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银川史料

从满城到新城

2017-06-16 15:16

老满城

清朝康熙十五年(1676年),朝廷派三千七百多人的满族八旗军驻防宁夏,营房设在宁夏府城内。雍正元年(1723年),为使满族旗兵在宁夏长期驻防,清廷拨银于宁夏府城北门外东北约五华里处,构筑屯守城堡。因是满族八旗军驻地,人称满城。雍正三年,八旗军兵以及将军、都统,由宁夏府城搬出,正式定居在满城。位置大约在今丽景北街与上海东路交汇处满春大酒店一带,原称银川郊区红花公社满春大队。“满春”二字,即由“满城”演变而来。

老满城的规模很少记载。据《大清一统志》卷二百四载,宁夏满城“周六里有奇”。在《清代地震档案史料》中,记载乾隆三年宁夏大地震满城遭震时,透露出满城的一些建筑情况:“满城四门下陷,不能开展,刨挖一日,始得开展西门”,“其满城房屋,亦同时一齐俱倒”,“所有满兵城中房屋……衙署以至兵丁房屋,尽皆塌坍”。由此可知,当时满城周长六里多,建有东西南北四座城门,城内有将军、都统衙署,其余多是被称作“兵丁房屋”的满营旗兵军营。

乾隆三年(1739年)大地震,使这座仅有十四年历史的满城,在震中完全坍毁。震后,清廷兵部右侍郎班第到宁夏震区“细加查看”,上奏乾隆皇帝,请求“另择高燥地基”移建满城,“以重万年巩固事”。尽管当时没有科学的地震测算,当局看到满城的损失比宁夏城惨重,而且越往城西损失越小。银川古城从黄河西岸逐年西移,就是地震破坏的无奈之举,清廷有识之士决定搬迁到府城西部十余里重建。实践证明向西搬迁是正确的决定,因为老满城的确建在地震带上。

新满城

乾隆四年,宁夏道尹阿炳安在距宁夏府城西十五华里的丰乐堡,兴建新满城。乾隆五年闰六月,新满城及官兵衙署、兵丁房间全部建造完竣,费银十五万六千五百两。宁夏满营官兵用了八天时间,从银川老城的临时住所,“陆续挪住”新满城。

新满城大约在今满城街以西,通达街以东,黄河路以北,上海路以南。新满城为正方形,也叫“八卦城”。据记载,砖砌的四道城墙周长近十五华里。城墙高八米,底宽八米多,顶宽五米。新满城也有东西南北四座楼台城门,东门称“奉训门”、西门称“严武门”、南门称“永清门”、北门称“镇朔门”。还有瓮城门楼四座,角楼四座。外有护城河一道。新满城内引水建湖,游船画舫,小桥流水,城内与城外水系相通,城外驻守与城内兵营相望,颇有几分江南园林的姿色。

城内东西南北大街呈十字形,将全城官兵衙署房屋分为面积相等的四个区,各级官署和八旗驻地皆按固定的方位整齐布局。如将军署和右翼都统署在城西大街,左翼都统署在城东大街。八旗官兵营房均等分布在四区,镶黄旗、正白旗在城东北区,正黄旗、正红旗在城西北区,镶白旗、正蓝旗在城东南区,镶红旗、镶蓝旗在城西南区。驻防满城的八旗军队,下属编制还有二十四个牛录,三千多名兵士,统属将军、副都统及协领以下八十八名官佐管辖,其数目均为“八”的倍数。新满城的周长、城墙高度、垛口数、炮眼数、炮台数、药楼数、水沟数及城内官兵衙署房屋的排列栋数,将军及副都统衙署房屋间数、协领以下衙署数及房屋间数、兵房间数,无一不是“八”的倍数。这种以“八”为计算单位的建筑形制和空间布局,暗合八旗,将驻防八旗的编制和城市建筑形制巧妙地结合在一起,可谓别具匠心。

