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研究

我的启蒙首长

2019-02-19 15:14

牛化东将军是我最敬爱的老首长之一,是我最早的启蒙首长。他是陕西省定边县人,原名牛殿英,字光远,1906 5月出生,1925 年参加革命,同年入党。长期做兵运工作,194510月成功策动了国民党军新十一旅起义,任起义总指挥,历任该旅副旅长、三边军分区副司令员、宁夏(省)军区参谋长、甘肃银川军分区司令员、宁夏军区副司令员,后兼任宁夏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党组书记,是宁夏回族自治区第二、三届政协副主席。1955 年授予大校军衔,1964 年晋升为少将。1966 年 月离职休养,后被批准享受正军职待遇,1982年提高为享受副兵团职待遇。19859月被授予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离职休养后,曾被兰州军区评为精神文明先进个人,被总政治部评为优秀离休干部。1995112日在银川逝世,终年89岁。

19525月我到宁夏(省)军区工作开始,历经甘肃银川军分区和 1958 年成立的宁夏军区,到199511月将军仙逝,其间除去我在宁夏省委机要处工作两年以及外出学习和借调兰州军区工作约3年外,他一直是我的直接首长或间接首长,我一直在他的亲切关怀和领导下工作;将军离休后我们依然保持密切联系,一起相处长达 38 年之久,建立了亲密、深厚的革命情谊。将军离开我们已经 23 年了。然而他的高风亮节、革命精神和音容笑貌却经常浮现在我的眼前,铭刻在我的心头。和将军在一起的许多往事恍如昨日,难以忘怀。笔者谨写这篇忆文,为将军在天之灵献上一瓣心香,聊表我对将军无比敬仰和深切怀念之情。

启蒙首长 宏恩难忘

我于195251日从西北军区军干校毕业,分配到宁夏军区司令部机要科任见习译电员(时年16岁)。牛化东将军时任宁夏军区参谋长。1954 年 8月,甘宁两省合并,原宁夏省撤销,我被调到甘肃银川军分区司令部机要科任办报员,二次入伍。牛化东是分区司令员,我经常给他和其他首长送电报,接触虽多,但很少交谈。

195610月,我接替袁盛铭同志任分区党委秘书,也是首长秘书,在牛司令员和刘德元政委直接领导下工作。刚当秘书时,不知道工作怎么干,精神也有些紧张。两位首长就给我讲秘书工作的职责、任务和工作范围、注意事项,还教我怎样做会议记录、写会议纪要,怎样起草文件、电报等。我写的东西,他们也认真修改把关,耳提面命,言传身教,使我逐渐熟悉了工作流程,适应了工作要求。

我学历不高,初中毕业就参了军,深感学识和文字水平与所任职务有很大差距。牛司令员就鼓励我加强学习,多读多写,在实际锻炼中提高写作能力。他常以他自己的亲身经历现身说法,让我获益匪浅。他学历也不高,高小毕业后到冯玉祥在兰州办的第二军政干部学校学习不到一年即被捕入狱,出狱后回到定边,当过一年半小学体育教师。后经刘志丹指派引荐,打入国民党军队做兵运工作。无论潜伏在敌人营垒,或是在我军担任领导干部,他都酷爱学习,而且博闻强记,因而学识渊博,特别是古汉语文学造诣很深。有一次他在我办公室考我:“茕茕孑立,形影相吊”这几个字怎么写?这句话出自哪里?因我小学上的是兰州市私立兴文小学,从一年级开始就学古文课,学过这篇文章,就回答说这是李密:《陈情表》中的话。司令员听了非常高兴,夸我说:“邵予奋古文底子还不低嘛!”于是和我一起背诵这篇古文片断,开怀大笑,其乐融融。他还和我谈论过诸葛亮前后《出师表》、陶渊明《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朱子治家格言》等等话题。每当此时,我不禁想起《陋室铭》中“谈笑有鸿儒”这句话。自此,我买了《古文观止》,抽空自学,以备首长再考。并在他“开卷有益”、“博览群书”的启示和影响下,阅读了大量中外名著,逐步提高了文学素养和写作水平,终生受用不尽。

