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银川史料

银川得名的由来

2018-11-07 16:31

银川是著名的塞上古城,建城以来,已有2000多年历史。其城址几经变迁,城名也屡次更改。自元初设 宁夏府路以来,至明、清、中华民国,这里一直被称为宁夏(省、路、镇、卫、道、府、县)城。直至1947年4月,才 正式定名银川市。

宁夏省城取名“银川”作为地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银川”作为古地名,最早见于《新唐书·地理志》:“银 州银川郡。”这个银州和银川郡故址在今陕西省米脂县境内。又《读史方舆纪要》载,北宋崇宁四年(1105 年),“仍置银州,五年废为银川城,金为银川寨”。这个银川城和银川寨其实是北宋时期修筑的永乐城,故址 也在今米脂县境内,但两者所记述的并非一地。由此说来,唐宋时期的“银川”一名,并不是现在宁夏的银 川。但是,今天的银川地区,古为灵州和朔方属地,史书中常以灵夏、银夏、麟夏这样的地名,泛指今宁夏和 陕北地区。这里所称的“夏”指夏州,故址在陕北,但灵夏、银夏地名的频繁出现,说明宁夏、银川地名,与古 代地处陕北的夏州、银州等地名有一定的联系,也说明宁夏早就与“银”字彼此相连,密不可分。

宁夏和银川地名,与党项羌族拓跋氏的割据势力也有一定的联系。早在唐代,今陕北地区成为拓跋氏 的割据势力中心地带,而到西夏立国前,陕北更是宋与 拓跋氏割据势力交战的主战场。北宋太平兴国七年 (982年)十二月,党项拓跋首领李继迁试探攻夏州,从 此宋夏正式开战。北宋雍熙二年(985 年),银州(银 川)郡城被党项军攻取。北宋至道三年(997年),李继 迁收复陕北银、夏等“故土”后,并未因此停止对北宋的 军事行动,还主动向西发展,将夺取北宋西北重镇灵州 52 作为首要目标。北宋咸平五年 (1002年),灵州失守,成为西夏政 权的临时都城。北宋天禧四年 (1020 年),李继迁儿子李德明把 统治中心由灵州移至怀远镇,并 将怀远镇更名为兴州(今银川 市)。北宋明道二年(1033 年)五 月,李德明儿子李元吴升兴州为 兴庆府。夏大庆三年(1038年)十 月,李元吴正式称帝,国号大夏, 改元天授礼法延祚,史称“西夏”, 建都兴庆府(今银川市),从此银 川市有了兴州、兴庆府的名号。 可见,后来宁夏地名出现与党项 贵族建立西夏政权有直接关系, 自然与大夏、夏州这样的地名有 关,由此而论,银川与银州也有必 然的联系。或者说,因为党项贵 族的西进,以及西夏政权的建立, 这个民族将与“夏”“银”有关的地 名也移植或带到了今宁夏地区。

考证地方历史文献,因西夏 建国的原因,一些文人、官员常以 夏州含射宁夏,也以银州、银川来 隐喻宁夏城(今银川市),这在明 代表现尤为突出。如明按察副使 曹琏的《西夏形胜赋》文章开头第 一句就是“翳夏州之郡”。结合文 题来看,文章所谓夏州,就是指古 西夏,也是指明代宁夏镇城,因为 文内所提到的“带河渠之重阻” “水旋绕如环雍”,以及“园开丽 景”“灵武秋高”“蠡山之云”“贺兰 晴雪”“汉渠春涨”之景观都在宁 夏境内,可见此文以夏州代指兴 州即今银川市。在山西省《永济 志》中所载《重修河渎海神庙记》 的记文中,所提到的捐修人郭之 琮曾于明天启五年(1625年)任宁 夏巡抚。而记文对此载述是:郭 之琮“开府银夏”,又以“银夏”指 代明朝时的宁夏和宁夏镇城。 

明朝还有一位宁夏巡抚王崇 古,于嘉靖四十三年(1564 年)赴 任,他在㈦匕风行别总戎吴西台》 留下了“三年肩我靖朔银,九秋驱 驰丹心竭”这样的诗句,又以“朔 银”代称明疆宁夏和九边重镇的 宁夏镇城。朔,显然指宁夏全境; 银,则具指宁夏镇城了。这时在 诗史、文章中所提到的“银”和 “夏”等字和词,还基本泛指宁夏 全境,尚无明确的地名意义。

而宁夏地方文献上出现“银 川”一词,最早在明万历末期,距 今约有 400 年的历史。明万历四 十二年至四十六年(1614~1618 年),刘敏宽任三边总督,他的《秋 日杨楚璞中丞抚临良晤长城关四 首》中有“俯凭驼岭临河套,遥带 银川挹贺兰”之句。诗中所提到 的“银川”已不是以古银州或古银 川来进行隐喻射比古兴州和宁夏 镇城了,因为诗句写到了河套,并 与贺兰山同时出现,所描写的长 城或黄河就如同两条带子,不仅 “遥带”着“银川”,而且还“挹”注 着“贺兰”。诗中的“银川”,已实 实在在确指宁夏银川平原或宁夏 镇城了。当然,直至明朝后期,仍 然没有以“银川”确指镇城,所以 镇城之内也没有出现以“银川”命 名的情况发生。清代以后,人们 开始纷纷看中“银川”一词,并渐 渐在宁夏大地上广为使用,又从 河西灌区慢慢收缩而具体定位到 宁夏城的一点上,最终完全成为 这座古城的别名和代称了。 