宁夏满营的最高指挥官为宁夏将军。当时全国设置将军衙门的只有十三处,因满族以西为大,故宁夏将军的衙门建在新满城西大街。与驻防银川老城的绿营兵统领宁夏总兵官职相比,宁夏将军官阶高,为正一品大员,就连他的副手副都统也是正二品官。宁夏将军一职前后存在了二百一十九年,其中在新满城驻防六十任共一百七十三年。宁夏八旗满营的任务是攘外安内,官兵主要来自北京和东北等地。

新满城起初居住的八旗官兵,满三年即换防。到了清朝中期,只换将军不换兵。满族特殊化的“旗人法”待遇优厚,大批驻军官兵的家属子女,随军迁住在新满城。一些退伍老兵及其亲朋好友,也滞留在新满城。据道光年间的人口统计,新满城有1725户,计13411人,其中男性7241人,女性6170人;成年男女8849人,未成年儿童4562人;男女性别比为117:100,男性比女性多1071人。说明新满城已经具备一定的城市规模,正在由一座军城向普通城镇转化。

随着百余年的发展,新满城内不仅增加了禁忌的商家店铺、小商小贩等,还在城内兴建了万寿宫、关帝庙、城隍庙、马王阁、斗母宫、龙王庙、东岳庙、三圣庙等多处庙宇。新满城中心十字大街口建有四座牌楼,东称“承恩”,西称“威远”,南称“定功”,北称“拱极”。这些庙宇和牌楼建筑,明显模仿银川老城的建筑风格。因为明代的宁夏城是九边重镇,主要功能是戍边御外,有时驻军多与居民。军民为了祈求平安,形成了“庙多、寺多、牌楼多”的特色。受其影响,也成了新满城的特色。同时也迎合了几百年来,受汉族文化、信仰、习俗等长期影响,旗人逐渐汉化的心理要求。

1911年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爆发,宁夏积极响应,11月起义民军光复宁夏府城后,成立了宁夏革命军政府,组建了革命新军——宁夏革命民军。推举刘先质为民军督指挥,刘华堂为副督指挥。12月“宁夏革命军政府”组织进攻新满城,清廷新升任的宁夏将军常连,率装备精良的清军骑兵出城迎战,大败民军。刘先质调整部署再度攻城,亲自率民军与满营清军激战十天。身先士卒的刘先质不幸中弹牺牲,民军伤亡二百余人,新满城终未攻下。后来在陕甘清军的反扑下,银川地区人民响应辛亥革命的壮举,终归失败。

1912年2月,南北议和协议达成,清帝下诏退位,袁世凯窃取了革命成果。8月袁世凯的北洋政府任马福祥为宁夏镇总兵。次年,北洋政府下令裁去宁夏驻防满营将军。升任宁夏护军使的马福祥代表北洋政府,常连代表宁夏满营商定:武器上缴,官兵解散,“化旗为民”,并将新满城南边的湛恩渠(今新开渠)一带的荒地拨给旗人开垦。至此,建城一百七十余年的新满城,其军事体制彻底瓦解。1913年隶属宁朔县管辖,1916年宁朔县政府的行政机关从银川老城迁移到新满城的将军府,新满城成为宁朔县城。

为什么要拆新满城的城门庙宇?为什么上世纪40-50年代,老城的城门、城墙和庙宇都在,如今还有“南门鼓楼玉皇阁,西塔北塔老寺庙”。而新满城的城门庙宇,早早不见踪影了呢?现在编印的新史料称:1929年宁夏省刚成立三个月,首任省主席门致中,便下令将新满城外层城墙砖拆除,运到省城为其建造官邸。但是,哪座老城的建筑是新城的城墙砖所建?老银川及其长辈们无人知晓。且十多里外去拆新城的城墙,不如就近取材,拆老城城墙。新史料还称:1932年登上宁夏省政府主席的马鸿逵,1935年秋以修建飞机场之名,下令驱逐新满城居民,强行拆除房屋,使满城遭到毁灭性破坏。后几经拆毁,昔日的城墙、门楼、街道、衙门荡然无存。据说,拆迁新满城修建起来的飞机场,终因跑道太短,飞机无法起降而报废。对此也有不同看法:西花园飞机场客观存在,新满城飞机场无法印证,何况将飞机场不建在平地而建在城市,于理不通。新城留下的银川之谜,有待后人去破解。唯有清朝遗留在西花园的那座已摇摇欲坠的“将军楼”,虽然不在新满城里,时常有人与新满城关联。

