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银川史料

穿越贺兰山

2018-05-07 16:00

贺兰山家乡的山  

贺兰山位于银川平原西部,南 北长 220 千米,东西宽 20-40 千米, 主峰海拔 3556 米。中国的山脉,大 多是东西或偏东西走向,准南北走 向的贺兰山脉,确属罕见。贺兰山 又是我国水系中内流区和外流区的 重要地理界线。贺兰山两侧山势不 对称,面临阿拉善高原的贺兰山西 侧,在腾格里沙漠长年累月的侵蚀 下,山势明显平缓。东侧以断层高 临银川平原,山体巍峨,崖壁险峻, 峰峦壮观。贺兰山著名的西夏王 陵、拜寺口双塔、滚钟口(小口子)、 苏峪口森林公园、贺兰山岩画等都 在贺兰山东麓。滚钟口的粘板岩, 质地细润,清雅莹柔,紫绿两色,天 然交错,成为深得文人墨客喜爱的 “贺兰石”。雕砚治印,色样独一无二,清代就有“一端二歙三贺兰” 之说。贺兰山东麓还分布着二十 多处岩画遗存,最具代表性的是 贺兰口(豁了口)的岩画。1996年 贺兰山岩画被公布为全国重点文 物保护单位。  

贺兰山有高山灌丛草甸、落 叶阔叶林、针阔叶混交林、青海云 杉林、油松林、山地草原等多种类 型的植被。有青海云杉、山杨、白 桦、油松、蒙古扁桃等六百多种植 物。动物有马鹿、獐子、盘羊、青 羊、石貂、蓝马鸡、王锦蛇、大鸨、 鹅喉羚等一百八十余种。1988年 贺兰山自然保护区被公布为国家 级保护区,面积六万多公顷。

“贺兰”,有人解释为蒙古语 “骏马”之意,贺兰山名似乎是蒙 古人起的,其实不然。“贺兰”这个 名字源自一千七百多年前的三 国、西晋时期,银川平原主要居住 着匈奴、鲜卑、古羌等民族。由于 匈奴贺兰部在银川驻牧年代较 长,“贺兰”也成了银川西部山脉 的山名。可见贺兰山的成名比蒙 古族的兴起,早了八百多年。蒙 语“阿拉善”就是贺兰山的音转。 唐代诗人韦蟾“贺兰山下果园成, 塞北江南旧有名”的诗句,也是贺 兰山成名之早的佐证。

宁夏著名学者高嵩及其女儿高原,经过多年严格考证后认为, 远古的不周山就是贺兰山,同时 也是远古华族祭祀的圣山。高嵩 认为,不周山在古代文献中多有 提及,但都无法给现代历史地理 学者明确指出它在什么地方。《山 海经》中“大荒西经”和“西山经” 里的三段文字,以及地理课本中 的《中国主要山脉分布图》里,可 以断定史书中所说的不周山地形 地貌只能在贺兰山和黄河银川段 找到对应。通过文字学、音韵学、 文献学,都可论证:远古的不周山 即现在的贺兰山。

银川一带的贺兰山有不少沟 口,除了前面提到过的滚钟口、拜 寺口、苏峪口、贺兰口,还有大家 熟悉的有三关口,通往阿拉善的 银巴通道。西夏王陵南侧的榆树 沟,银川最大的公共墓地;北侧的 泉齐沟,直通五十里长街北京 路。套门沟(干沟)则是银川唯一 的采石场。还有椿树口、大口子、 黄旗口、插旗口等。 

