积县城,向马鸿逵部发出最后通牒。敌一二八军副军长何晓霆出城求和。当晚,六十四军主力迅速向吴忠堡进攻,马鸿逵部官兵纷纷向银川、灵武等地逃跑。次日,灵武城内守军投降。至此,敌一二八军全部被歼灭,除7000余人被俘外,其余大部溃散。灵武、吴忠堡等地区宣告解放。金灵之战后我军已占据绝对优势。

四、宁夏和平解放 

(一)八十一军起义

9月18日,八十一军军长马惇靖派代表前往中宁县城,同曾思玉、傅崇碧进行谈判,拟定《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与国民党第八十一军和平解决协定》,并决定9月19日在中宁、石空间黄河中心的沙洲上商谈签字事宜。19日19时,曾思玉以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全权代表、马惇靖以国民党陆军第八十一军全权代表身份,分别在《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九兵团与国民党第八十一军和平解决协定》上签字。21日,马惇靖集合中卫官兵,宣布八十一军正式起义。

(二)宁夏兵团和谈

9月19日,马敦静临阵脱逃后,贺兰军军长马全良、第一二八军军长卢忠良等人相约在仁存渡口商议去从,第十一军军长马光宗也派人送来密信,主张和平解决宁夏问题。15时,马全良、卢忠良、马光宗等28名宁夏兵团高级将领联名,分别向毛泽东、朱德和彭德怀发出要求停战、听候改编的通电(即申哿电)。电文如下:

国民党秉政以来,领导无方,纪纲不振,民生凋敝,致战祸弥漫全国,强者死于炮灰,弱者死于沟壑。刻又战事迫近西北,面临宁夏。全良等不忍地方七十万军民遭受涂炭,爰于本月二十日停战,服从毛主席领导,实行民主,俾人民登于衽席,国基安如磐石。至于军事如何改编,政治如何革新,听候协商,一致服从。

9月21日下午5时,彭德怀司令员发出复电:“二十日电悉。诸将军既愿宁夏问题和平解决,殊甚欣慰,望督率贵部即速见诸实行。此间即告杨得志司令员。告各方望即派代表至中宁与杨司令接洽。特复。彭德怀二十一日酉”。

9月22日上午,宁夏军政要员会集马鸿宾银川住处“五亩宅”,商讨接受和平解放宁夏问题事宜。马鸿宾派卢忠良(全权代表)、马廷秀(政界代表)、马光天3人赴中宁谈判。同日下午,宁夏省政府亦向中国人民解放军通电,表示接受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条件。23日上午9时,宁夏军政代表卢忠良、马廷秀、马光天到达中宁,接受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政委李志民、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潘自力等首长的接见。经过谈判,双方代表于下午2时在《和平解决宁夏问题之协议》上签字。至此,宁夏和平解放。

宁夏的解放是多种因素促成的,既离不开党中央的英明决策,以及十九兵团战士的英勇奋战,也离不开为和平解放宁夏,多次往返于敌我之间沟通谈判、传递信息的郭南浦、孟宝山等人,同时也与当时解放战争的形式(自从兰州战役后,宁夏的军心开始动摇,士气不振)相关。加上马鸿逵统治宁夏多年,鱼肉百姓,人民群众急切盼望解放,和平解放宁夏是民心所向,势在必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