自清朝的灭亡,民国的建立,满营失去了昔日的地位,“满”字黯然失色。在生活贫苦的年代,老银川人说旗人是“麻花子顶门,油饼子擦勾子”。说明旗人的奢侈,本来就让平民百姓嫉恨。改朝换代之后,满营顽固坚守,引发民愤,民间很快将“满”字撇开,新满城的称谓演变成了“新城”。由此可见,银川新城并非相对于老城而得名,而是从老满城到新满城,再到新城的。

新城行政区划的变化

新城原为宁朔县管辖,曾一度为宁朔县驻地。1941年宁夏省设置永宁县时,新城划归永宁县,为永宁县第十四乡辖地。1949年为永宁县第七区,后改为第四区。解放前夕的新城已是一片荒凉破败的景象。除去低矮的民房,看不到古迹遗存和标志性建筑。

解放后,1951年随着永宁县划归银川市管辖,成为银川市第五区。1954年改为银川市第三区。1955年设置新城镇。1958年人民公社化的年代,乡镇撤销,先为战斗公社,后更名为新城公社。1960年困难时期,精简下放,大力缩减城市人口,成立了以安置国营企事业单位职工家属为主体的五一公社,新城公社则改管新城东部的农村。后来,新城公社更名为良田公社,五一公社恢复为新城公社。1961年成立新城区,原公社所辖的以数字排序的八个管理区撤销,改为以数字排序的四个街道办事处。1970年第一、第二两个街道合并,称作铁东街道。1971年第三街道更名为西花园街道,第四街道更名为新市区街道。随着新市区的快速发展,新城区的管辖范围不断向西扩展。80年代,新城区由四个街道办事处增加到新城东街、铁东、铁西、朔方、长城、西夏、贺兰山七个街道办事处。街道名称也从经几路纬几路改为有历史和现状含义的地名。2000年新城区所辖新城东街、铁东街、西花园路、北京西路、文昌路 、朔方路、宁华路七个街道办事处,总人口达二十五万多人。2002年国家调整了银川市市辖区的行政区划,撤销了新城区和城区、郊区,新设立了兴庆区、金凤区和西夏区。包兰铁路以西的朔方路、文昌路、北京西路、西花园路、宁华路五个办事处划归西夏区管辖;包兰铁路以东的铁东、新城东街两个办事处划归金凤区管辖。新城原址变成了金凤区的西端。

新城怀旧

银川人说的新城,专指“新满城”的老区域。上世纪60年代,一辆卡车要去新城,我们一帮老城的小孩,处于新鲜感,搭车前往。街道两旁的平房,低于新城大街,驴车马车上下,坡度显著。没有城门城墙,弯弯扭扭的巷子很像是在村庄。大家兴趣索然,纷纷嚷着回家。坐公交,囊中羞涩,凑了三分钱,坐到三一支沟(现黄河路亲水大街交汇处)下车,步行回老城。那时,从现在满城街到唐徕渠,都是农田,稻花飘香,蛙声阵阵。年幼的孩子,走得很累很乏。穿过西门桥,看到粉红色的西门,已近夕阳西下。因此留下新城很远的感觉。

学校毕业后的人生第一课,又从新城开始。1970年到新城的银川房修二社当建筑小工,在新城酱菜加工厂盖房子。泥瓦匠的工作,又脏又累,小工尤甚,搬砖、提灰,手脚不闲。最苦重的是上房泥,两三层搭架,把掺了草的胶泥,用铁锹从地下一层一层扔到屋顶,一天下来,两臂酸痛。干到月底,领回自己第一次劳动所得。尽管日工资仅有一块四,来回车票还要花去三毛(月票四块),已让人兴奋不已。每天坐公交车近半个小时的,再步行二十多分钟才能到新城东北角(现上海中路满城北街交汇处)的建筑工地。新城很远的感觉依旧。