70年代的苏峪口

20 世纪 70 年代阿拉善左旗 归宁夏管辖,从银川到阿拉善左 旗,从苏峪口穿越贺兰山是最近 的途径。笔者随宁夏电信工程队 参加建设从银川到阿拉善左旗, 穿越贺兰山的电信线路工程。第 一站住在苏峪口林管所,会议室 支上帆布行军床,就是我们的临 时住所。贺兰山,家乡的山,真正 住在山里,还是第一次。感到新 鲜的是,清晨的洗漱,蹲在小溪 边,用着清澈的山泉水,十分惬 意。但是高山架线,却困难重 重。银川平原长大的电信工人, 爬山力不从心,还要立杆架线,每 天都感到很累很累。山里的天空 似乎格外晴蓝,看见白云绕在山 峰,飘在脚下,惊奇又自豪。辛劳 的工作,无暇顾及周边茂密的植 被,只有在休息时,才能领略到美 丽的自然风景。穿过贺兰山磷 矿,农垦石灰窑及家属区,还有一 个小煤窑时,明显感到与周边葱 绿的山体,秀丽的风光很不协 调。多数同志认为破坏了自然环境,少数“革命”同志不以为然: “为了生产需要,大自然也要服从 大局”。

面临银川平原的贺兰山苏峪 口,小岭大岭是其精华,奇峰峭 立,林壑幽美,森林资源丰富。石 缝里、泉水旁、羊肠路边、树木下 面,丛丛野草顽强地生长着,漫山 遍野,开出各色各样的花朵,招引 的蜂蝶在野花间飞来飞去。在山 清水秀的美景中,吃着自带的馒 头,喝着绕着巨石流来流去的泉 水,你会暂时忘掉山中工作的辛 苦。晚饭回营地吃,野生青羊(学 名岩羊)成了主要菜肴。大家开 始对吃野味还觉新鲜,几天之后 明显感觉到肉纹粗、膻气大的青 羊肉,与美味可口的家羊肉没有 可比性。在羊肉凭票供应的年 代,为了补充劳动强度大而消耗 的体力,青羊肉总比没肉吃强。

穿越贺兰山

记得第一次去勘察线路,苏 峪口林管所派来育林员老吴给我 们当向导。清晨的贺兰山,空气 十分清新。翻过几个小山岗,就 看见了陡峭的小岭。岭下的山坳 里是一大片森林,茂密的松树枝 叶遮住了阳光,使林中的光线变 得很暗。穿行林间,厚厚的松树 叶子覆盖着地面,踩在上面松松 软软,浓郁的松枝味充满了周围 的空间。原以为进了原始森林, 老吴告诉我们,这是新中国成立 后营造的新林。出林之后,树木明 显稀疏,除了松树,还有山榆、杨树 和低矮的酸枣树。山却越来越陡, 不用手攀,寸步难行。老吴在前面 开道,不停地招呼大家,示范如何 爬山。我们汗流浃背地攀爬着,张 着嘴,喘着气,爬爬停停,奋战了一 个多小时,终于爬到了山顶。

“山有多高,水有多长”,苏峪 口岭上岭下,涓涓泉水随处可见。 大岭山谷中的小瀑布,小有名气。 细流从十几米高的悬崖上跌落下 来,水花四溅,发出“噼噼啪啪”的 响声,令人神往。流淌的泉水吸引 着大家,纷纷把头伸向水中,美美 地喝了起来,甘甜清凉。再用泉水 冲洗着手脸,浑身的疲劳,顿时烟 消云散。突然发现悬崖峭壁上,有 模糊不清的浮雕。老吴说,这是蒙 古族凿刻的佛像,也有人说是西夏 党项人雕刻的。多年之后,有人刊 文称,他们在苏峪口山沟里发现了七处摩崖石刻。

正式施工开始了,立杆架线穿越贺兰山。立杆的工作,有老 师傅带着民工去干。大车小车能 通行的地方,先放下木质电杆,再 由民工抬到挖好的杆坑前,然后 立起来,埋土填坑。辛劳可想而 知。我们这些技工,负责架线。 野外单位经常搬家,沿着工程线 路换场居住。搬家的早晨,大家 把行李袋堆在院里。汽车送到我 们到石灰窑,六十多人开始步 行。山里走路多在山沟里,蜿蜒 曲折,稀稀拉拉的人群散落在满 是巨石的山沟里,拐来拐去还见 不上几个人。在小岭附近,树木 渐多,人群湮没在山林中,更觉得 人烟稀少。搬家之日不仅多走山 路,还要干活,往电杆上拿线。小 岭坡陡,翻山越岭将粗型铁线放 在电杆上,非常吃力。扛着大而 长的挑线杆,背着脚扣,能挑线时 用线杆,不能用挑线杆时爬电 杆。山里的铁线常常缠绕在树枝 上,费时费力。历经坎坷,架线翻 过了小岭,置身于“一朵朵白云绕 山间”。葱绿的森林,满山遍野的 野草野花,怡人的景色,让疲劳感 锐减。我们继续前进,干到大岭 下边的电杆,结束了全天工作。

