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银川史料

老银川的师范附小和二中附小

2018-02-28 09:48

上世纪的银川古城,四道城墙,六个城门,人们习惯称作老城。四条环城路,现在都有了新名称。东环路叫清河街,南环路叫南熏路,西环路叫凤凰街,北环路叫北京东路。 

银川师范附小 

老银川的师范附属小学,位于文化街与民族北街交汇处的西北。前身系朔方高等小学,1919年改为甘肃第八师范附属小学,1920年改称宁夏省立第一师范附小,抗日战争时期一度停办。新中国成立后,恢复为宁夏师范附小,1954年改为银川师范附小,1969年又改为银川市七年制第一小学。1975年新建的银川市第十五中学,占去了学校的南面。1978年北面的小学,改为银川市第二十一小学,从民族北街进出。1979年成为宁夏教育厅直属小学。2006年由原银川四中、十五中整合的银川十五中,搬到了位于文化东街老银川二中校址。二十一小扩充到文化西街,基本恢复到老附小的占地规模。 

老银川师范附小每个年级四个班,教室多是安着玻璃窗的新式平房,还有黑板、电棒,与家里的老住房截然不同。主课叫 “语文”“算术”,仿苏联的教学模式,每班三十五六个学生,学习成绩是五分制,二分不及格。图画课特别爱画冒着黑烟的大烟筒,象征着工业发展。冬季取暖的炉子,装有伸出窗外的铁皮烟筒,让习惯了土炕炉子取暖的小学生很羡慕。学校的操场是土质的,因为离北边的大湖很近,常常泛着白碱花。篮球、足球、乒乓球,新式的体育项目。踢毽子、跳皮筋、滚铁环算是传统体育项目,还有“打老牛”、“斗鸡”等玩项。课间课后,在操场上教室前,随处可见参与这些活动的孩子。 

1959年兄长报名到银川师范附小上学,第一天开学,因为高兴,上了一节课就跑回家,说他放学了。母亲告诉他到中午才放学,现在是下课,他又匆匆跑回去。好在师范附小离家不远,也没误事。还没到上学年龄的邻居小伙伴,处于羡慕和好奇,悄悄跟哥姐们去师范附小,在教室外面听他们上课。那时车稀人少,都是步行去上学,学校没有什么保安铁门,社会上也没听过什么拐卖儿童,没有家长送学接学。小伙伴们在附小教室外,学会了第一首儿歌,“太阳光,金亮亮,雄鸡唱三唱。” 我们盼望着早早长大,跟哥姐们一样,“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上小书包?我去上学校,天天不迟到,爱学习爱劳动,长大要为人民立功劳。” 

银川二中附属小学 

同在文化街的银川二中,为响应教育改革的号召,1960年试行十年一贯制(小学五年,中学五年)而附设的小学部,称“银川二中附小”。招生三届,每届四个班,在二中院内的窑洞式教室上课。二中后院的大操场,周边也是常泛着白白的碱花,给小孩子留下很大很远的感觉。文庙门前的石刻大乌龟,小同学们常趴在上面嬉闹。二中附小与师范附小最大的区别是:师范附小和银川师范两校分开,各占一方。二中附小与二中混在一起,互相影响,搬迁小学摆上了日程。 

1964年秋季,二中附小搬到山河湾后巷的两层新楼,改名为银川市第十五小学校。宽敞明亮的向阳教室,崭新的斜面掀盖式课桌,条状小靠背椅,成为当时银川市硬件条件最好的小学校。加之由北京支宁教师和师范毕业生为骨干的师资队伍,全市唯一的全部五年制小学。师范附小和实验小学当时只有少部分五年制班级,多数还是六年制。十五小所在的山河湾,前后巷形若字,连通着解放街、鼓楼街和民生街。老三届的学生却忘不了“二中附小”的根,毕业五十年同学聚会,选在银川老二中(现十五中)东侧的酒店。只是老校区已旧貌换新颜,半个世纪前的校容校貌,变成了酒桌上的回忆。 

上学之后一些课文至今还难忘。《手拍胸膛想一想》一课的“树老根多,人老话多。莫嫌老汉,说话罗嗦。”“手拍胸膛想一想,难道人心喂了狼?”“你爹你娘来逃荒,一根扁担两只筐。你那时饿得象瘦猴,三根筋挑着一个头。”“人心不足蛇吞象,好了疮疤忘了伤。” 