牛司令员文笔很好,喜欢亲自动手。在分区工作期间,除党代会的工作报告组织写作班子外,他在党委会和其它会上的讲话和发言都是自己起草,写在稿纸上,让我抄在他的笔记本上,开会时拿着笔记本讲。还有一件事让我刻骨铭心,终生难忘。1958年 10 月,宁夏军区刚成立不久,我任司令部办公室秘书,首长让我起草一份《宁夏军区整风运动情况报告》,我接连修改了 遍,在军区常委会上讨论时还是通不过,让我再改写。我说我已经改了7遍了,实在改不下去了,能否请别的同志帮助修改时,朱声达司令员批评我不虚心,说:“好文章就是反复修改出来的,鲁迅先生有的文章都要修改十几遍,你才改了7遍,就不能再改了?”要我根据会上大家提的意见再作修改。正当我一筹莫展、无所措手足时,牛司令员发言说:“他脑子里已经形成了框框,确实不好跳出来,把这个材料交给我,我来改吧!”会后,他把我和动员处参谋彭自力找到一起,进行研究,让彭自力执笔,调整了文字结构,这个报告就顺利通过了。老首长给我解了围,让我如释重负

将军是我最早的启蒙首长之一,数十年来,对我有指点迷津、传道解惑、培养教育之恩,终生为师,宏恩难忘。

关心部属,爱兵如子

牛化东将军作风朴实,平易近人,密切联系群众,没有官架子。关心部属,爱兵如子。

我在军分区当秘书期间,几乎每天都要给他送文件,说事情,也常跟他外出开会和下基层,他除了与我谈工作、听汇报、作指示外,也时常与我开玩笑,讲笑话,还在工间休息时教我下象棋。他家里有什么好吃的也拿到办公室给我吃。有一次给我带来一盒酱兔肉,我吃完后,他问我这是什么肉?我说吃不出来,他告诉我是兔子肉。说完哈哈大笑。

19606月至9月,我随将军和军区政治部马克主任去吴忠市进行民兵工作试点,住在市武装部,经时任武装部部长宋俊华介绍,与我现在的老伴白淑娴相识(她当时在市广播站工作,与武装部是前后院),建立了恋爱关系。将军和马主任非常关心和支持这桩婚事。后来因为我们是回汉通婚,女方家中不同意她嫁给汉民,加之我下连当兵锻炼,没有及时沟通,恋爱关系出现了一些波折。正当我优柔寡断、举棋不定之际,恰好全国公路文工团来银川进行慰问演出,我被从连队调回军区机关搞接待工作,她也来银川观看演出,住在军区招待所。牛司令员知道后,当天晚上,将我们两人找到一起,进行了长时间的谈话。问明原委,循循善诱,加以开导。最后,他对她说:“邵予奋年轻有为,老成持重,可以托付终生。”对我说:“白淑娴是个好姑娘,你再不要三心二意。就这样定了,你们准备结婚吧!”。于是由他关怀做主,帮我们定下了终身大事。我们听首长的话,于1961930日在宁夏军区大院喜结连理。结婚不到半月,就蒙朱声达司令员亲自关心,与时任吴忠市委书记张文林商洽,将她调到军区子弟小学工作。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衷心感谢敬爱的老首长们帮我俩成就了美满的姻缘,建立了幸福的家庭。

我们婚后,牛司令员多次在晚饭后来我家串门,与我们谈古论今,给我们讲他两次被捕脱险、做兵运工作时与敌特周旋和策动国民党军新十一旅起义的逸闻趣事。他讲得津津有味,我们听得兴致盎然。每次畅谈,他边喝茶,边抽烟,抽完一盒烟才走。我老伴深有感触地说:牛司令员这么大的首长,一点架子都没有,对我们关爱有加,就像家里的长辈和自己的父亲一样。

