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银川史料

东花园与西花园

2020-10-29 15:05

银川的东花园与西花园,一个在兴庆区的老城,一个在西夏区的郊外。名称相近,相隔甚远,究竟是怎么回事?

东花园

东花园原位在银川老城新华东街与中山南街十字路口西北,今新华饭店一带。查阅有关资料,据称明代是庆王府花园。清代时,先是宁夏城外东北老满营的将军府花园,1739 年毁于大地震。震后的新满营改建在新城后,将军府花园搬到了现在的怀远东路,称“西花园”。老城重建的“东花园”成了宁夏县衙门所在地。1929 年设立宁夏省,1932 年东花园改为宁夏省法院的办公地点。

新中国成立后,东花园开辟为银川市总工会下属的工人俱乐部,开设了图书馆、游艺室、阅览室等,成为劳动人民读书学习、竞技娱乐的地方。笔者记得 20 世纪 70 年代中期,还在东花园参加过银川市职工业余象棋比赛。老银川们对东花园的描述也各不相同,有人说花木繁茂,景致幽雅,建筑布局紧凑。最使人难忘的是四周那高大挺拔的白杨树,引人注目。尤其是冬季,明显成了喜鹊、麻雀的乐园。有文章说,从城外流来的一条小渠,很讨孩子们的喜欢,大家叫“风水渠”,东花园的一道风景线。风水渠水面不宽,水也不深,但清澈见底,碧波涟漪。孩子们在渠边玩水,捉蜻蜓,趣味无限。渠水由城外的红花渠补充,从新华街东头的城墙洞流入王爷府的东花园,补充的渠水,起初是黄色的,慢慢就澄清了。旧时的老银川城,东面出城的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从解放东街出东门(现在解放街清河街交叉路口)。新华街向东有城墙相隔,是不通城外的。

还有文章回忆:东花园里有绿油油散发着湿润气息的草地,有五彩缤纷的芍药、月季、玫瑰,还有小径两旁争奇斗艳的山竹花,蝴蝶在花丛中翩翩飞舞。茂密的榆树、杏树、桑树上,总有小鸟唱着欢快的歌曲。孩子们玩跷跷板、荡秋千,爬到假山的大石头上看蓝天上的朵朵白云,那么惬意。笔者所接触的东花园,除去笔直的白杨树和几排平房,看不到花园的美景。也许时过境迁,东花园变了样。

20 世纪70—80 年代的东花园一带,还多是住家户的平房院落,没有柳树巷(现步行街)的热闹。中山南街对面的宁夏日报社,是离东花园最近的大单位。《宁夏日报》历史上曾有两次创刊,1949 年 9 月 23 日宁夏省会银川市和平解放,11 月 11 日《 宁夏日报》创刊,成为中共宁夏省委的机关报。12 月 21 日,《宁夏日报》开始启用。毛主席亲笔书写的《宁夏日报》报头,沿用至今。1954 年 8 月宁夏省撤销,8 月 31 日《宁夏日报》终刊。1958 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宁夏日报》于 8 月 1 日再度创刊。宁夏日报社几十年来,一直在老东花园斜对面,新东花园北侧。只是报社建筑跟着银川市的发展而更新换代,老旧模样荡然无存。

  70 年代一位棋友找对象,初次见面,领着姑娘在新华街一带逛游。中午在东花园附近的小饭馆吃饭,要了两碗羊肉臊子面。对象吹了,姑娘嫌棋友太小气。介绍人问棋友为何不要上两个炒菜一碗汤,再来两碗米饭,皆大欢喜。那个年代,下饭馆就是一种奢侈,按介绍人所说,既显大方,又吸引姑娘。棋友却按照下棋高手的思维说:“羊肉臊子面多好,又有肉,又有菜,又有饭,又有汤。”介绍人就此向姑娘解释,适得其反,姑娘认为是“棋傻子”,找不成。东花园因此给银川棋界留下说笑的话题。

1997 年春天,银川市重建东花园。新建的东花园与老东花园一街之隔,从原来的新华东街与中山南街十字路口的西北移至东北。新修的东花园,面积要比原来的东花园小得多。有花草树木,有石头垒成的假山,有小桥流水,闹市中的微公园。

东花园就近的新华街

20 世纪 50—60 年代的新华东街多是平房,楼房有银川剧院、银光电影院、人民电影院和两层的黄鹤楼饭馆。1972 年新华街又新盖了著名的“新华百货大楼”。70 年代末 80 年代初,东花园跟几个老城门一样,从老银川城消失了,在原址上盖建了新华饭店。城市绿地的东花园离开了新华街闹市,但东花园的旧模样,依然留在老银川的记忆中。