建立在大岭南峰的苏峪口高 山气象站,有人向我们大声呼 喊。也许他们过于寂寞,看到山 下有人,总想说说话,聊聊天。工 友四人一口气登上海拔两千七百 多米的大岭主峰,西面的阿拉善 草原辽阔平坦,一望无际。东面 的银川平原隐隐约约,倒是贺兰 山东麓的雄伟气势,让人震撼。 工友们带着满身的疲惫,来到苏 峪口气象站。这里的同志很热 情,起身让座,端茶倒水。大家围 坐聊天,嘘寒问暖,互通信息。由 于还要赶路,不敢久留,匆匆告辞 下山。崎岖的山路上,又走了一 个多小时,才到了樊家营子。早 先樊家营子是明朝驻军戍守的地 方,清朝疆域辽阔,静谧秀美的樊 家营子从军营变成了客站。从宁 夏城(银川)到定远营(巴音浩特), 由苏峪口走山路翻越贺兰山,路人 多在此歇脚。现在还是银川登山 爱好者们探险寻幽的好去处。  

工程队没住樊家营子,而是 住在离樊家营子三十多里地的巴 音浩特公社金星大队。大家在樊 家营子休息,等候零零散散从苏 峪口过来的工友们到齐后再走。 翻山越岭兼干活,大家都累得够 呛,继续步行,明显力不从心。好 在贺兰山西面比较平缓,又是下 坡,还算省劲。留了几个人清点 人数,其余人员陆陆续续向山下 走去。翻过一道沟,林管所的汽 车在等候我们。坐在敞篷的卡车 里,甭提多高兴了。  

卡车走的这条路,据说在宁 夏省的时候,从银川到定远营,就 是经由苏峪口、樊家营子路段 的。1954 年宁夏省撤销,银川并 入甘肃,阿拉善和额济纳划归内 蒙古。这条翻山越岭的公路,也 因行政区划的变动,显得无足轻 重。加之山洪屡屡侵袭,断断续 续,无人修缮而废弃。尤其是东 段,已经看不到公路的蛛丝马迹。 西线有些地方还能部分通车,坐在 车上仍然可见旧日公路的迹象,山 势平缓,洪水偏弱,人迹罕见是其 得以保存之因。汽车走走停停,让 沿途的步行工友逐次上车,到了金 星大队的驻地,已近黄昏。 

参加“那达慕”  

第二天参加阿左旗的“那达 慕”大会,专程从银川赶来参加大 会的人很多,把贺兰山下用蒙古 包围起来的会场挤得满满当当。 “那达慕”大会是蒙古族历史悠久 的传统节日,每年七、八月牲畜肥 壮的季节举行。“那达慕”蒙语的 意思是娱乐或游戏,为了庆祝丰 收而举行的文体娱乐大会。“那达 慕”大会上有赛马、摔跤、射箭、歌 舞等活动。阿拉善的各族群众乘 车骑马,穿着节日的盛装,不顾路 途遥远,从四面八方赶来。那时 的“那达慕”大会,还是农牧物资 交易会。除了工业和农副产品 外,具有民族特色的牛羊肉及其 熏干制品,奶酪、奶干、奶油、奶疙 瘩、奶豆腐、酸奶等,很受人们的 喜爱。因为不收肉票和乳制品 票,银川的来客买走不少。 

