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银川史料

北 塔

2017-07-14 11:10

银川北塔,正式名称海宝塔,196134日就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因坐落在银川古城北郊,俗称北塔。北塔是一座九层十一级楼阁式砖塔,通高五十三点九米,由台基、塔座、塔身和塔刹几部分组成。北塔建在正方形的高台之上,台高五点七米,边长十九点七米。高台四周有青砖花墙,东面正中有石条阶梯直通北塔入口门。塔身平面呈方形,四壁出轩,每层四面设券门,向外略有突出,构成鲜明的十二角形。塔内为上下相通的方形空间,各层之间以木板相隔,沿木梯可登至顶层。塔身四面转角处悬有风铃,风吹铃响,神韵悠扬。北塔上端为砖砌四角攒尖顶,顶上置方体桃形绿色琉璃塔刹。北塔建筑风格独特,亞字形的塔身,四面的券门,众多的棱角,四角的尖顶,为中国古塔所罕见,被视为中国古代建筑的杰作。明清两代列为宁夏八景之一的“古塔凌霄”。登临塔上,塞上江南风光一览无余,“东有黄河一条龙,西有贺兰山宝疙瘩”。北塔是宁夏最古老的佛教建筑,历史上还被称作黑宝塔、赫宝塔,见证了银川平原一千六百年的沧桑。

海宝塔寺

以北塔为中心的佛教寺院,称之为海宝塔寺,一百年前曾称“海宝禅院”。寺院坐西向东,占地面积一万八千平方米。正门是三间歇山殿堂式山门,门楣匾额上“海宝塔寺”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是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题写的。进入山门,北侧是钟楼,南侧是鼓楼,正中的天王殿和大雄宝殿,与南北厢房共同组成一个天井院落,为寺院前院,系佛教活动的主要场所。中间高台上是海宝塔,塔座之西,穿过天桥,就是西面高台上的玉佛殿和卧佛殿,两殿与南北厢房又组成一个天井小院,是塔寺后院。台下是僧院,新建有牌楼。山门、天王殿、大雄宝殿、海宝塔、玉佛殿和卧佛殿,排列在一条东西走向的中轴线上,从东到西逐级升高。 

天王殿有抬脚的四大天王像,行家知道这是明代之后的雕塑。殿西有韦陀塑像,又称韦驮殿。大雄宝殿为寺院主殿,供奉的释迦牟尼三身佛,端座莲台,两侧是十八罗汉,其神态慈祥,造型各异,栩栩如生。大殿西面是观音菩萨塑像,亦称观音殿,香火不断。海宝塔耸立在大雄宝殿(观音殿)和玉佛殿之间,是寺院的中心建筑。塔西的玉佛殿,供奉着释迦牟尼玉佛像,这是1992年从缅甸请进的,身高一点五米,是用整块金香玉雕琢而成,整座佛像洁白无瑕,光彩照人。最西边是卧佛殿,卧佛长七点六米,神态安详,通体贴金,光灿夺目。佛陀十大弟子恭立其后,给人以端庄肃穆之感。海宝寺院的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景色秀丽。寺院四周绿树成荫,环境幽雅,现为我国开放的重点佛教寺院之一。

北塔的历史沿革

最早记载见于明代《弘治宁夏新志》:“黑宝塔,在城北三里,不知创建所由。”说明北塔的始建年代不详。明《万历朔方新志》记:“黑宝塔,赫连勃勃重修。”匈奴人赫连勃勃是南北朝时期大夏国的创建人,公元407年创建大夏国,431年被吐谷浑所灭。赫连勃勃尊奉佛教,崇尚建寺修塔,因此海宝塔先有“赫宝塔”之名。为什么是重修而不是创建?有专家推测,海宝塔(北塔)始建于后秦。因为大夏之前银川地区属后秦管辖,羌人姚氏创建的后秦佛教盛行,特别是后秦灭了后凉之后,还迎请天竺国高僧鸠摩罗什到长安,让众僧聚会,佛徒有主。并“营寺塔,托意于佛,公卿以下,莫不依附”,“州郡化之,奉佛者十室而九”。清代《乾隆宁夏府志》又记:“海宝塔……盖汉、晋间物矣。”清乾隆年间,闽浙总督赵宏燮撰写《重修海宝塔记》,对北塔及其寺院的历史作了考证:“旧有海宝塔,挺然插天,岁远年湮,面咸莫知所自始,惟相传赫连宝塔”。大夏国的赫连勃勃在位是公元407~424年,最早记载北塔的史书是明弘治年间,即公元1488~1505年,相差一千多年,所记也是传说,难以为凭。不过北塔因天灾人祸多次损毁,多次重修,是可信的。公元1055年之后,北塔与西夏党项人主建的西塔(承天寺塔)遥遥相对。史书记载: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秋,地震震塌北塔四层,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修复。清乾隆三年(1739)年冬,北塔再次毁于地震。现存北塔是清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重新修建的。重建时,少修了两层,并改以木梯从塔内盘旋至塔顶。