因他分管民兵工作,与动员处的干部比较熟悉,也常去动员处几个参谋家里串门聊天。有一次在动员处参谋张良谦家聊天,不慎用烟头烫坏了他们结婚时从上海买来的太平洋床单,他爱人王莉月很心疼。一时传为笑谈。大家都说,跟牛司令员在一起,感到很温暖。

在银川军分区时期和宁夏军区文革以前,分区和军区机关组织了一个篮球队,命名为战斗队,每个周末晚上,在银光剧院前面的灯光球场与地方球队举行比赛。牛司令员经常观看比赛,担任场外指导,给球队面授机宜。每赛必胜,基本没有输过。他对球队每个队员的情况都很熟悉,能与他们打成一片。他爱看秦腔,对秦腔剧团的演职人员也很关心,和他们也很熟悉。剧团有什么困难,也向他汇报,请他帮助解决。记得有一年,应剧团领导请求,将军分区机关库存的一块大地毯送给剧团铺在舞台上,以防演员翻筋斗时摔伤。

宁夏首席 民兵专家

牛化东将军在任宁夏军区副司令员期间,分管民兵工作。他认真学习、贯彻毛主席“大办民兵师”和“民兵工作要做到组织落实、政治落实、军事落实”的指示以及中共中央批转中央军委关于民兵工作的“九条方针”,组织领导军区机关和各县市人民武装部,认真贯彻《民兵工作条例》,围绕地方中心工作,抓好一年一度的民兵整组,并坚持劳武结合,搞好民兵训练、执勤,开展经常性的民兵活动,促进了全区民兵工作“三落实”,在工农业生产建设中充分发挥了民兵的主力军和突击队作用。

在指导民兵工作上,他和朱声达司令员一样,非常注意培养典型,抓点带面。他每年都要多次亲自深入民兵基层和人武部,进行调查研究或蹲点,检查指导工作,帮助总结经验,狠抓工作落实,从而使宁夏军区的民兵工作多次受到总参动员部和兰州军区的表扬。

1960615日,他和军区政治部主任马克率领直属县(市)人武部领导和军区机关千部 25 人组成的工作组,赴吴忠中学、吴忠农具厂、古城管理区红星大队,进行贯彻劳武结合原则,开展经常性民兵活动和基层民兵训练工作试点,于 月底结東。经过3个多月的实践,总结出“三要”、“五抓”的基本经验,在全区民兵组织中推广,并在《宁夏日报》发表,有力地推动了全区的民兵建设。

他还积极、主动地协同分管训练工作的军区领导,大抓基层专职武装干部和民兵的军事训练,开展群众性大练兵活动。1964 年 月,兰州军区举办西北 省区民兵比武大会,宁夏军区民兵代表队获得全部11个项目的5项冠军,取得了西北片民兵比武的最好成绩,为宁夏回族自治区争得了荣誉,受到了自治区领导的表扬。

由于他扑下身子抓民兵,一心一意钻民兵,对毛主席和中央、军委、总参动员部、兰州军区有关民兵工作的理论、方针、政策和重要指示稔熟于胸,并能结合宁夏实际贯彻执行,有针对性地解决民兵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是民兵工作的行家里手,被军区机关和武装部同志赞誉为“宁夏军区首席民兵专家”。

军旅诗人 兼书法家

牛化东将军文武双全,是一员儒将。既有高超的军事指挥才能,又饱读诗书,文采飞扬。他喜爱诗词和书法,被誉为“军旅诗人”和“军中书法家”。

他能背诵许多唐诗宋词元曲,并有近百首诗词在报刊上发表。我与他在一起时,他写的诗词常常先给我看,并让我提出修改意见,帮他投稿,然后让我抄在他的笔记本上。每当我提出个别字句的修改意见被他采纳后,他就非常高兴,半开玩笑地说我是他的“一字之师”。