我们的孩提时代,对东花园兴趣不大。新华街的三个电影院吸引孩子们的眼球,位于新华购物东侧的银川剧院,曾是银川影剧院中最具代表性的建筑。银光电影院位于现在王府井百货东方红店所在地。门前的建发东方红广场,旧称“纪念堂”。银川小嘎子赢珠子的聚集之处,老城高水平的弹珠子场景,让孩子们驻足观望,流连忘返。“文革”期间,银光电影院经过翻新改造,添置了舞台,扩建了门面,换上了革命性的名字“东方红影剧院”。人民电影院位于现在新华东街的金凤凰电影城,银川最早的电影院。

坐落在现在新华街“同福大饭店”的东风浴池,也是银川市民的喜爱。那时家里没有洗澡之处,逢年过节到大澡堂洗个热水澡,超级享受。有文章回忆说:1953 年这儿的私人洗澡堂称“永义池”。由于银川城市人口不断增加,洗澡成了银川人的一大难题。为了解决银川人洗澡难的问题,银川地委、专署发出倡议,号召机关干部、市民群众踊跃集资,在很短时间内就募集齐了修缮资金。用在“永义池”的扩建和翻修上,使其面貌一新,成为银川市唯一的一家大型浴池。重建后的浴池无论从营业面积、服务设施还是环境卫生等方面都比过去上了一个档次,基本解决了银川人的洗澡需求。随后,在公私合营中“永义池”改名为“人民浴池”。“文革”期间,“人民浴池”改名为“东风浴池”,搓背、修脚等被认为是封、资、修的服务项目被取消。随着银川市区人口的持续增长,加之当时的居民住房没有洗澡之处,洗澡之难,可想而知。逢年过节,洗澡排队两、三个小时,司空见惯。“文革”后,“东风浴池”又改名为“银川浴池”。

东花园的饮用水

过去的银川老城尽管水位高,打井方便,但实际上只有城西的甜水井能供居民饮用,城东水井的水质有些苦涩,只能做洗涮之用。城东居民的饮用水主要来源于西府井、高台寺井这两口水井。从民族街到中山街的居民,饮用水基本上都靠买着吃,东花园一带也是如此。记得卖水人将汽油桶改造为大水桶,平卧在胶轮架子车上,水桶后留一个出水口。出口接一截轮胎内胎当水管兼水龙头,不放水时,胶管叠扎,放水时松开扎绳,内胎对准水桶,放满为止。

1958 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后,银川市政府从改变和提高城市供水面貌,解决市民饮用井水不方便出发,决定成立银川市自来水公司,随后投资在银川东门处兴建了银川市第一家小型自来水站(当时叫水管会)。由于供水能力有限,远远满足不了人们的用水需求,水站采取卖水票按时按点供水。每天一到供水时间,人们提着大小水桶排队买水。东门、东花园一带的居民,首先用上了干净卫生的自来水。

西花园

远在西夏区(新市区)的西花园,是 1739年大地震后,新满营重建在新城而新建的将军府花园。因为老城的将军府花园,称作“东花园”,对应而生了“西花园”之称。据说,先后有多任满营将军使用过这个花园。

西花园的方位,大约在怀远东路西花园巷两侧。原先面积约有十余亩,四周有黄土整成的土围墙,园内外种植杨、柳、桃、杏、葡萄等树木花卉。园中筑一高台,台上建有亭台楼阁,原名为“一览楼”,俗称将军楼。清末改朝换代,西花园成为顽固抵抗新满城清军的殉葬品,人们现在只能看到巷边“将军楼”旧址小亭。老银川看到的 60—70 年代的西花园,大约是现在铁路医院(宁夏三医院)的位置上。有墙有院,有高大招摇的白杨树,只是里面住着解放军,孩子们进不去。什么风景?六七十岁的老银川,很少有人看到。

西花园的实际面貌,多是道听途说,没有资料,没有图片。如同新满城的城门庙宇,20 世纪20—30 年代就不见了踪影。为什么要拆新满城的城门、城墙和庙宇?为什么要拆西花园?“将军楼”真是西花园的遗存吗?说法不一。如今的“西花园”,只是一个地名。西夏区设有西花园街道办事处,还有西花园巷,西花园商场等。

公安局的西花园派出所也是个老单位了,过去在西花园无名小巷的深处,平房大院,现在搬到西花园火车站对面西南角。西花园是西夏区人口最多的街道辖区,2017 年总人口就突破了五万人,男女性别比 96∶100,女性居多。