 工友们被“那达慕”的宣传所 吸引,早早起来坐车出发。由于 不熟悉路程,绕道巴音城前往,结 果“起个大早,赶个晚集”,最精彩 的赛马、摔跤没看上。实际上所住的金星大队,距离“那达慕”大 会场仅有二十华里,步行一个多 小时的路程。回时有了经验,十 几个年轻工友,为了留下看“那达 慕”晚场电影《烽火少年》,没有随 “大部队”坐车回去。原来说好电 影散场大家步行走回去,正好有 一辆煤炭勘测队的卡车顺路,把 我们送到了金星大队驻地。  

从贺兰山到巴音

休息两天,继续电信线路的 勘测架设,这一段是从大岭到樊 家营子。山高路远,往返在林间 小路、山间小路和羊肠小路上,初 测复测,送工具,送材料,直到立 杆架线,劳心劳力,为银巴电信线 路畅通做贡献。天天奔波在山 里,时常能遇见气象站的同志。 看着他们牵着大黄狗,背着满筐 的蘑菇,穿越在山林之间,享受着 贺兰山的厚爱,真的很羡慕。我 们每天干完活,依旧步行到樊家 营子等车。

记得有一天中午一点多,就 测量到预定的大石沟,完成了全 天任务。大家沿着每天往返的路 线,陆续向樊家营子方向集结。 我们九个小青年自以为是,意欲 抄近道返回到公路旁,没有走原 路。远看贺兰山西麓山势平缓, 一道道山梁一直延续到山下。翻 越这些山梁,渐渐觉得不对劲,迷 失了方向。大家 意见不一,又分 成两拨,三拨,向 不 同 的 方 向 走 去。完全不像想 象的那样,翻过 山梁就能走到山 下,一个接一个 的山梁,看不到 尽头。真的在山 里迷路了。太阳 也渐渐向西落去,大家有些恐惧 了,深山有豺狼虎豹的印象从小 刻在心间,挥之不去。好在手中 握有标杆和钉标桩的大斧,还能 壮壮胆。有人主张登高峰,登高 望远,能辨清方向。谁知身在山 中,应了“这山望着那山高”这句 名言,每座山顶都高高在上,只能 看到山峦相连,无法辨认方向。 转来转去,大家有些懊丧。忽然 看见远处有两个拾蘑菇的女人, 她们肯定住在山下,远远跟着她 们,走出困境。采蘑菇的女人一 家,就住在羊圈旁的土房里,她们 是金星大队的牧民。此时大家已 在贺兰山里头转悠了两三个小 时。为什么会迷路呢?后来才知 道,由于所处的贺兰山位置不同, 位于贺兰山以西的阿拉善人喜欢 从贺兰山看日出,位于贺兰山以东 的银川人喜欢从贺兰山欣赏落 日。至今,许多阿拉善人到了银 川,因为相反的方位,也会出现迷 路的情况。

金星大队基本在贺兰山西坡 的草原上,离巴音浩特城三十华 里,蒙汉杂居的牧业队,有一小部 分山坡地种植饲料粮。牧民家家 有羊,家庭副业主要是捡山货,采 蘑菇,挖发菜等。由于人口少,收 入颇丰。大家对金星的印象都比 较深刻,因为天天能吃上羊肉。 后来搬到贺兰山哈拉乌林管所居 住,对金星大队的羊肉还耿耿于 怀。九月的贺兰山常常被雾气笼 罩,站在山下看不到蓝天;站在 山顶,下面云遮雾挡,云中生出 一座座山峰,好像我们来到了天 上。穿越贺兰山,线路走在戈壁 草原上,进度明显加快,工程也 接近尾声。九月中旬从哈拉乌到 巴音浩特,结束了一个多月的穿 越贺兰山。

贺兰山的西夏王陵、滚钟口、 拜寺口双塔、苏峪口、贺兰山岩画 以及阿拉善一侧的南寺、北寺等, 现已辟为旅游景点。今非昔比, 景观焕然一新。贺兰山这些自然 原始,野味十足的沟口山坡,已经 成为历史。东有黄河一条龙,西有贺兰山宝疙瘩。    

                                                                                   (作者单位:银川市公安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