文化大革命中,我的部分笔记本被造反派收走了,在仅存的一个日记本上还抄录着将军的两首诗。一首是1960712日,将军在吴忠市古城管理区红星大队参加夏收时,目睹民兵抢收小麦的劳动场景而即兴创作的,标题是《赞龙口大战》:

红日青天映麦黄,轻风淡云伴花香。

滔滔黄河起鳞波,滚滚麦海翻金浪。

漫天红旗迎风扬,队队民兵登战场。

劳武结合逞英豪,手持镰刀肩扛枪。

冲锋号角震天响,雄师浩荡斗志强。

万镰挥舞麦浪倒,千车穿梭道路忙。

今夏丰收已定望,群情振奋高歌唱。

喜讯飞传到北京,感谢中国共产党。

这首诗格调阳光,主题鲜明,措辞艳丽,对仗工整,写景抒情,情景交融,吟咏三夏,赞颂民兵。好一首当代中国新农村的田园诗!可见将军诗词功力与特色之一斑。

还有一首《不容美帝再逞凶》的长诗,共 段 32行,是为配合“反美宣传周”而作,历数时任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简称“艾克”)在世界各地到处碰壁的窘景,写得义正辞严,慷慨激昂,声情并茂,荡气回肠。因本文篇幅有限,诗句从略。

将军的书法早年就有一定基础。自离休后,虽已是古稀、耄耋之年,仍坚持每天练字,书法功力日益精进。他的书法作品笔力雄健,苍劲有力,且刚柔相济,不失方正圆润。19915月,我去他家请将军为宁夏区党委党史研究室和宁夏回族自治区民政厅合编的《宁夏革命英烈》一书题词,将军欣然允诺,饱含深情,题写了“宁夏英烈精神不死,塞上忠魂浩气长存”16个字,排在该书题词首页,为我们留下了流传后世的墨宝。

撰写忆文 存史育人

牛化东将军的革命经历辉煌壮丽、艰难曲折,长期从事隐蔽战线斗争,曾被誉为“神秘将军”,富有传奇色彩。早在银川军分区时和文化大革命以前,我曾多次请求他写点革命回忆录。并表示我可以帮他写,他说,我记。他总是婉拒说:我的情况和朱司令员他们不一样,他们是长征干部,是在战场上和敌人进行战斗立了战功的,好写;我是在敌人营垒里做地下工作,情况很复杂,写不好要出问题,甚至犯政治错误。从后来的许多事实证明,他的顾虑和决断是很有远见的。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由于拨乱反正,政治清明,思想解放,逐步恢复了党的实事求是的优良传统,在盛世编史修志的大环境下,将军解除了思想禁锢,应某些党史军史部门的请求和约稿,先后口述和亲自撰写了不少回忆文章。据我所知,就有《宁夏南部山区剿匪纪实》、《我参加革命初期的战斗生活片断》、《两次脱险经过》、《“安边事件”中的夏品三和杜廷之》、《赵级三叛变与归来后被镇压的内情》、《定边突围》、《袭击安边战斗经过》,以及与李树林、王子庄、冯世光、高宜之、朱子春合写的《“你们是火车头”——忆地下党组织争取国民党新十一旅起义的经过》(牛化东是第一作者)等8篇文章,分别收编在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解放宁夏回忆录》、《三边风云》和宁夏军区政治部编印的《壮丽的画卷》等史料汇编中。其中有些是在将军晚年体弱多病、右眼失明、左眼视力仅有0.2的情况下写成的。  

这些回忆文章,是将军亲历亲见亲闻的第一手资料,比较真实可信。是将军留给我们和后代的极其珍贵的历史记录,也是进行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教材,具有很高的存史、资政、育人价值。

      (作者系中共宁夏区委党史研究室退休干部,曾任该室副主任、巡视员和宁夏中共党史学会会长)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