新城酱菜加工厂主要生产酱油、醋和豆瓣酱。那时淳朴,除去规模大,加工方法与民间一样,不会有什么化学原料、添加剂之类。粮食为底,加热发酵,酱醋喷香,有目共睹。一口口埋在地表的大醋缸,一口口半埋在热墙炉上的豆瓣酱大缸,至今难忘。这样的工厂在新城是小厂,但要在这里当个正式工,也不容易。 

新城的毛厂、糖厂、起重机厂、面粉厂等,名噪一时。进毛厂,当纺织女工,是那个时代女孩子的就业追求。糖厂则是农垦职工的向往,银川最早的啤酒,就是产自糖厂。从沿海内迁的起重机厂,也是新城的骄傲。最早平房式的银川火车站,曾使新城的名气大增。

新城影剧院

1959年用土木结构简易搭建的新城影剧院,1972年宁夏区建二公司(八〇一)将影院进行了翻修,宏伟气派的大楼在当时算得上新城的地标性建筑。2010年,拥有五十一年历史的新城影剧院被拆除,建成了现在的商业广场。老银川回忆说:“1959年,影剧院的座椅还是长条木凳,没暖气,靠烧煤取暖,大家冻得哆哆嗦嗦,但看得兴致勃勃。后来影院翻修,外观是仿欧风格建造的,正面有十根二十米高的水磨石柱,礼堂能坐一千多人,和红旗剧院、银川剧院一样,属于宁夏的大影院了。记得1976年《红楼梦》上映,早晨六点就排队买票。四毛钱买了两张票,也算奢侈,毕竟那会儿一个月工资才几十元。”1989年之后,水涨船高,新城影剧院开始调整票价,每张票从一元一直涨到五元、七元。群众喜欢看的电影,依旧场场爆满。直到上世纪90年代,电视普及到家家户户,新城影剧院才逐渐萧条。 

新城转盘的“民族大团结”雕塑

现在北京中路和通达街的交汇处,过去叫新城转盘。上世纪80年代城市雕塑热时期,回汉人民手拉手的“民族大团结”雕塑应运而生。尽管雕塑的艺术水准不是精品,人们根据自己的感性认识,给“民族大团结”雕塑起了不少别号,但是这座凝聚了银川特有人文信息的雕塑,成为银川的历史记忆。2002年,随着北京路“八车道”拓宽工程的进行,原本具有交通疏导功能的新城转盘,已经成为阻碍交通的瓶颈, “民族大团结”雕塑只能拆解让位。这座玻璃钢材质的雕塑,拆解后一直没有好的存放地点。直到2012年5月,具有城市标志性的“民族大团结”雕像,才被重新安装到距离新城转盘约十七公里,位于兴庆区西南角,凤凰南街和双医路交叉口的三角地。

裤裆巷

银川新城的福州南街北段,过去有一个俗气的名字叫裤裆巷。据说上世纪50年代,人们就这么称呼它。为什么叫裤裆巷呢?两条小巷从东南和西南汇集到现福州南街北口的一片空地上,呈现为丫字形的巷道,形状像裤腿而得名。朝东南走向的名为金家巷,朝西南走向的叫做赵家巷。昔日裤裆巷的故事,现有一棵残留的老槐树历历在目。裤裆巷的空地上是原来新城居民打牛奶的地方。每天早上六点半左右,四面八方的新城居民都会聚集于此,等待打好牛奶带回家。 

上世纪70-80年代,裤裆巷东南的金家巷曹长福大夫家,是银川象棋高手角逐地之一,棋手常在曹家博弈比赛。后来,城市扩建拆迁,曹大夫才退出家庭义务棋社的历史舞台。宁夏象棋高手,原新城蔬菜商店经理白高成,也是这里的老住户,满族,八旗驻军的后裔。家里老式的土平房,丝毫看不出旗人的住宅特色,只是老人口音上带有京腔的味道。两条巷子的居民,并不认同裤裆巷的称呼,向别人介绍住址,还是金家巷或赵家巷。只是银川的报纸上有《裤裆巷、贸易巷——市井百态、精打细算》一文,才勾起了老银川们怀旧的记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