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银川党史门户网站!  今天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当前位置:首页>人物研究

钱清泉

2019-08-07 17:06


钱清泉(1895—1928),原名钱振标,江苏省江阴县西郊能家村人。1895 年 1 月 6 日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困,8 岁时提着篮子上街叫卖,每当路过私人学堂时,总要停下来凝神细听。一天,老师叫一个学生背书,学生背不出来,钱清泉却在窗外流畅地背诵起来。老师知道他的身世后,颇为同情,便告诉了校董 , 让他免费入学。

1912 年春,经人推荐,钱清泉到教会办的励实中学读书。1913 年夏,皖北发生水灾,励实中学酝酿赈济,150 余名寄宿生把每日节省下来的伙食费作为捐款。但实行以后,校方从不公布节支账目。学生们便推举钱清泉等同学为代表,要求校方每旬公布账目。这件事一直闹到美国校长那里,校长很恼怒,宣布:“学生自由走出校门,应该各记大过一次!”钱清泉通过这件事,看透了教会的伪善面目,卷起铺盖回家。

1914 年暑假后,钱清泉考进江苏省立无锡第三师范学校。结识了两位好友,一个是江阴顾山人周水平(刚直),另一个是丹阳人戴盆天(英夫)。他们三人思想激进,才华出众,时常在报刊上撰写文稿,披其志向,露其锋芒,极为大家推崇,被誉为“三师三杰”。

1919 年,五四运动爆发,钱清泉接触到《新青年》《少年中国》《每周评论》等进步刊物,开阔了政治视野,受到了革命的启蒙教育。10 月10 日辛亥革命纪念日,他和刘半农、刘天华在江阴南苦中学发起举办爱国游艺会,在大会上慷慨陈词,猛烈抨击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大胆揭露军阀政府的无耻嘴脸,在当时引起了巨大反响。

1924 年 1 月,第一次国共合作形成。不久,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在《民国日报》上广泛征求发展党员,钱清泉怀着报效祖国的激情加入了国民党。之后,又跟随中共党员恽代英、侯绍裘一起工作,思想上逐步接受了马克思主义,1925 年春由恽代英、侯绍裘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 年 7 月,中共北方区委书记李大钊要求中共上海区委派人去冯玉祥部做政治工作,钱清泉、宣侠父等10余位江浙共产党人,奉命北上,到达张家口冯玉祥部队。

8 月,冯玉祥任命国民军第一军第二师师长刘郁芬为总指挥,代行甘肃省军务督办,率部进军甘肃,钱清泉等人也随同前往。远征大军到达宁夏平罗县时,钱清泉正在街上做演讲,散发《告甘肃民众书》传单。这时,有 10 余个清朝装束的亲兵簇拥着一辆装饰堂皇的骡车驰来,里面坐着平罗县知事。钱清泉指着骡车高声问围观的群众:“你们知道这骡子拉的是什么吗?”有人回答:“这是骡车。”钱清泉说:“不是,这是一口棺材。这棺材里面,殓着一个骸尸。”群众听了大惑不解。钱清泉解释,如今已经不是皇帝的时代,是民主主义的时代,所有皇帝时代的一切仪式,都在扫除之列。所以现在车内装的是14年前死去的尸首。钱清泉对县太爷的指斥,使群众受到深刻的教育。他们在途经平罗、宁夏府城、宁朔、中卫等地时,在街头演讲,传播革命道理,传播马克思主义。在宁夏府城,他们还以刘郁芬的名义向甘肃省立五中八师捐款赠书,并以刘郁芬之号成立了“兰江图书馆”,购买进步书刊供师生阅读。他们是最早在宁夏进行革命活动的共产党人。

远征大军到达兰州时,甘肃省还未建立共产党的组织,钱清泉与在兰州的共产党员张一悟取得联系后,于 1925 年底创建了甘肃省第一个党组织——中共甘肃特别支部,开办了民众夜校和甘肃省政治训练所,钱清泉经常去讲演。特支还支持了甘南拉卜楞寺藏民代表为反对封建军阀迫害来兰州求援的行动,在兰州帮助成立了专门进行藏民工作的“藏民文化促进会”。