“党的话儿你要听清,心里就象掌上了灯。”一直记在心头。 

艰苦朴素永不忘 

1963年毛主席号召“向雷锋同志学习”。雷锋同志艰苦朴素的精神,一直鼓舞着那一代人。物质贫乏的岁月,每季有一套衣服都算奢华,大家以穿着朴素,补丁加身为荣。穿着缝纫机扎的补丁衣裤,让手工缝补丁的同学羡慕。当时加入少先队,要争取,学习好、表现好的同学才能带上红领巾。每学期都有同学新入队,记得我们五年级才成了“红领巾班”。“六一”儿童节和国庆节,要求穿白衣服蓝裤子,带着红领巾,参加南门广场的游行集会。同学向亲朋好友借衣服,已是家常便饭。 

那时的上学,课本都是小开版的,继承哥姐的书本,司空见惯。不是家里的老大,基本上穿不上新衣服,甚至见不到新书本。作业本正面用完用反面,绝不浪费。铅笔写短了,握不住,套个毛笔黄铜帽,加长继续用。考试的卷子,多时是老师用手工一笔一划刻在蜡纸上,再油印。若用打印机在蜡纸上打字,再油印,那是高级货。 

现在的小学生,都是双肩背大书包,各式各样。那时的书包多是单肩背的花布袋子,孩子们想往的军用黄帆布包,可望而不可即。铁质的铅笔盒,彩色的画面,学生的喜爱。记得家里没有铅笔盒,母亲给缝一个花布笔袋,质朴实用,弥补了买不起铅笔盒的窘迫。可是仍然牵挂着铅笔盒,常在百货商店的文具柜台前驻足留恋,希冀有一天拥有自己的铅笔盒。孩提时代的愿望,延续到成年。为人父时,每逢出差,看到样式新颖铅笔盒,就爱买之。一种梦想的追逐,一种情结的释然。子辈多余的铅笔盒原本想留给孙辈用,可现在又时兴各式各样的“笔袋”,铁质的铅笔盒基本退出了当前学生的需求。 

上学伊始,正值“低标准”困难时期。小学的低年级的往事,记忆断断续续,饥饿却在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伴着“大跃进”兴起的大食堂,将我们带到中心巷的商业大食堂。每逢放学,一群饥饿的小孩,就围在食堂的锅台边抢野菜吃。“刺棘芥”是一种边上长满刺的野菜,难吃难咽,扎痛咽喉。好吃和不难吃的野菜早就给人挖光了,只能用“刺棘芥”填肚皮了。渴望吃顿饱饭,企盼着春节过年。1962年以后,银川市的城镇居民粮食定量供应恢复了正常,十周岁以上的市民每月定量二十七斤,食油半斤。虽然脱离了饥饿,由于油水少,副食不足,小嘎子吃上两碗饭,在外面玩一会儿,肚子就又饿了。“半大小子,吃死老子”,一点都不假。虽然见面就问“你吃了吗?”的年代,已经远去,但是勤俭节约,不挑食、不剩饭的良好习惯,一直伴随着我们这代人。 

老银川的住房主要有三种,一是陈旧的立木房。条件好的“石灰搪墙砖墁地”,顶上糊着仰纸。多数屋内土地土墙,四壁灰污,顶棚早无,裸露出椽子和芦柴。家里子女多,没有专门的写字台,家家户户多是孩子合伙趴在饭桌上或炕桌上写作业。条件稍好的,有老祖宗留下的八仙桌。第二种是新式门窗的平房,或是空地新建,或是拆旧翻新。第三种是银川平原少见的斜顶瓦房,多是新开发的单位家属院。新平房瓦房的新式单扇门,取代了老式的双扇钌扣屋门;新式玻璃窗,取代了老式方格纸糊窗。新式的方桌,也是孩子学习的喜爱。那时的小学生,总忘不了提井水、点油灯、睡土炕、烧炭火的日子。 

银川从省城到自治区首府,一直在不断地建设。上小学时,主要大街铺成了柏油路,小巷仍是土路。从一年级开始,孩子上学、放学都是步行回家。下雨时小巷变成了水、泥路,裤腿一卷赤脚走,有时踩着玻璃出点血,遇上天冷更遭罪。看到大人雨天自行车陷在烂泥里骑不成,扛车步行,孩子们打趣道:“这叫自行车骑人。”高年级的时候,偷着学骑自行车,横梁的大自行车,孩子只能着骑。 