银川西花园机场

西花园机场是宁夏历史上建在银川的第一个机场。1935 年修建,机场跑道为碎石,是一个军用机场。1945 年又对跑道进行修缮,跑道铺上了碎石细沙,建成临时机场使用。机场在 1949 年9 月至 1958 年 9 月期间被停用。为迎接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西花园机场在 1958 年被重新修缮。新的西花园机场拥有一条长一千四百余米、宽四十米的砾石跑道。10 月 20 日中国民航一架客机在机场降落,机场正式恢复通航。随着社会的发展,机场也不断地完善。1986 年 9 月,机场完成了扩建,成为 3C 级机场,可用于起降五十吨以下的飞机。1997 年银川河东机场建成营运,9 月西花园机场停止营运。

80 年代笔者与西花园机场的气象台马金生台长,同在宁夏象棋协会负责,为象棋之事,常去西花园机场。90 年代的外出,也有了坐飞机的待遇,加之接送客人,西花园机场来往增多。1993年 7 月下旬,一位山东老乡有急事要返回山东,飞北京的机票紧张,好不容易才买到一张 23 日的退票。送他到机场准备返回,传来噩耗,飞机冲出跑道出事了。职业习惯,自己立即打电话向公安厅领导报告了空难之事,随即投入到抢险救援工作中。这次空难,造成五十五人遇难,这位山东老乡也不幸遇难。自己由于在“7.23”空难抢险救援中表现突出,受到宁夏公安厅的嘉奖。

西花园“将军楼”的“考证”

据称:有地名专家考证“将军楼”历史时,在一首收录于《朔方道志》名为《题常冠三都护一览楼》的古诗中发现了“将军楼”的建造时间。该诗作者志锐,1907 年任宁夏将军,1910 年赴杭州任将军。1911 年 9 月初,志锐再次来到宁夏,受到新任的宁夏满营副都统常连在西花园的热情接待。志锐百感交集,即席赋诗一首《题常冠三都护一览楼》:“背郭堂成静掩关,黄河如带有无间。为邀佳客频开阁,贪玩奇花每破颜。地敞喜无遮眼树,楼高常对列眉山。主人雅有桑麻意,戴月携锄且往还。”诗中的“常冠三”,就是常连;“一览楼”就是“将军楼”。据此分析:修建西花园和“将军楼”,应在 1910 年修筑湛恩渠(现新开渠)的同时。时间大约在 1909 年至1911 年之间,即志锐在任时兴建,志锐离任后告竣。1911 年任副都统的常连应是第一个受益者,所以称“一览楼”又为“常将军楼”。 此说乃一家之言,许多文史专家认为:20 世纪初,清朝走向衰败,积极兴建西花园?新满城1741年建好后,就有满营将军统领驻守,170 年后再建西花园将军府?满是疑问。也许是多次重复维修的一部分。

当然也有文史资料说:西花园是清代驻宁夏满营将军居住的后花园,将军楼便是西花园的主建筑,大约建于 1852 年到 1900 年,距今至少有百年多历史。引起银川人关注的西花园将军楼,原址已拆,盖了一个小亭子,留作纪念。现在新建的“将军楼”,在西花园旧址西南方,北京西路流芳园内。“将军楼”的新址,簇新的青砖灰瓦与红柱之间,一幅写着“一览楼”的牌匾清晰可见。获得新生的将军楼,虽然是展示满族文化与清代、民国风貌的一处景点。但是老银川们到新址一看,当年将军楼的那些历史“旧味”却难觅踪影了。

西花园的银川火车站

1988 年 7 月,历经了三十年风雨沧桑后的银川老火车站,从包兰铁路东侧退出了历史的舞台。一个具有银川市标志性建筑的“新火车站”,从包兰铁路的西侧投入了使用。站舍总面积近七千平方米,候车室可容纳一千二百名旅客候车。新车站临近西花园,老百姓习惯称之为“西花园火车站”。运行了二十三年,见证了银川市的改革开放,2011 年 12 月“西花园火车站”,让位再度搬回包兰铁路东侧的新火车站。西花园与铁路的联系,风风雨雨六十多年。记得当时的“西花园火车站”旧址是盈北大队的地界,为征地“农转非”户口,笔者没有少跑盈北大队。最终在城市扩大建设中,盈北大队消失在城市楼群中。现在西花园的“兴盈综合市场”,就是怀旧名称。西花园的铁路文化场所以及大片的铁路家属院,现在依旧发挥作用。

东花园是老满城的将军住在宁夏城的地方,家人住在城里,生活方便。西花园是新满城的将军住在城外的地方,偏离新满城,为何?查了一些银川历史资料,找不出答案。东花园与西花园之谜,留给新银川们去考证吧。

                      (作者系银川市公安局原副局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