清康熙年间,“银川”一词的 涵义发生了质的飞跃,从一个较 为含糊的咏景词变为较明确的地 名。康熙四十七年(1708 年),宁 夏监收水利同知王全臣在《重修 汉延渠暗洞》诗中云:“唐徕西绕 兰山麓,汉延绵亘唐之东。…… 曾闻河源来自天,一曲伏流路几 千。或是天公聊小试,暂移鳅穴 到银川。”康熙时,有个翰林出身 的宁夏人解震泰,在他的《游贺兰 山》诗中也有“黄河一带宽,城廓 渺如舫。银川亦寥廓,微茫但一 望”之句。在这些官员和文人眼 中,“银川”一词,虽多为咏景,但 也主要指引黄灌溉平原。 

在王全臣之后,较早将“银 川”直接作为地名来使用的是通智。他是清廷兵部侍郎,雍正四 年(1726年)奉旨到宁夏主持修凿 惠农、昌润二渠。雍正七年(1729 年)渠成,他亲自撰写了《惠农渠 碑》,碑文开头即说:“黄河发源于 昆仑,历积石,经银川,由石嘴而 北……”可见这里的“银川”已作 为宁夏城的别名在使用了。宁夏 古城以“银川”代名,真正出现在 清康熙、雍正之际。银川一名最 初是在上层人士间开始流传的, 至乾隆年间方在民间盛行。   

乾隆十八年(1753 年),宁夏 知府赵本植在府城西门内创办银 川书院,这是首次以银川作为宁 夏府城的别名来正式命名一个半 官方机构。赵本植所聘的家庭教 师汪绎辰,又于乾隆二十年(1755 年)完成《银川小志》一书,这是以 “银川”代替宁夏府地名的第一部 重要文献。此后,各种带“银川” 的古诗文及其他历史文献层出不 穷。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纂修 的《中卫县志》的《边防考》首称 “中卫实银川门户”。当时地方上 一班官僚士绅、骚人墨客附庸风 雅,在诗词文章中频繁引用,使 “银川”这一别名、雅号成了风行 一时的时髦词儿。咏景诗中有 它,如朱适然《河带晴光》中的“银 川凤物美如何”,孙良贵《官桥新 水》中的“水近银川堪鼓楫”,吴复 安《青铜禹迹》中的“银川锁钥此 称雄”等;碑记中有它,如张若敏 《龙神庙碑记》中有“中邑夹河而 治,决引灌溉,据银川之上游”句, 罗经权《马上将军纪功碑记》中有 “银川沸腾,则金城亦圮”句等;牌 坊上也有它,如中卫县城西三里 的美利渠旁,有一坊大书“银川门 户”四个大字。中华民国时期,宁 夏省中还出现以银川为名的剧院 (银川舞台)、书店(银川书局)等 等。“银川”之称,已渐渐家喻户 晓,被宁夏城乡民众所接受。当 然,“银川”除了已具有城市或地 区的地名意义外,似仍可看作含 有黄河及灌溉平原的初始意义在 内,真可谓一语双关。

此外,银川自古有凤凰城的 美称。为什么又称凤凰城,民间 有多种传说。很久以前,贺兰山 飞来一只凤凰,见此地黄河横贯, 麦浪翻滚,好不秀丽,堪比江南, 遂不忍离去,最后化身为一座美 丽的城市——银川。说起“凤凰 城”来,一些老年人至今还指指点 点。银川城东门外高台寺是凤凰 的头,头挨在黄河边,高台寺旁边 有两眼井,那是凤凰的眼睛;城市 中心的鼓楼是凤凰的心脏;西塔 和北塔是凤凰的两只爪子;西马 营里花草遍地,树木成荫,那是凤 凰的尾巴,而且凤凰的尾巴长得 一直拉到了贺兰山上。凤凰城可 能传说于西夏时期,因相传西夏 时期的都城兴庆府(今银川市) “以为人形”,加上城东的高台寺, 使兴庆府整体形似凤凰。其实, 凤凰是一种幸福鸟,凤凰常常为 人类造福,所以哪里有凤凰,哪里 就有幸福。将银川称为“凤凰 城”,反映了人们的一种美好向 往,祝愿银川美似江南,山是绿 的,原是平的,水是清的,人长得 清秀健壮,生活和谐富裕。总体 而言,银川作为地名,有对历史地 名的传承,也有来自对“塞北江 南”美好地理景观的描绘。由于 其涵义丰富,音韵响亮,1944年给 宁夏省城改名时,弃用“朔方”“怀 远”等旧名而选中“银川”,并成立 银川市政筹备处,银川市作为法 定地名正式出现。1945 年,宁夏 省政府宣布正式改名银川市。 1947年4月,正式成立具有行政建 置意义的银川市,并一直沿用至 今。同样有了凤凰城的传说,道出 了这座千年古城美丽丰富的文化 内涵。1984年在银川老城西门入 口处,建起了一座凤凰碑,纪念 那只传说中的凤凰,凤凰碑也就 成了银川市的标志。凤凰碑两侧 南北向大街也因此被命名为凤凰 街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