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银川史料

羊肉街口

2017-07-14 10:49

羊肉街口是银川市的老地名,专指中山南、北街和解放东街交叉的十字路口及其周边区域。羊肉街口也是银川老城连接东西南北四个城门的交通枢纽,若不是银川古城偏西而建,绝对的城市中心。旧时的银川老城一片片的平房,站在羊肉街口可以看到东门、鼓楼、玉皇阁以及南门。为什么叫羊肉街口?有两种说法。 

第一种说法:现在的中山北街口至建材巷口,解放前的街道两旁全部设有羊肉铺面,还有货棚肉架及各种生熟羊肉摊点。沿北大街(现中山北街)北上至北门,街道两旁多是活羊栅栏,一群群的绵羊山羊,等候买主选购。每逢秋末冬初,活羊与宰杀后的鲜羊肉,摆放满街,铺面柜台,秤杆林立。如遇集市庙会,则来往行人熙熙攘攘,叫卖之声,此起彼伏。农历十月初一以后,羊制皮货上市,黑白小羊皮,二毛筒子,绵山板衣,挂满街旁,为冬季御寒的人们提供选择。旧时羊肉街口,两边的民宅是砖面土坯廊檐式的平房,几十户卖羊肉的商贩,在路边栽两个木杆子,上面用一个横杆固定,新鲜的羊肉用钩子挂在横杆上,旁边摆一个剁肉的木墩子,有批发也有零售。北大街口卖的羊和羊肉,肉质细嫩,远近闻名。附近的回民饭馆及熟肉铺子,更以清炖羊肉、清蒸羊肉、涮羊肉、烩羊肉、烩小吃、炒粉、滚粉、羊肉夹馍等来招揽行人客商。携带方便的辣羊肉和羊羔肉更是抢手,切块买回,用盐末蒜泥蘸食,香醇可口,不腻不膻。羊肉街口因此得名。 

还有一种说法:早在明朝,银川南大街北头路东建有一座清真寺,卖牛羊肉的商贩逐渐增多,当时人们称呼清真寺门前的街为羊肉街,路口就叫羊肉街口,后来虽然清真寺不复存在,但羊肉街口的叫法一直延续下来。两种说法的所指的卖羊肉的街口,正好是十字路口西北、东南两个相反的方向。第一种说法明显夸大其词,当时一个三万多人的小省城,连同郊区农民不足十万人,且不说逢年过节才吃羊肉的穷人占大多数,整整一条街的羊和羊肉卖给谁?第二种说法将时间跨度推到三、四百年前的明代,而从史料、资料和老辈人的传说中却无法印证。比较可信的是中山南、北街口曾经是买卖羊肉的地方,故称之为羊肉街口。因为老银川以商品买卖称呼街巷的比比皆是:砟子市,现朝阳街,买卖砟子煤炭的;青果市,现步行街南段,水果市场;糠市,现鼓楼北街,买卖米糠;芦席巷,现仁义巷,买卖芦席;米粮市,现民生街,粮食交易市场;草巷子,现中心巷,买卖草和草制品;木头市,现进宁南街,买卖木材;铁匠街,现利民街,打铁、钉马掌、制造铁质生活、生产用品。 

羊肉街口的出名之处还在于解放前坐落在现中山北街的马鸿逵官邸“将军第”。这是马鸿逵的父亲马福祥出任宁夏护军使时修建的,当时属华丽考究的仿古为主,兼带西式的建筑。门前东西向的街道两端,各建一结构精巧的木质牌坊。“将军第”是一座由三进院落的正院和隔街的偏院组成的大宅第。正院大门是一座具有中西合璧风格的砖木结构建筑。大门楼上镶嵌着一块石额,上刻的“将军第”三个字。马鸿逵自1933年入驻宁夏城(银川),到1949年银川解放前夕逃跑,他一直住在羊肉街口的“将军第”。还曾于1942年接待过来宁视察的蒋介石夫妇。解放以后, “将军第”几经演变,先是中共宁夏省委的办公场所,宁夏省建制撤销后,带有仿古样式,沾染封建主义剥削阶级色彩的房屋被拆除或改建,一百多间房屋成了几十户劳动人民共同居住的“大杂院”。上世纪70年代,这些“大杂院”也在城市建设改造中被拆除。现在的信义市场、军区二招、雪花大酒楼、八一巷等所在地,多少与“将军第”有些瓜葛。 

