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研究

何子成

2017-09-20 16:08

何子成(1908~1943), 原名何春尧,回族, 山东省东平县州 城 镇 西 门 村 人 。1908 年 11 月出生于青岛。 1920 年, 因父亲有病, 随母亲回到东平。 1921 年, 父亲病故, 与母亲展氏、大妹春兰、二妹春芳共同生活, 先后在西菜园小学、书院高等小学读书。何子成天资聪明, 学习刻苦, 秉性耿直, 善言谈, 胸怀大志。 

1923 年, 考入日本人为校董事长的济南东鲁中学。 1928 年, 五三惨案发生, 何子成目睹了日本侵略者杀害中国人民的残酷暴行, 义愤填膺, 毅然离校回乡 , 在州城真武庙发起组成反日运动会, 抵制日货,下农村, 赶集会, 控诉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罪行, 还经常在街上演讲, 在公共场所议论国事。 这些对当时封闭保守、到处贴着“莫谈国事”的东平县城来说, 无疑是一股革命的新生力量, 影响着家乡的人们 。1929年秋,何子成离开家乡 ,考入青岛大学。

1931 年, 在青岛大学读书期间, 参加世界环游团出国留学, 先后到达新加坡、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印度等国 , 后来在印度泰戈尔大学学习 , 掌握了世界语。 1933 年至 1934 年, 因患头痛病在香港留居, 由伯父接济。 不久, 经上海回到青岛, 在一所市属中学任教。

1937 年七七事变前, 何子成给家乡东平寄信, 信中说他参加了抗日团体, 要到西北去, 到南方去, 不能再给家里寄信邮钱了 , 请家人多多保重, 希望表弟好好读书。 这是何子成寄回东平的最后一封信。

1938 年, 何子成到延安, 在马列主义学院学习 。1939 年冬, 到重庆在一所中学任教, 以一个流亡知识分子的身份, 住在重庆市民族路以北一个很偏僻的小屋, 虽然“家徒四壁, 室无长物”, 生活清苦, 但却有不少进步书刊 、资料, 供他学习研究。 当时, 他还经常到中国回教救国协会活动。

1941 年 8 月 , 中共中央组织部、中共中央西北局派何子成到宁夏工作, 公开的身份是宁夏中学校长马汝邻先生从重庆聘请来的教师, 担任该校的庶务主任兼教高中一年级历史、地理课。 何子成到校后,联系进步教师和学生, 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 讲述苏联十月革命的经验。 在课余时间 , 秘密向一些进步学生借阅《新华日报》《夏伯阳》《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呐喊》《阿Q正传》和《暴风雨下的低语》《中国报道》《中国世界语者》等书刊。 为应付特务的搜查, 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说成是炼钢铁的技术书籍, 把《夏伯阳》包上书皮,写成《瞎白眼》。

何子成是研究、推广世界语的学者, 是世界语协会的成员 。 在宁夏中学, 他与教导主任兼英语教师的王植先先生结为挚友, 联络宁夏邮电局职员曹松林、毛吴达、刘斐、凌蕃、姚益庭及高炮连排长陈硕夫等进步青年, 开办了宁夏中学世界语学习班。 学习班由何子成、王植先负责, 得到重庆“世界语函授学校”的间接指导。 在学习班上, 何子成既讲世界语,也教育学员领会柴门霍夫创造世界语的动机、理想和为世界语献身的崇高品德, 讲世界语不同于其他民族语的优点。 在何子成和王植先先生的精心组织下, 世界语在宁夏得到了推广和发展。 何子成非常关心世界语的推广工作。 当时, 重庆世界语函授学社的经费极端困难, 为了推动世界语运动的发展, 何子成发起了为学社捐募基金的活动, 并亲自起草了题为“挑战书”的倡议。 当时, 在挑战书上签名的有何子成、 王植先、 白剑鸣、 曹松林、 凌蕃、 王广仁、 毛达、张波等 10 余人。 这份挑战书得到了广大世界语学习者的响应。

在推动世界语运动的同时, 何子成有计划地开展革命活动, 组织学员收听延安广播, 传阅延安出版的《解放日报》, 介绍青年学生到延安学习 。 同时, 还非常关注内蒙古的工作, 专门请了一位蒙古族的同胞, 向其学习蒙古语, 为进入内蒙做准备。 1942 年暑假将至, 何子成带着刘柏石(宁夏省政府副秘书长兼宁夏回教协会干事)写的介绍信, 以考察地理为由,进入了内蒙古巴彦浩特( 时称定远营, 现阿拉善左旗)考察。 期间,绘制了一张边界地图。

何子成的上述活动, 引起了马鸿逵军警特务的注意和严密监视。 1942 年 9 月 , 国民党宁夏军警联合督察处,以“共党嫌疑分子”为由逮捕了何子成。

被捕后, 敌人使用了老虎凳、 竹签子、 拔筋床、揭背花、 压杠子等酷刑 , 逼何子成供出共产党组织情况, 但他始终“只字未供”, 坚贞不屈 。 敌人用硬的不行, 就采用软的手段, 用“谈话”的方式诱供, 何子成却理直气壮地答复:“世界语是一种学术, 我们研究世界语不算违法。 我去定远营是游历 , 不算什么罪过……”

在狱中, 何子成既遭受酷刑的摧残, 又遭受饥饿的折磨。 为了吃饭, 几次寄出明信片 , 向朋友借钱,都没有得到 ,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 他还鼓励难友说“我们要坚强些, 牺牲个人的一切不算什么 , 要坚决服从总的利益。”这种坚贞不屈的精神, 感动了难友,增强了难友对国民党政府的愤恨, 从而更坚定了对敌斗争的信心和决心。 

1943 年 4 月 17 日夜, 宁夏军警联合督察处在无任何证据的情况下, 以“共党头目 ”“共党西北特务”的罪名 , 将何子成及同案毛英华、刘斐、陈硕夫4人活埋于省城城隍庙后。 何子成就义时, 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牺牲时年 35 岁。

1987 年 3 月 , 中共银川市委党史研究室曾派专人赴重庆、成都、青岛、济南、兰州 、上海、北京、延安、东平等地调查、核实有关何子成的组织关系和领导关系, 但因当时工作是单线联系, 他的引荐人刘川早逝,至今尚不能证实他的身份。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