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银川史料

西马营

2017-07-14 10:57

西马营位于银川老城西北部,是现在银川中山公园的老名字。史载,西夏国李元昊建都兴庆府(银川)时,曾在此修建了以水景为主的元昊宫,“逶迤数里,亭榭台池,并极其盛”。大约是现在兴庆区民族北街以西,湖滨东街以北,凤凰北街以东,北京路以南的区域。随着西夏国的灭亡,党项族的四散飘零,兴庆府的衰败,元昊宫在元朝逐渐成为废墟,水面成了野湖。明朝在兴庆府原址缩小重建的宁夏城(银川),为北方九边军事重镇之一,宁夏城西北的元昊宫旧址,成为驻军都司和军马营房。明代《嘉靖宁夏新志》“宁夏城图”所标的“马营”,在振武门(小北门),也就是如今的民族北街以西。清朝时又成了汉族为主的绿营兵的军马驻地,为了区别驻扎在城外东北五华里(原红花乡满春村)满族八旗骑兵兵营的称谓,银川老城西北角驻军的兵营,人们称为西马营,城外八旗兵营称东马营或满城。直到1739年银川大地震,老满城被毁,八旗兵营迁到银川老城以西十五华里的新满城,东马营的称谓才退出历史舞台。经过康熙时代的军事打击、政治变革,清朝对全国的统治日趋稳固,宁夏城(银川)在清朝的版图中已由边防重镇成为中心地带的小城。1723年确立为甘肃省宁夏府,结束了三百五十年的军事卫所建制。西马营不再驻军了,留下一大片树林湿地。

1929年,宁夏建省之初,为纪念孙中山先生,继承其“植树造林,绿化中华山川”的遗志,省政府决定在省城西北的“西马营”旧址修景扩湖,改建为中山公园,占地面积四十七万多平方米,其中水域面积七万多平方米,成为宁夏城内最大的园林绿地。在中山公园建设的两层砖木结构的中山纪念堂,有一千多平方米,能容纳八百多人,也是当时宁夏的第一大建筑。1935年春天,主政宁夏的马鸿逵再度大力整修“中山公园”,在“中山公园”修建了宁夏第一个高级宾馆,取名“明耻楼”,专为接待国民政府的高级军政人员。当年蒋介石来银川的时候,曾在此楼留下身影。解放前,中山公园一直掩映在权贵的阴影当中,寻常百姓难以接近,人们依旧称其为西马营。 

西马营民间端午节抢香包

解放后,西马营回到人民手中,野湖也被整修一新,取名银湖。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一家人扶老携幼逛西马营,十分难得。尤其是端午节,西马营的游人如织,热闹非凡,民间自发组织的年轻男女抢香包是最精彩的看点。新时代,新思想,提倡自由恋爱。男女青年希望能利用端午节游览西马营之际,开开眼界,增进交流,最好能喜结良缘。端午节前,姑娘们就开始忙中偷闲,在家悄悄制作香包,为了表达爱意,她们把香包当做定情物,憧憬着能让“优秀青年”抢到自己的香包。桃形、动物形、粽子形、元宝形等香包样式,内包用香料填充,再用丝绸缝制,配以各色丝线线穗,精致漂亮,香味持久。在制作香包过程中,她们还相互切磋,互通有无。到了端午节那天,姑娘们把香包拿出来挂在胸前,在父母的陪伴下,一家人有说有笑地来到西马营。抢香包的场面妙趣横生,小伙子看到胸前挂着香包的姑娘,又符合自己的择偶标准,便会热情地去抢姑娘的香包。姑娘则羞羞答答,护着香包,钻到小树林,小伙子假借夸奖姑娘的香包,婉转表达自己的爱慕之心,姑娘如有相许之意,就半遮半掩地任凭小伙子抢了香包。然后,香包就算定情物,小伙子就会细问姑娘的家庭住址,主动相约登门说媒之日。姑娘若紧捂香包不让得手,小伙子就要知趣,另辟花径,重选心仪。现在老银川上世纪50年代结婚的老夫妻,有些就是当年在西马营端午节抢香包后,相识相爱,终成眷属的。直到1957年,老银川的西马营民间端午节抢香包活动,才在政治运动中悄然而止。