两个附小的周边 

文化街并非“学校林立”,只有师范附小和银川二中,加上后来新建的宁夏财校(现银基花园小区)和临近文化街西头的宁夏体校,总共才四所学校。那时的文化街,西到中山公园南门(现在光明广场南侧地名标志处)的牌楼前,东到中山北街毛巾厂前。与文化有关系的单位还有:新华社宁夏分社,宁夏京剧团、歌舞团等。最多的还是一个个长条形的居民院落,可称作“林立”。文化型庙宇有老二中院落的文庙,经常搭台唱戏的黑虎庙(现文化街与鼓楼北街交汇处西北角),60年代已被拆除,改成了卖煤的炭场。与其对面的文化街粮站,成为文化街中段街巷居民的生活源泉。靠近玉皇阁北街西侧的老看守所(现盛世花园酒店沿文化街一带),类似城墙的高墙大院,解放前是宁夏省高等法院的监狱,据说早先也是个庙宇。 

师范附小的北面是公安的警犬基地,再往北穿过尚勇巷(湖滨西街),就是曾以一汪碧水占据银川古城西北的大银湖,俗称大湖。同学们的耍水、钓鱼、招“老虎召召”和滑冰都离不开大湖。游泳,银川人叫“耍水”,孩子大多是从大湖的后沟(大约是现在隆湖宾馆的位置)里学会的,从狗刨到蛙泳,逐渐走向红花渠、唐徕渠。宁夏档案馆张久卿先生,经常写老银川的文章,他是1964年进入师范附小上学的。他说,宁夏最早的游泳池,就建在中山公园里面(约在今中山公园南侧门一带)。 

深秋,在割掉芦苇的大银湖钓鱼,蹲在在芦苇茬形成的草垛上,享受着鱼多、贪嘴,容易上钩的乐趣。当然,不小心滑入水中,弄湿衣裤,也是常事。银川话将大个的蜻蜓叫“老虎召召”,招“老虎召召”是小男生的喜爱。冬季湖水封冻,宽厚的冰面一直延伸到收割的苇丛边上,放学或放寒假常去大湖滑冰,站在大湖南岸(今湖滨西街)可一眼望到北边矗立的古城墙。上世纪70年代中后期,官方对填湖盖房兴致勃勃。短短几年时间,湖面曾有八十多公顷的大湖从银川老城消失了。1981年将尚勇巷改名为湖滨街,不知是一种愧疚,还是一种补偿。以“湖滨”命名的市场、体育馆、电影院等,也随之而来。老银川们真的怀念银川古城水面最大的大(银)湖。 

50年代后期兴建的建筑新村夹在师范附小老二中之间,从惠民巷出入。两校就近的民族北街,往南到解放街有新式的邮电大楼和百货大楼,银川仅次于新华街柳树巷的第二繁华地段。往北穿过湖滨街的大湖东侧叫“一工地”,区建一公司的前身。再往北,街西是湖沼湿地,街东是盐碱荒地。因铺路需要,后来成了用来熬臭油(沥青)的地方,烟熏火燎,臭味弥漫。小北门土城墙上的木质三脚架,十分醒目。学校西边,尚勇巷(湖滨街)通到中山公园东墙边(现在光明广场东北),进宁北街到大湖边上(现湖滨西街)自然就断了。 

孩提时代的游戏 

学习之外,玩是孩子的天性。那时玩的东西,现在有的还有,有的已不见踪影。比如打“尖”就非常有趣,一个两头尖尖的小木棍,在双方的“抄”声中,迎来接往,落地为定,丈量尺寸,以求胜负。还有拍烟盒,把烟盒纸折成三角形状,放在在地上,用手中的三角烟盒扇拍,掀翻算赢。现在的孩子都不玩这些了。上世纪60年代,银川中小学男生盛行弹珠子。珠子就是玻璃球,现在多用于跳棋的棋子。 还有“拍洋片”,有现在名片一半大的彩色图片称“洋片”,大概源于外国。那时叫 “洋”的东西很多,火柴叫“洋火”,肥皂叫洋胰子,西红柿叫洋柿子,蜡烛叫洋蜡等等。看小画书,孩子的喜爱。学校门口有摆的书摊,看一本一、二分钱,还要精打细算。女学生则是跐方、夹包、跳皮筋、踢毽子、玩羊拐。小方包是手工缝制的,毽子用铜麻钱、鸡毛管、鸡毛做成的,羊拐取自羊转骨,皮筋多是用车的内胎皮剪成的。跳皮筋时女孩子唱的童谣、儿歌等也很吸引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