解放以后,东西大街改称解放街,南北大街改称中山街,它们的交叉路口人们依然按习惯称作羊肉街口。从一位资深记者的回忆中,可见上世纪50年代羊肉街口:在宁夏回族自治区诞生前的一个月,分配到宁夏日报社工作。第一次到银川,按照组织部门同志的指点,“报社到羊肉街口一问就知道了”。踏着银川老城的黄土碎石路,在几乎都是平房的街道上找到了羊肉街口,一个十字路口,更像是一个转弯路口,因为向东向北的土路更为荒凉,几乎没有汽车通行,所以给人的印象只是一个向西向南的转弯路口。羊肉街口没有羊肉,只有一家要踏三级高高的石阶才能进门槛的副食杂货商店,一家备有两个座位的理发店和一个以砖砌墙为门面的邮电局。在离羊肉街口不远的马路边找到了“宁夏日报社”,也弄清了“报社”的全部含意,由于银川再无其他报社,“报社”这个泛指名称也就成为特指名称了。 

上世纪60-70年代,汇聚成羊肉街口的四条街陆续铺成柏油路。国营或集体的粮店、菜店、副食店在低矮的临街平房中经营,老百姓凭着票证进行买卖。那时的羊肉是凭票限量供应的,对羊肉每市斤的价格如数家珍:绵羯羊五毛五,绵母羊和山羯羊五毛,山母羊四毛五,骚货羊三毛八。春节前在寒风中排一夜队买羊肉,许多生活在银川的中老年朋友,恐怕大多数有此经历。羊肉街口只是个传说。 

1971年在毛主席“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下,羊肉街口开挖了银川市区第一条防空洞,至今羊肉街口到东门的地下还深埋着混泥土浇筑的主干道。一位当年参加过开挖防空洞老同志,1971年10月底深夜写于银川羊肉街口的诗作:“城东灯火明,战士真英勇。锹挖地千层,锨铲土万斤。声响深夜空,劲动静晚星。红日东方升,朝霞洒工程。”可见工程之宏大,各单位抽调的几百人和专业的市政公司,编成军事化的连排班,以战士的身份夜以继日地工作(战斗)着,成就了银川解放后的首座防空工事。因为防空洞狭小,和平年代没有派上用场,被人们渐渐遗忘。 

银川市委、市政府在羊肉街口办公了多年,无形中提升了羊肉街口的人气指数。2007年8月随着银川市委和市政府迁往行政中心,原银川市委和市政府公交车站名称也做了改动,叫羊肉街口站,个别市民不了解其中的历史渊源,对站名更改为羊肉街口有些疑惑。时至今日,留在羊肉街口的标志性单位当数不断发展扩大,占据羊肉街口东南一隅的银川市电信局了。 

20088月份宁夏古方大药房搬迁至羊肉街口西北的大院里,施工人员在对该院翻建装修时发现一口古井,井內无水,并在井內出土两个粗瓷罐和残陶灯等文物。经文物普查人员现场勘测,此井井圈为整块青石凿刻而成,外径七十厘米、內口三十三厘米、高五十厘米;井圈以下深度约三米,井壁內的整块青砖无破损现象,保存完好。经对出土文物进行初步鉴定,两件粗瓷罐为取水器皿和一件残陶灯以及几件瓷器残片,均为西夏时期的瓷器。由此推断该井是西夏时期的一口古水井,说明银川老城是在西夏国都兴庆府的旧址兴建的。 

羊肉街口还有许多故事,留在几代银川人的回忆中,等待人们去挖掘。银川毕竟是一座古城,羊肉街口就是一个古老的地名。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