1926 年 9 月,为了扩大中国共产党在国民军联军中的力量,时任国民联军第二师刘郁芬部政治处负责人的钱清泉被派往陕北,与陕北党组织取得联系后,带领李临铭、牛化东、吕振华、王兆卿等中共党员和进步青年 30 余人,经宁夏赴兰州到刘部的军事政治学校学习。此时,驻扎在宁夏府城的国民联军即将分批离宁赴陕,急需加强宁夏工作,支援部队过境。钱清泉应驻宁国民军联军中共党组织的要求,将李临铭、贺维新、马思然、陶振亚、郭维华等 5 名中共党员和一些进步青年留在宁夏做工作。留下来的中共党员与驻宁国民联军宣传队及《中山日报》社的共产党员马云堃、贾一中在钱清泉的帮助指导下共同建立了中共宁夏第一个特别支部,李临铭任书记。同时建立了国民党宁夏县党部,李临铭兼任常务主任,特别支部和县党部同在宁夏府城鼓楼上办公。

1927 年 4 月,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公开背叛革命。冯玉祥转向蒋介石,背离了革命。六七月间,钱清泉被“礼送”出国民军联军,回到江苏。钱清泉回到阔别两年的江阴后,积极贯彻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准备发动农民,举行秋收起义。10 月 10 日,中共江阴县委成立,钱清泉化名高大鹏,任江阴农民革命军总司令,策划和发动农民暴动。

11 月 15 日深夜,经过精心准备,100 余名农民在暴动指挥所通兴桥附近集结后,同江阴县警察展开了搏斗,一下缴获了 5 支毛瑟枪,砍伤了两个反抗的警察。暴动农民取得了胜利,高呼着“打倒土豪劣绅”的口号,冲进乡行政局委员俞道聘家,将俞家的田契、债据、租簿连同房屋一并烧毁。一个多月后,钱清泉等人又领导了更大规模的第二次后塍暴动。

12 月 20 日,钱清泉等人在周庄开会,被敌人密探发现,并向国民党江阴游巡第三支队长梅寿根报告。梅立即逮捕了朱松寿、茅学明和张老四等3名骨干。钱清泉等人连夜组织了 300 余名农民,配备了一些快枪、盒子炮,于 21 日凌晨 3时许,分东西两路向后塍公安分局和电灯厂发起猛攻。暴动农民趁敌人混乱之机,劫出被捕人员。激战了 4 小时之久,打死警察 6 人,处决了密探,缴获毛瑟枪一支,农民暴动再次取得胜利。

1928 年 1 月,中共江阴县委召开第一次党代表大会,产生了新的县委。同时,正式组建成立了江阴红军。为了武装江阴红军,钱清泉亲自到上海通过关系购买枪支,不料在闸北车站被巡捕逮捕。这时,兰州的中共党员秦仪贞因西北形势紧急,以兰州中外大药房采办的身份转移到上海。她得知钱清泉又一次被捕的消息后,当即拿出采买药品的所有现款,典当带来的贵重首饰,凑足几千元,通过关系买通了巡捕房,将钱清泉营救出狱。

2 月 5 日,钱清泉担任中共江苏省委临时执行委员会候补委员,化名高启根。2 月 26 日,和新选出的中共江阴县委书记蒋云,县委委员茅学勤、陈叔璇、朱松寿等人,在江阴东面六七十里的土城——杨厍镇,又发动了一次暴动。战士们占领了杨厍镇,烧毁了公安分局驻地文昌庙的全部房屋和几家恶霸地主的庭院。战士们望着熊熊烈火,在街上高呼:“苏维埃政府万岁!”撤离前还以“红军江阴东北路司令部”“共产党特委宣传部”的名义,贴了 3 张布告,宣布通缉梅寿根和宣判土豪缪伯韬的死刑。这次暴动,共打伤敌警士 3 人,缴获8支长枪和不少弹药,而红军则无一伤亡。当时,敌人在报纸上惊呼江阴红军“均用伏地野战法,指挥者颇具军事学说”。

江阴红军在迅速发展壮大的同时,暴动农民中也混进了不法分子,趁机打劫,给红军形象造成了不良影响。这种情况引起钱清泉的注意,派人深入调查,掌握了犯罪分子的罪行,立即在周庄伞墩召开红军会议,严肃整顿纪律,当场处死了罪行严重的坏分子。从此,农民暴动队伍朝着正确方向健康发展。

江阴农民连续大暴动,震惊了国民党反动当局,江阴县县长孙揆均急请上司增援。于是江阴、无锡、常熟三县的国民党驻军联合起来“围剿”搜捕红军,甚至把一般农民也当成红军抓去。为了惩治伪县长,钱清泉和茅学勤等人给孙揆均寄去警告信,并往其住宅扔炸弹,吓得孙揆均连连请求辞职,狼狈逃去。这一举动虽然赶走了孙揆均,但接任伪县长的申炳炎更加仇视红军,凶狠毒辣,对农民暴动进行血腥镇压,逮捕暴动农民100 余人,其中共产党员占三分之一,被杀死数十人,也使1000余人在江阴无法容身,流亡上海、苏州及江北等地,轰轰烈烈的江阴暴动被残酷镇压下去。江阴农民暴动虽然失败了,但它以其地域之广、时间之久、人员之多、斗争之顽强震惊江南,在党领导的农民运动史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