民国时期的1920年海原大地震,使北塔产生了缝隙。1942年逐渐裂成了大缝,人心惶惶。寺院通报政府,请求修复。当年农历七月二十二,蒋介石视察银川,并在宁夏省政府大礼堂主持召开了第八战区军事会议。会后,蒋介石在宁夏省主席马鸿逵的陪同下,乘车赴北塔,和银川的老百姓同游庙会。期间,马鸿逵汇报了北塔裂缝的事。据传说,蒋介石绕北塔一周,观看并抚摸了裂缝,还让马鸿逵在北塔的周围填湖造林,使土质改善,基础加牢。果然,北塔的裂缝逐渐愈合。民间则认为这是“天子”的神功。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曾多次维修北塔。1963~1966年,加固塔刹,安装避雷设施,并划定了保护范围,树立了保护标志,设专人管理。196310月,时任国家副主席的董必武来宁视察工作时,曾健步登上塔顶,满怀豪情,赋诗一首:

“银川郊北赫连塔,高势孤危欲出云;直以方形风格异,由于本色火砖分;登临百级莫嫌陡,俯视三区极可欣;田野农民皆组社,庆丰收亦乐清芬。” 

1977-1980年,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国家投资对北塔和寺院建筑进行了大规模的维修。采用拉杆,加固塔身,翻修塔座、踏步、扶梯、门窗。增建了温室花房,扩建和粉饰了围墙,修筑了通往北塔的柏油路。1982年设立了文物管理所。1984年盲目拆除文化街银川老二中院里的银川文庙时,把拆下来的砖瓦石块、木料等拉到北塔,修建了在文革中被毁坏的钟楼、鼓楼和后殿。1985年北塔移交宗教部门管理后,重建了山门、寺庙,并重新划定保护范围和建设控制地带。新世纪北塔开挖了北塔湖,修建了海宝公园。北塔在大银川的建设中,也“农转非”由农村进入了城市。

老银川的北塔庙会

北塔的庙会历史悠久,据说从西夏开始,明代盛行。每年的农历七月十五举办的北塔庙会,是老银川首屈一指的庙会,在方圆百里之内也很有名气。时间少则三五天,多则十天八日。城乡各界人士,银川周边甚至宁夏省外的平民百姓,从四面八方来北塔赶庙会。主要是烧香拜佛,烧纸念经,寄托对辞世亲人的哀思;并保佑家人平安健康、吉祥如意。伴随庙会的少不了摆摊叫卖的、唱戏打耍的、卜卦算命的,以及其它五花八门的行当。

上世纪30-40年代,北塔似乎矗立在一个半岛上,三面环湖,只有东北面有条陆路通往北塔。据说北塔庙会上烧香拜佛很灵光,为图个吉利,赶庙会的客人甚多。人们要去北塔赶庙会,银川城里人多数走水路,坐船去庙会,农村人为了省船钱,绕道陆路步行赶庙会的也为数不少。北塔庙会这几天,和尚们都来到寺庙里念经,希冀善男信女为寺庙多添些香火钱。若想在寺庙里为辞世的亲人超度亡灵,要提前约好为其念经的和尚。念经的内容和长短,要看施主的意愿和施舍程度而定。为了求得神灵保佑,有在北塔寺庙里吃斋饭的讲究。交些钱,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条幅上,称作画布施,然后得到一张饭票,便可以在寺庙里吃斋饭了。斋饭比较简单,一碗有白菜、萝卜、豆腐的素汤,两个蒸馍。赶庙会拜佛的来客,一般吃完斋饭才能离开。

北塔庙会搭台唱戏也很吸引人们的眼球,那时的“觉民学社”、“银光剧社”还有“新华舞台”(“小戏园子”)的唱角儿在戏台上轮番亮相,演出以秦腔、京剧为主的精彩唱段。过去没有电影电视,赶庙会的平民百姓大多也舍不得花钱到戏园子看戏,一年一次免费欣赏银川戏剧名角的机会,自然十分珍惜。台上的名角卖力,台下的观众叫好,人山人海,好不热闹。庙会里还有相当于幻灯片的拉洋片,靠着锣鼓踏板的声响,有节奏地变换着灯箱中的画片。观众多是土生土长的银川人,对洋片极为新奇,撅着钩子看热闹,喜笑颜开。小孩子们则大多喜欢去放皮影戏那边,幕布后的几个人舞动着手里的皮影,玩弄着银川人称之为“轴呼子”的小皮影人,且说且唱,把围观的孩子们逗得不亦乐乎。

人们逛庙会时,也能看到一对对的年轻男女,他们不是现在式的自由恋爱,是父母授意或媒婆提亲后,约好在庙会上见面的。为了看看外貌,彼此了解,借逛庙会之机男女相见。若是双方“相中”了,两人就一起到庙里烧香拜佛,许下心愿。逛完庙会道别时,男方要给女方买些东西,算是见面礼。若是相亲不成,或是再请媒婆补救,或是一拍两散;也有些青年男女成了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品。