宁夏高等教育发源于西马营

19587月,中共宁夏工委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筹委会决定成立宁夏大学筹委会。为适应自治区工农业大跃进和教育事业发展的需要,在宁夏大学未建成前,先在银川师范、卫校和农业机械化学校的基础上增设师范学院、医学院、农学院三所学院。卫校校址,就在现在的宁夏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北面,而增设的医学院,设在卫校与医院之间的地方。农业机械化学校,校址是现在的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而当时建立的农学院,现在已成为了银川军分区的所在地。银川师范校址,就设在中山公园东北侧,当时的银川人把这块地方还称之为“西马营”。 据资料显示,师范学院招生规模最大,于是师范学院所在地“西马营”,也就成为了宁夏大学最早的校址。19608月,宁夏大学迁到了新市区,现西夏区文萃北街的宁大校本部,从此告别了中山公园西马营。

西马营的历史见证

文昌阁坐落在银湖北岸,俗称三层楼,建于清代,气势雄伟,是西马营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新增加的外围画廊,和焕然一新的彩绘,鲜艳夺目,在翠绿的林园中十分抢眼。文昌阁还是八里桥革命烈士公墓之前的革命烈士纪念堂,上世纪60年代带着红领巾,在文昌阁缅怀革命烈士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

鸣钟亭内的铜钟是明朝成化年间从西夏废寺中得来,公元1465年重铸,钟高七尺,周长九尺,重七千余斤。铜钟又称“禁钟”,双龙桥钮,造型别致,肩部的莲花瓣文一周,铭文清晰,字迹端正。传说此钟夜静不扣自鸣。清同治年间,赋“用铸炮火不能化,以八牛拽之不动”,鸣钟由此得名。同承天寺塔的“西塔倒影”,柳树巷(古楼南街)的“无柳成荫”一样,“银湖鸣钟”只是个传说。

西马营的北面和西面被底宽十二米有余,高达三丈五尺的明代古城墙围着。上世纪40-50年代,扒城墙的砖,铺路、盖房;上世纪60-70年代,挖城墙的土,脱坯、脱炕面子。这些仅仅动了银川老城古城墙的毛皮,残缺不全的夯土老城墙依旧发挥着公园西北围墙的作用。真正拆城墙的,还是官方的拆迁令,使古城墙毁于一旦。眼看城墙将夷为平地,有人说这是西夏古城墙,是文物,是古迹,如何珍贵。官方才有所醒悟,可惜只剩下现在中山公园西门南侧的几十米长,两三米高的残墙。被银川市列为保护对象,时常唤起人们对往事的追忆和历史的回顾。

岳飞诗碑既是西马营的应景之作,也是园林小品。文革时期被毁,1993年拨专款复建,重立于中山公园文昌阁之南。其实稍有历史知识的人都知道,岳飞所在的南宋,与当时的西夏国不搭界,中间隔有金国,岳飞与银川毫无瓜葛。树立岳飞诗碑过于牵强附会。

“镇黄牛”的传奇故事。中山公园横跨银湖石拱桥的西北有个铸铁牛,伏地昂首,栩栩如生,铁牛吸引着大批游人尤其是儿童的青睐。铁牛是19788月中山公园为庆祝自治区成立二十周年,仿制文革中被砸毁的铜牛重铸而成的,重达一吨。相传文革前的铜牛是唐朝武则天时期所铸。为防止黄河中下游一带遭水灾,铸一大铜牛放入黄河上游,黄河水便可安然畅通。武则天以镇黄河之用,亲自给铜牛取名为“镇黄牛”。经过几百年的黄河水冲,“镇黄牛”从青海上游不断前移,最终被搁浅在宁夏青铜峡。1950年春,青铜峡的老百姓在治理黄河时挖出此“镇黄牛”。当时宁夏省委宣传部即用汽车将铜牛拉回银川。19587月,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前,将铜牛安放在现中山公园玉带桥东头。19667月,“镇黄牛”在破“四旧”运动中,被“红卫兵”砸毁。

有几百年历史的“西马营”,历经沧桑。八十四年前虽然改名为“中山公园”,“西马营”的称呼又延续了半个世纪,直到上个世纪的70年代,才渐渐淡去,被“中山公园”取代。无独有偶,银川西部贺兰山脚下,有一个被葱葱郁郁林木环绕的小镇,七个自然村,住着两千二百多户西吉移民,因马姓居多,取名“西马银”。两处发音近似的地名,看似无啥关联,却因进入市区中巴车的通行,而有了难以割舍的联系。当看到中巴车上标注的“西马银”时,老银川人就会联想到西马营的过去,又想问问今天的西马银究竟是怎么回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