农民暴动失败后,钱清泉在反动派的日夜追捕下,仍出没于沪宁线上,频繁地进行活动。为了使沪宁线一带各地农民暴动遥相呼应,密切配合,根据中共江苏省委指示,8月成立了苏常特委,钱清泉为特委委员、军委书记,组织领导沪宁沿线 14 个县的农民武装斗争。10 月 18 日下午,钱清泉在常州大成旅馆 62 号房间等待苏常特委负责同志和各县骨干,正准备召开一次重要会议。突然,江阴县政府侦缉队长黄秉忠,带领一群荷枪实弹的军警冲了进来,将钱清泉逮捕。

钱清泉被押到江阴的第二天,江阴县县长申炳炎亲自审问,让叛徒出面对质。钱清泉从容对敌,拒不承认。几天以后,申炳炎再次审问,叫更多的人出面对质,逼他交出江阴共产党的名单和枪械。这时,钱清泉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便说:“要我交江阴共产党的名单也可以。不过,你必须把江阴的城墙先拆掉。”申炳炎不解其意。钱清泉又说:“因为整个江阴县的人民全是共产党。不拆掉城墙,城里站得了吗?!”说罢哈哈大笑。申炳炎受到嘲弄,又气又恼,却毫无办法。敌人几次审问,一无所得,又以“开释”为幌子,央求钱清泉写自首书。钱清泉断然拒绝,坚定地说:“我钱清泉投了红旗决不投白旗!”

几天以后,钱清泉母校的校长美国人沈文蔚前来游说:“振标,你是个才华出众、叱咤风云的人物。尽管今天落到这种地步,政府还是很器重你的。以我之见,共产党是成不了大事业的,因为共产主义并不符合中国的国情,你何苦做无畏的牺牲呢?还是回心转意站在政府一边吧!”钱清泉一听,顿时变了脸色,说:“别来游说了,我对于共产主义信仰至死不变!”

11 月 25 日下午,钱清泉换上一身整洁的长袍马褂,记者拍照后,他拖着一副 18 斤重的铁镣,在几十个军警的押送下,往北面的君山陆家坟场缓缓行去。钱清泉望着街道两旁面容阴沉的群众,浑身热血沸腾,一路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打倒国民党新军阀!”半个小时以后,钱清泉不屈地站立在刑场上。敌人要他转过身跪下,他却面对着敌人的枪口说:“共产党人要死站着死!开枪吧,我倒要看一看你们的枪法!”钱清泉为了共产主义事业献出年轻而宝贵的生命,时年 34 岁。

钱清泉牺牲后,中共党员秦仪贞在整理他的遗物时,发现了遗嘱,并附有简短的说明:

“我已做了待死之囚,我别的话都不说,我有一篇遗嘱,请你保存着,有同志出去,就请他带出去。一份给我家里,一份给负责人。请他将我行刑后,即交报馆披露,至感,至感。”

遗嘱正文如下:

“余以努力中国革命,历年奔走南北,无时或息,不治生产,不顾家室。母则双目失明,妻则中途离异,无子无女,断种绝嗣,今且并此孑然一身,亦将为革命而牺牲矣。革命到此地步,亦可自问无愧,而荣幸为何如乎?凡我家属亲友,切勿以我死而悲哀,当偕我同呼革命口号也。

我死后,切勿棺葬,可火葬后投入大江,随滚滚东流而入大海,何等干净!现在中国社会之坟墓制度,以一袭臭皮囊,占据能生产之土地,实为万恶。望革命当局,将此制度随我同葬江海,亦革命事业之一也。

……

我家遗产,仅破屋两间,荒田十亩,我母在时,谁也不能变动。我母死后,伯父家遗田,可悉归金姊才妹主持,屋及西边降堂后六分,可分给四姊外甥家,西田给保根抵债。刑家田二亩,西边田一亩三分,除母亲丧费外,可捐入公家作为教育费。此嘱!此纸义贞、四姊、金姊、五姊、才妹同执。


                                                                                                         中华民国十七年 × 月 × 日

                                                                                                                 钱清泉临行亲笔书


返回顶部