亲历文革时的北塔

年过花甲的发小们,谈起“文革”时期去北塔的情景,记忆犹新。1968年伴随着银川军管,自治区革委会成立了,时常“打砸抢”和“武斗”的混乱的局面逐渐好转,社会秩序趋于正常。封闭在院子的中小学生走出了家门,我们开始学养兔子,到郊外给它们拔草挖野菜,北塔周边是光顾最多的地方。从民族北街的大湖(现湖滨西街以北,民族街以西,中山公园以东,北京路以南)湖畔步行,出了银川老城的小北门(现北京东路民族北街南路口),沿老城墙北的环城土路向西走,再转到与北塔对直的小路北走,有两三里多的路程,路的两边长满碱蒿。路边的排水沟里,隔三差五地排放着拦网,等候各种淡水鱼的撞网。荒芜的碱滩,加上零乱的浅湖湿地,彰显野外的苍凉。

走到北塔跟前,农田多了起来,野草野菜也多了起来。在大自然的怀抱里,认识了苜蓿、灰苕、锯齿草、苦苦菜、胖娃娃菜、猪耳朵草等野菜野草,受益至今。北塔外围的土房里,住着没有还俗的和尚。我们想看看和尚如何念经,到了他们的房间,一个老和尚用放大镜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情景,给大家留下深刻的印象。被红卫兵毁掉塑像的寺院殿堂关门了,北塔也不开放。我们利用避雷针的钢筋,爬上两三层,再钻窗户进去,奔向塔顶。据说能看到黄河,向东远望,一望无际的绿色农田,却看不见黄河的影子。南面银川城里大片灰土平房顶,与绿色田野的壮丽美景相比,真有天壤之别。

那时北塔西北有座“八.八烈士”陵园,埋葬着196788日积极参与文革派性武斗,在永宁大观桥遭伏击“牺牲”的“总指挥部”造反派。拨乱反正后,在造反派掌权时被定为“烈士”的名分没有了,这些丧生于“文攻武卫”的工人、学生,尸骨迁出了北塔,所谓“烈士”陵园也被夷为平地。

北塔湖的今昔

过去北塔湖的概念与如今不同,现在北京东路以北,中山北街以西,凤凰北街以东,多是湖泊湿地。湖水较浅,被高出的盐碱地,分割成一块块。靠近北塔的湖群,有人称作北塔湖。湖里长有芦苇和蒲草,湖中常见小鱼和小蝌蚪。北塔周边的湖泊湿地也是蚊子孳生泛滥之处,引得大小蜻蜓成群结队聚集于此。银川话将大个的蜻蜓叫“老虎召召”,招“老虎召召”是那个时代的时尚。孩子们先到北塔的浅湖里,光着屁股去“扣薹”,拆散相恋中的蜻蜓。再将雌蜻蜓用线拴住,招引雄蜻蜓。如果捉不到雌蜻蜓,则用黄泥将雄蜻蜓拦腰涂抹,以假乱真,让雄蜻蜓上当,也常常奏效。北塔湖招“老虎召召”,夹满手指的情景,随着时代和环境的变化,一去不复返。

北塔湖的新生,是在湖泊扩建之后,好像就在一夜之间把我们带回到老银川。北塔湖的敞亮浩大,芦苇丛丛,留下过去时光的回忆。湖边的芦苇丛里,蚊子依旧,中个的黄蜻蜓较多,大个的“老虎召召”少见了。比之过去,垂钓者比比皆是。上世纪70年代以前,银川人一般不吃被视为“鱼孙子”的小鱼,钓鱼者微乎其微。钓具与现在相比,土的掉渣。两三毛钱买一根长竹竿,一根鱼线或麻线。一枚缝衣针,煤油灯上烧红折弯,就是鱼钩。鱼漂是用高粱杆或鸡毛管自制的,铅弹是也用牙膏皮自己烧炼的。北塔湖群的鱼多、贪嘴、又傻,容易上钩。来自南方和沿海的新银川人更是技高一筹,撒网捕鱼、粘网罩鱼,让垂钓者望尘莫及,让老银川们大开眼界。

海宝公园因北塔湖的之故,又称北塔湖公园,一眼望去湖面波光粼粼,春夏秋天可垂钓划船,冬季可滑冰玩雪。北塔湖还是野外游泳者的好去处,天热扎堆耍水,天冷冬泳逞强。北塔湖公园有树有水,空气清新,北塔在湖水中的倒影,勾画出和谐安宁,成了银川居民晨练、休闲、健身、游乐的又一理想场所。北塔湖也成了湖畔成片的高楼小区的招牌。当你看到被城市高楼包围的北塔湖,又向往原生态的北塔湖,希望城市发展留下老银川值得回味的地方。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